全國原創小品劇本大賽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iuinwd.tw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歌頌媽媽的小品,媽媽你辛苦了小品
社區主任小品劇本《幸福是什么》
誠信小品劇本,有關誠信的搞笑小品
建軍節部隊生活題材感人小品劇本
醫師節娛樂演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家庭生活題材搞笑小品《購物也瘋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誠信小品劇本,有關誠信的搞 6-29
公司企業如何保護知識產權 6-26
公司各部門團結協作團隊精 6-25
收賬小品,欠債還錢小品劇本 6-24
公司小品《有房才有家》 6-22
食堂就餐劇本,和食堂相關的 6-20
最新銀行穿越小品大全爆笑 6-19
愛心義工情景劇劇本《洪水 6-18
小品穿越劇本,時間穿梭的小 6-15
勞動糾紛法律援助小品,職工 6-13
電力安全生產小品劇本,電力 6-12
國家扶持新能源項目小品劇 6-11
點餐搞笑小品劇本,服務員點 6-10
最新地質隊員小品(勘探隊之 6-9
爆笑小品,爆笑小品劇本(犯 6-8
銀行內控合規三句半稿子,關 6-6
關于公益獻愛心的小品(緣份 6-6
法制宣傳快板書,法律援助快 6-5
建筑行業開發商、監理、施 6-5
校園安全和防騙知識相聲劇 6-4
禁毒原創小品,禁毒搞笑小品 6-3
企業年會快板臺詞,公司年會 5-31
銀行安全爆笑小品劇本《安 5-30
史上最搞笑的小品劇本《搶 5-29
最適合機關事業單位人員表 5-28
養生方面的小品,改變觀念的 5-27
醫患關系超感人正能量小品 5-25
幸福是奮斗出來的音樂劇劇 5-24
最新爆笑軍人部隊八一建軍 5-23
最新關于父親節的小品劇本 5-22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都市電視劇本 > 鹿游之戀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都市電視劇本   會員:wyhlovezwj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5/29 11:01:12     最新修改:2019/5/30 9:15:53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iuinwd.tw 
鹿游之戀
作者:舉樽笑風月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1)

 引子: 日/外

  (鹿城海之南酒店的頂端,兩位耄耋老人互相攙扶著,在天臺上俯視著全景鹿城,對著各個地方指指點點。)

  老頭:咳咳

  老太:你呀,慢著點。都這么大歲數了,怎么還跟個年輕人是的。

  老頭:真是桑田碧海須臾改,共繪家鄉如日昕啊,沒想到這幾年鹿城的變化這么大,我都差點認不出來了。這要擱以前,這么多高樓,想都不敢想,還汽車呢,有個三輪車就不錯了。

  老太:老頭子,你還記得哪所學校嗎,現在建設的可真好,記得當年咱倆剛入學的時候,才這么高呢。

  老頭:嗯。

  老太:你看這路,現在都是瀝青路,以前咱倆上學的時候,下雨天地上的泥能有這么厚。

  老太:你看什么呢。

  老頭:嗯

  老太:怎么還哭了呢

  老頭:好看

  老太:啥好看吶

  老頭:你不要影響別人觸景傷情

  老太:還觸景傷情你,趕緊跟我說看什么

  老頭:你別喊,我心中正醞釀這美好的回憶被你喊沒了。

  老太:你沒事吧?

  老頭:你不懂,那是我當年第一次擺攤買咸魚的地方

  老太:賣個臭咸魚看把你美得

  老頭:這是我放飛夢想的地方。

  老太:老頭子,我想非常認真的跟你說聲謝謝,這是我這幾十年最想對你說的話。

  老頭:像你這樣的人都能學會感恩,我看到很欣慰。

  老太:我哪樣啊?

  老頭:很好的一個人。

  老太:老頭子,你能跟我說說,你是怎么喜歡上我的嗎?

  老頭:當年,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

  老太:那時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喜歡了?

  老頭:當時就是覺得你好看,就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老太:能跟我說說那是什么感覺嗎?

  老頭:當年我爸去世的時候,我感覺沒有人會關心我,惦記我了,直到一個小女孩站在我面前傻傻的說要嫁給我,照顧我一輩子,在那一刻,我仿佛就感覺自己擁有了全世界。

  老太:老頭子,你還記得那里嗎?當年啊,要不是你跳下去救我,估計我這會還不知道……

  老頭:講這個事情干什么,大晴天亂講話,不說了,不是都過去了嗎.

  老太:過去了。

  老頭:這輩子,我要是沒有遇見你,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時光穿梭,回到老人兒時的樣子,而那個“點”正是老人兒時故鄉】

  第一幕  日/外

  地點:南海之濱 人物:伊建國,黃村長,德拉海,黎族姑娘,小程,司機,工人,黎族村民。

  (伊建國捂著心口一陣絞痛)

  小程:處長,您沒事吧?

  伊建國:不礙事的,我讓你們遷走村子的寨子,半個月了,你們怎么一點動靜也沒有?是不是不把我的話當正事了?不把村子里的寨子遷走,這里的大山就不能被打開。不把大山打開,怎么搞建設,山里的貨出不來,山外的人進不去,這樣怎么把經濟搞活?

  小程:不是,是那幫黎族……

  海德拉:伊建國!你還有膽子敢來,你說,你為什么要拆我們苗人的寨子?這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我們祖祖輩輩,都是在這里生長起來的,你休想動它們!

  黎族姑娘:阿哥,阿哥!

  黎民:就是,不能拆寨子,不能拆寨子!

  伊建國:咳,咳咳!大家安靜一下,聽我講兩句:你們祖祖輩輩生活在大山里,交通不便,發展落后,山里的特產出不來,山外的資源進不去,整個村子的經濟,像一灘死水。你們已經窮了幾代人了,還想在窮下去嗎?政府不是要拆毀大家的寨子,而是讓大家搬到城里去,搬到交通發達的地方。我們要挖山,要修路,要把山里的寶貝賣出去,要把山外的資源因進來,帶領大家致富!

  黃村長:你讓我們搬到鎮上去,那這山我們就不要了?

  伊建國:政府會給大家發補貼,給大家安置費,請大家相信我!

  海德拉:我們憑什么相信你?

  黎民:就是!

  伊建國:我來咱們涯縣十幾年了,這十幾年來我騙過大家一次嗎?

  黎族姑娘:沒有,伊大哥確實沒騙過我們。

  德拉海:你少在那里裝可憐!

  伊建國:黃大叔,你們家今年中的莊稼,有多少都是爛在地里了?這要是拉到城里買,能買不少錢呢!還有這山里的草藥,隨便挖一棵到城里,都能賣大價錢呢!

  黎族阿叔:建國沒騙我,我去城里做過買賣,山里的草藥,城里人都當寶貝。

  伊建國:鄉親們,就我手里帶的這塊表,去年我還送給過王進一個呢,王進你自己說,這表怎么樣?

  王進:這表可好用呢,我阿爹去干農活,每到飯店準時回家。

  (眾人大笑)

  德拉海:這表好不好用,跟這有啥關系?

  伊建國:鄉親們,去了城里,不光有手表,還有縫紉機,收音機!政府安排大家住高樓大廈,家家戶戶都有電燈,大家就不用點煤油燈了!連路都是柏油馬路,路上還有汽車呢!

  黎族小孩:我要去城里看大汽車!

  小孩他娘:先別說話!

  村長:按照你這意思,是不是我們一搬走,我們就能有這些個東西?

  伊建國:雖然政府文件里沒有明確指出是這樣,但政府給大家的補貼足夠大家買這些東西了。

  老人:這可是我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寨子,你怎可說拆就拆啊

  伊建國:鄉親們,我知道,讓大家離開自己生活的家園,確實心里十分難過。但這更是為了我們的發展啊。現在湖北的宜昌也開始籌劃建造三峽大壩,一旦建成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利設施,利國利民。但同樣的,原來生活在那里的居民也得搬走啊。政府不是不管大家的死活,而是改善了大家的生活環境,等到城里,大家還是住在一起,跟在寨子里沒什么區別。

  老人:你說的這些,你得立字據,省的你以后不認賬

  伊建國:大叔,這不是我說的,而是上邊說的。你看看這個,這是上面的文件,比我的字據可有用多了。國家是已經為大家想好怎么做了,你們不相信我,還不相信黨和政府嗎?

  黃村長:鄉親們聽我一句,我們在這里生活了多少年窮了多少年,難道還要我們的下一代繼續生活的如此困頓嗎?大家不為自己想想也該為自己的孩子想想。如今國家要修路,修了路,大家地里的東西就能賣出去了,生活就好起來了。我真是趕上好時候了,年輕的時候毛主席讓我們翻了身,現在又想讓我們富起來。

  黎民:既然村長都這么說了,那就按你們說的辦吧。

  黎族姑娘:建國哥,我跟你去城里!

  老人:哎喲,這真是趕上好時候了,趁著我這把老骨頭還能活動活動,得去城里享幾年清福嘍。

  黎民:我也去,我也要去。

  建國:鄉親們放心。政府絕不會虧待你們的

  (伊建國突然捂著心口倒下)

  小程:處長,處長!

  黃村長:建國,建國!

  黎族姑娘:建國哥!

  小程:快叫救護車!

  第二幕 日/內

  地點:醫院人物:護士,醫生,伊建國,許方遠。

  護士:許先生。

  許方遠:伊建國你個王八蛋!

  伊建國:老許,你來了。

  許方遠:你得這個病都一年了,你為什么不告訴我。你不要命了你!

  伊建國:老許啊,文文山有句詩寫得好,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許方遠:你自己死了不要緊,你兒子怎么辦?天涯從小就沒媽,你還想讓他在失去爸爸嗎?

  伊建國:老許,看在咱倆同學一場的份上,你答應我兩個事。

  許方遠:你說!

  伊建國:我要是那天沒了,這份工作報告幫我交上去。

  許方遠:你胡說什么!

  伊建國:還有就是,能不能幫我把天涯養大。

  許方遠:伊建國我告訴你,這兩件事,我都不能答應!工作報告你得自己去交,孩子你得自己養大!

  伊建國:老許

  許方遠:你給我好好活著,你這病養幾天就好了。你現在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給我安心養病,這幾天我幫你照顧天涯,小鹿說她都有點想天涯了,天天咋呼要跟天涯玩。

  伊建國: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

  (伊建國手拉著許方遠還沒說完,然后心臟病又犯了,呼吸短促。)

  許方遠:醫生,醫生,快點過來看看。老伊怎么了。

  醫生帶著兩名護士快速地走了過來。

  醫生:請病人家屬出去一下,現在他的病情比太穩定,我們要馬上要開始手術了。

  伊建國:走吧。

  ……

  許方遠:醫生,怎么樣了?

  醫生:對不起。

  許方遠:醫生,醫生我求你救救他,他才三十多歲,不能就這樣沒了,他兒子還那么小,你不能讓他沒有爸媽啊。

  醫生:我們已經盡力了,病人的心臟病也不是一天兩天,時間久了,又突發心臟病,導致昏迷,呼吸短促,最終還是沒有留住他,我們也沒辦法。

  許方遠: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我給你跪下了。

  小程:許大哥,許大哥。

  醫生:病人家屬情緒不穩定,把他拉下去冷靜一下。他的其他家屬去辦理遺體手續吧。

  第三幕 日/內

  地點:許家 人物:許方遠,許鹿,伊天涯。

  伊天涯:許叔叔,我爸爸去哪了?

  許方遠:你爸呀,他去了了一個很遠的地方,要很久才能回來。

  ……

  伊天涯:許叔叔,都這么久了,我爸爸還沒回來嗎?

  許方遠:叔叔跟你說了,你爸爸要很久才能回來,乖,先去吃飯,吃完飯,我送你跟小鹿去上學。再不去,就該遲到了,叔叔以后再跟你講好不好?

(伊天涯奪門而出,許鹿追出去)

第四幕 日/外

  地點:學校人物:伊天涯,許鹿。

  許鹿:天涯哥哥,你們怎么悶悶不樂的,你有心事就跟我說說吧?

  伊天涯:小鹿,雖然許叔叔跟我說我爸去了很遠的地方,但其實我知道,我爸爸回不來了。永遠也回不來了。

  許鹿:天涯哥哥,你別哭了。雖然你沒有了爸爸,但你還有我們啊。

  伊天涯:那,你能陪我一輩子嗎?

  許鹿:好呀,我答應你,陪你一輩子。

  伊天涯:那你能給我做老婆嗎?我爸說,男人跟女人結了婚才能過一輩子。

  許鹿:小孩子是不能結婚的。

  伊天涯:那等我們長大了,我們就結婚,到時候,我給你買好多好多冰激凌。

  許鹿:那好,我們拉鉤。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地點:公園人物:伊天涯許鹿

  許鹿:天涯哥哥,你長大了的夢想是什么呀?

  伊天涯:我喜歡吃魚吃蝦,我聽爸爸說,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生活在大山深處,吃不到魚,我將來要把魚賣到全世界,讓所有人都能吃上魚。你呢,小鹿。

  許鹿:我,我將來就開一家很大很大的酒店,比,比山還要大!然后,我誰都不讓進,我自己一個人住在里面。

  伊天涯:我也不能進嗎?

  許鹿:嗯,那就除了你其他人我都不讓進。

  伊天涯:哎呀,快點長大吧。(伊天涯看向遠方)

  (2)

(十年后) 第五幕 日/外

  地點:集市 人物:伊天涯 廖明軒 胖嬸

  伊天涯:來來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吃海參長大的咸魚,比王八還有營養的咸魚!小孩吃了金榜題名,大人吃了事業有成,老人吃了延年益壽。走過不過不要錯過啊!

  胖嬸:天涯啊,這魚怎么賣?

  伊天涯:這個是胖頭魚,要三毛錢一斤。

  胖嬸:那這個呢?

  伊天涯:這個是海底雞,要貴一點,五毛錢一斤。

  胖嬸:這么貴,便宜點。

  伊天涯:旁邊那個便宜,那個是帶魚,算你兩毛好了。

胖嬸:給我拿兩條。

(廖明軒騎自行車走來)

  廖明軒:天涯,是你?

  伊天涯:廖明軒?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廖明軒:就這幾天吧,剛回來沒多久。

  伊天涯:你說說你,怎么回來要不跟我說一聲,我還想著去碼頭接你呢。

  廖明軒:我也是剛回來,這幾天太忙了,剛回來就被縣里叫去了。

  伊天涯:哎喲,你這個大才子可了不得,能跑到北京去上大學,那個是首都啊,有機會,我無論如何也得去看看。

  廖明軒:一定有機會的。現在國家發展迅速,不就得將來啊,高鐵,飛機,游輪都會很普及,那時候,你去北京,坐飛機幾個小時就到了。

  伊天涯:啊呀,這真是,現在我都不敢想的啊。我這么大沒做過飛機,有機會一定要去做一次。

  廖明軒:你這個夢不久就要實現了,聽縣里領導說,過幾年就要在咱們鹿城建機場。

伊天涯:哎呀,那真是太好了。你這次回來,咱哥倆可得好好聚聚。走走走,我得請你好好的喝一杯。

第六幕 日/內

  地點:大排檔人物:伊天涯,廖明軒 ,老板娘

  老板娘:兩位,點點什么?這是菜譜。

  伊天涯:這個紅燒梅花參給我來一份。

  廖明軒:哎哎哎,那個太貴了。點份酸甜粉就行。

  伊天涯:我跟你講,你就瞧不起人了,我這幾年買咸魚轉了不少錢呢。就要這個梅花參啊,放大的!再來個瓊中小黃牛,山螞蟻蛋。

  廖明軒:差不多行了啊,你在這樣我不吃了啊。

  伊天涯:那,菜就這些吧,再來兩份苗家三色飯,一桶扎啤。

  老板娘:好嘞,您稍等,一會就給你上。

  伊天涯:來干杯,今天不醉不歸啊。

  廖明軒:吃菜吃菜。今天我看你那魚攤上,擺了十幾種魚,我看啊,像胖頭魚,黃花魚這種的很好賣,而銀魚,海底雞之類的高價魚基本賣不出去,你為什么不全進成便宜的魚,反而要花大價錢買賣不出去的貴魚呢?

  伊天涯:這你就不懂了,貴的魚,早晚是有人買的。不愁賣不出,我把各種種類的咸魚都擺上,這不是顯得我專業嘛。再說了,有的人一看銀魚這么貴,在一看帶魚很便宜,一對比,就覺得帶魚很劃算,本來覺得有點貴的帶魚,卻不覺得貴了。

  廖明軒:想不到,你還挺懂經濟學的嗎。

  伊天涯:什么?什么是經濟學?

  廖明軒:所謂經濟學,就是人類經濟活動的規律,也就是價值的創造,轉化實現的規律。

  伊天涯:啥?什么什么桂魚?轉化桂魚?

  廖明軒:是規律。

  伊天涯:我還是聽不懂。一直賣魚,聽成桂魚了。你就整那些酸溜溜的詞吧,欺負我沒文化。

  廖明軒:就拿你來說吧,你賣魚的錢是不是要用來買別的東西?

伊天涯:對啊,咋啦?

 廖明軒:這就是經濟,沒那么復雜。簡單來說,某個人,他通過自己的勞動,生產了一批貨物,他賣掉了這批貨物,掙了錢,這里面有本金也有利潤,貨物變成了錢,他拿這筆錢去制造了更多的貨,有賣了更多的錢。比如有的地方沒有魚,而有的地方可以捕魚,漁民就可以把魚賣到沒有魚的地方,換取錢,或者可以用魚換其他的東西,比如木材,布匹等等,還促進了兩地的經濟發展。也就是做買賣,往大了說就叫經濟。

  伊天涯:你們這些文化人,就喜歡把簡單的搞復雜。

  廖明軒:說到這個做買賣啊,你不要只賣咸魚,應該對涉足幾個領域,最好能買多種水產品,一樣賣不出去,還可以買別的,這也是通常說的,雞蛋不能放到一個籃子里。

  伊天涯:你剛才說漁民把魚賣到不產魚的地方,是不是說,價錢就能賣的更貴呢?

  廖明軒:是的。按理說應該是這樣的,因為那中地方常年看不到魚,所以魚的價格就會很貴。

  伊天涯:那這樣,我怎么才能把東西賣到不產魚的地方去呢?

  廖明軒:港口!

  伊天涯:港口?那是什么?

  廖明軒:我跟你說,港口是位于海,江,河,湖沿岸,具有水路聯運設備以及條件供船舶安全進出和停泊的運輸樞紐,是水陸交通的集結點和樞紐,工農業產品和外貿進出口物資的集散地,船舶停泊、裝卸貨物、上下旅客、補充給養的場所。

  伊天涯:嗨!你一說好像真就是那回事。

  廖明軒:他就是那回事!

  伊天涯:你小子可太精了!

  廖明軒:我也有郁悶的時候,我問你個事,你倆是真心的不

  伊天涯:誰啊?

  廖明軒:就那個誰么,許..

  伊天涯:酒裝慫人膽啊,啥你也敢說。我呢,這么說吧,喜歡她,說不上來的感覺,我也感覺她對我也有一點點那么小心動,說白了,我自己也不清楚,你們也別瞎猜了。

  廖明軒:你一說我更糊涂了,這到底啥關系啊。

(雙方苦笑)

第七幕 日/外

  地點:集市人物:伊天涯,鄉親。廖明軒

  伊天涯:來來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新鮮的活魚,便宜買了,帶魚五毛一斤,黃花魚7毛五一斤,還有大螃蟹,小龍蝦。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任意海產買三斤送一斤,價格實惠,質量保證,除了咸魚都是今天剛撈的。

  小李:你要這么說俺就不高興了,你要說你那帶魚啥的是今天新撈的,俺沒意見,可你那王八,都在這放了一個多月了。

  伊天涯:去去去,一邊玩去。甲魚都是一個樣子的,你咋說就是那一只呢?

  胖嬸:哎,買三斤送一斤,這么實惠。我買這三條鯉魚。

  伊天涯:哎呀,正好十斤,這樣,我算您九斤,再送您三斤鯉魚。您看這條,正好三斤,給你裝起來。提好了胖嬸。

  老胡:這小龍蝦這么大?深水的吧。

  伊天涯:新鮮著呢,今天早上剛撈上來的。您看看,一個個都活蹦亂跳的。

  老胡:小龍蝦也送?

  伊天涯:那當然了!

  老胡:給我來三十斤!

  伊天涯:哎呦,不愧是胡老板,大氣。

  劉嫂:天涯,你說真奇怪,你們家賣的魚,拿出來賣一天還活蹦亂跳的,你是不是會變魔術啊。

  伊天涯:這您就不懂了,您得用老水,不能用新水。這水先曬幾天在養魚。最好用溫水。

  廖明軒:天涯,生意不錯啊,這四境周圍百八十里的人都叫你咸魚大王呢。

  伊天涯:過獎過獎。

  廖明軒: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海洋漁業貿易展銷會過幾天就要在咱鹿城舉辦了,給你爭取了一個名額,到時候全國各地的商人都會過來,你這個咸魚大王也要努力的賣,為咱鹿城爭光!

  伊天涯:保證完成任務。

(3) 

第八幕 日/內

地點:展銷會現場人物:伊天涯 商販 顧客。

  (展銷會上,各大企業的品牌分分掛起,主角的展位并沒有商標)

  劉老板:哎喲,吳總。

  吳總:咦,劉老板,好久不見。

  孫老板:李經理,你也來了?

  李經理:是啊,公司讓我來推廣自己的品牌。

  吳總:聽說你的舟山漁業,最近做的可是風聲水起啊。

  孫老板:哪里哪里,那比得上您的江河水產啊。

  伊天涯:來來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吃海參長大的咸魚,比王八還有營養的咸魚!小孩吃了金榜題名,大人吃了事業有成,老人吃了延年益壽。走過不過不要錯過啊!

  吳總員工:各位,江河水產大促銷,全場最低價,凡購買滿十元者,送大鯉魚一條,滿50元,送小龍蝦一斤!滿百元者,送甲魚一個!!!先到先得。

  孫老板:切,神氣什么,就你那王八,小的跟雞蛋似的。

  劉老板員工:大家注意啦,旭日水產,只做批發,絕對最低價。批購滿100元,8折優惠,批購500元,7折優惠,批購1000元,

  劉老板(搶過喇叭):我給打六折,今天我們賠本轉吆喝,賠了算我的。

  伊天涯:來來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新鮮的活魚,便宜買了,帶魚五毛一斤,黃花魚7毛五一斤,還有大螃蟹,小龍蝦。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任意海產買三斤送一斤,價格實惠,質量保證,除了咸魚都是今天剛撈的。

  吳姐:這鯧魚怎么賣?

  伊天涯:這鯧魚要

  劉姨:哎呀,你在這瞎逛什么,這的魚連牌子都沒有,一看就是地攤貨,吃出病來都沒人管你。

  伊天涯看到別人的公司都掛著牌子,連忙跑到打印社,然后帶著打印好的“天涯水產公司”回到了自己的攤位。

  伊天涯:天涯水產公司,開業大酬賓,歡迎大家前來選購。

  李經理:小伙子,這品牌可不是拿張紙寫上就算是的。

  伊天涯:那你這個牌子?

李經理:我們這都是在工商局注冊了的!

第九幕 日/內

  地點:許家 人物:廖明軒 伊天涯 許方遠

  廖明軒:這次也是我的疏忽,一直忘了告訴你們去注冊商標。

  許方遠:這也不怪你,咱小老百姓,誰能想得到啊,天涯這次做的已經不錯了,別灰心,都說這失敗是成功之母。

  廖明軒:許叔,還有您那酒店也是,過幾天您跟天涯去市里工商局把商標辦了。

  許方遠:我就不用去了唄,我就守著這一幕三分地,辦不辦的,都沒什么區別都是鄉里鄉親的,認人又不認牌子。

廖明軒:不,不,不,如果沒有牌子跟營業許可證那可不行,如果工商局來查營業許可證,你們如果們沒有,這酒店跟水產都得關門歇業。所以你們一定要建立自己的品牌,只有有了自己的品牌,才能把生意做大做強!還有就是天涯你記住,你一定要學會將產品賣到外地去,賣到沒有海產品的地方。只有通過貿易使產品實現價值轉化的升級,才能達到資源的優化配置,使產品價值最大化。這樣,咸魚才能真正翻身,甚至變成飛魚,一飛沖天!

第十幕 日/外

  地點:大小洞天人物:廖明軒 工人 區領導

  廖明軒:同志們,下面我宣布,濱海省鹿城市崖城鎮區國家五A級風景區,珊瑚藍洞風景區正式成立!

眾人:好!(鼓掌)

第十一幕 日/外轉內

  地點:遠海魚行 人物:許鹿 伊天涯 廖明軒 眾鄉親

  伊天涯:父老鄉親們,這深海魚行,今天就算是開業了。

  胖嬸:大侄子,開業這么重要的事情你就給鄉親們講兩句唄。

  許鹿:是啊天涯哥,你也學學廖明軒,也來個演講。

  伊天涯:哎呀,這我可學不來,就他那文縐縐的,肚子里沒點墨水,還真弄不了。

  小孫:要不來點實際的吧。

  老黃:就是。

  許鹿:那要不這樣,今天凡來我們家買魚的,一律半價!

  小孫:哎,這個感情好!

  胖嬸:這還沒結婚呢,張口閉口就一家人了啊。

  許鹿:哎呀,胖嬸,你說什么呢。(許鹿害羞,臉色通紅)

  老劉:我說胖嬸,這小兩口還沒打算結婚呢,你都在這著急當媒婆了。

  小孫:這不早晚的事嗎?

  許鹿:你再說不給你家便宜了啊。

  小孫:天涯,你說對吧,打算什么時候請大家伙喝喜酒啊。

  伊天涯:閉上您的嘴吧。

  (把一個檳榔塞進小孫嘴里)

  廖明軒:天涯,恭喜恭喜。

  小孫:哎喲,大才子來了。

  伊天涯:怎么樣老廖,這遠海魚行四個字,還是你給起的呢,看著屋里,夠氣派吧!

  廖明軒:不錯不錯,果然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

  伊天涯:啥玩意?

  廖明軒:這句話出自北宋詞人柳永的望海潮,意思是說你這里富麗堂皇,夸你的。

  伊天涯:哎呀,這有文化就是不一樣,看來我得多讀書了。

  許鹿:明軒哥。

  廖明軒:小鹿,你今天這身打扮,挺像那個……老板娘的啊。

  許鹿:你胡說什么呢。

  伊天涯:別的不多說啊,今天晚上,你爸那酒店,我請客。

  許鹿:哎,姓伊的,你長本事啦是吧,姑奶奶的便宜你也敢占。(許鹿扭伊天涯耳朵)

伊天涯:啊啊啊,我錯了,不去了,不去了。輕點,哎喲。

第十二幕 夜/內

  地點:某酒店人物:伊天涯,許鹿,廖明軒,閑雜人等若干

  廖明軒:來,慶祝天涯的魚行正式開業,我們干一杯。

  許/伊:干杯!

  廖明軒:天涯,小鹿。我什么時候能喝上你們兩個的喜酒啊。

  伊天涯:你還說我呢,你呢?我連嫂子的人影還沒見過呢。不會是身邊美女太多,挑花了眼吧?

  廖明軒:不說這個了,來吃菜吃菜。

  地點:遠海魚行人物:許鹿伊天涯廖明軒顧客

  許鹿:天涯哥哥,人家的帶魚都賣兩元一斤,咱這帶魚進價也得一塊二,你買一塊,這不賠死了。

  伊天涯:誒,是賠了點,但我每天限量啊,賠不了多少。而且后來來買帶魚的人買不到帶魚,大多會買別的,這樣不就賣的更多了。你一會等著看好戲吧。

  胖嬸:哎喲,帶魚一塊一斤,每人只能買兩斤,這么便宜。這田螺也不貴,買點給我那小孫子吃。

  伊天涯:我呀,利用這個帶魚便宜吸引顧客來買,但你來都來了,不能只買帶魚吧?也得買點別的吧,或者看到別的東西價格實惠,也得買點吧?

  許鹿:不錯啊!

  廖明軒:都在呢?正好,我跟你們說點事。

  伊天涯:啥事,說吧。

  廖明軒:隨著這幾年改革開放,鹿城實現了快速發展。其中旅游業發展最為迅速,一大批景點的開發吸引了大批國內外游客。隨之而來的就是如雨后春筍般出現了大量的酒店。

  許鹿:這我知道,我爸的店里,天天人滿為患,最近這外地人來咱們鹿城旅游的可多了,還有小林他們家的旅館,聽說一天住宿費要30多呢。

  廖明軒:這也正是我想說的,酒店宰客問題眼中,物價局每天都會收到很多人投訴,跟你爸說讓他注意點,別貪一時小利失了口碑。宰客的問題如果不解決,鹿城的名聲遲早是要被搞丑的。

  許鹿:我知道了。

  廖明軒:還有就是,隨著外地人的涌入,鹿城新開發了很多樓盤。這本身不是什么壞事,可是很多開發商和酒店老板拖欠農民工工資,性質極其惡劣。這老百姓辛辛苦苦外出打工一年到頭卻連回家過年的錢都沒有。

  許鹿:這些人真是沒良心,要是換成他們自己被拖欠工資,估計早就跟開發商鬧起來了。

  廖明軒:我現在最擔心的還是宰客問題,這些老板精明的很,都會準備兩個報價單。每次我們一去查,他們會拿出偽造的報價單糊弄我們,等我們走了,再拿出天價報價單宰客。

  伊天涯:哥們你也別太擔心,這樣呢,我跟小鹿我們倆沒事就幫你偵查一下那個酒店宰客了。你呢也該考慮考慮你的個人問題了。

  廖明軒:她跟父母搬去上海了。

許/伊:珍珍姐!

(4)

第十三幕 夜/內

  地點:許家。人物:許鹿 許方遠

  許鹿:爸,忙什么呢?

  許方遠:沒忙什么,看報紙呢。

  許鹿:爸,我跟您說個事?

  許方遠:說吧,又闖什么禍了。

  許鹿:哎呀,不是。今天遇到廖明軒了,他跟我說,這段時間,政府準備打擊酒店宰客問題和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問題。您可別頂風作案,天價宰客,要是欠誰家工錢,抓緊還上。

許方遠:放心吧閨女,你爹我定的房價那絕對是童叟無欺,公道合理,蓋房子的錢,不是早就給他們了嗎。

第十四幕 日/內

  地點:林家賓館人物:小林 伊天涯 許鹿

  小林:兩位里面請,要幾件客房?一間還是兩間?

  伊天涯:黃價怎么歡啦?(房價怎么算)

  小林:哥,您是廣東人吧?

  伊天涯:偶系行港倫啊。(我是香港人)

  小林:哎喲,香港是個好地方。這一樓房租是30一天,二樓的房租是35一天,二樓有獨立衛生間。

  伊天涯:能不能便宜點?

  小林:哎呀這已經夠便宜了,您打聽打聽周圍,哪有比這更低的房價?

  伊天涯:軸吧。(走吧)

許鹿:這也太貴了。

第十五幕 日/內

  地點:會友賓館人物:郭嫂郭叔,許鹿伊天涯

  郭嫂:兩位住宿是吧?我這劃算著呢。

  伊天涯:唉呀媽呀,大嫂,你這地方不錯呀。

  郭嫂:那是,您出去打聽打聽,在這地界,哪有比我這舒坦的地方。

  伊天涯:行啊,今晚上就睡著疙瘩了。

  郭嫂:大兄弟東北的吧。

  伊天涯:是啊,這不鹿城建特區了嗎,我來這準備發大財呢,這房價怎么算呢?

  郭嫂:就算你五十一天吧。

  伊天涯:多少!

  郭嫂:五十。

  伊天涯:唉呀媽呀,你打劫啊!

  郭叔:我們這都是海景房,拉開窗簾就能看見海,而且我們還提供早飯,要不是看你大老遠從東北來,我就給你按80了。

許鹿:算了,咱還是找個便宜的住吧。

第十六幕 日/內

  地點:老家味餐館 人物:小孫伊天涯,許鹿

  小孫:哎呦,帥哥美女,里面請,里面請。來來來,兩位,這邊坐。吃點什么。

  伊天涯:@%+!×$#

  小孫:你說啥?

  許鹿:他說要先看看菜譜。

  小孫:外國人?諾,菜譜在這,有什么想吃的您點點。

  許鹿:啊!老鼠!

  小孫:哪呢老鼠?

許鹿:就,就在那!

(小孫轉身,兩人拿了菜譜跑開)

  小孫:哎,人呢?站住!菜譜還給我。

  第十七幕 日/內

地點:廖明軒辦公室 人物:廖明軒 伊天涯 許鹿

  廖明軒:不錯呀你們兩個,我說天涯,能想出用錄音機錄音這一招,這個真有你的。

伊天涯:原本是這樣的(【穿插黑白回憶】【地點:許家】伊天涯:“既然廖明軒他們每次去查,賓館的負責人們就會拿出偽造的報價單糊弄他們,等他們走了,再拿出天價報價單宰客。”

許鹿:“既然廖明軒他們不能直接看到他們宰客的行為,但是我們可以裝作是外地來的游客,然后說要住房,那我們就可以知道這些賓館呀,旅店呀,餐館呀宰不宰客。但是這就出現了一個大問題——怎么樣才能讓他們的所作所為被記錄下來呢?”伊天涯:聽到外面的錄音機里面傳來磁帶的音樂。“既然磁帶能夠錄音,在錄音機里面放。那我們也可以用錄音機里面的磁帶來錄音呀!”)

  廖明軒聽完伊天涯說得,臉上笑了起來。

  伊天涯: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廖明軒:老伊呀!咱們是正經的,他們是歪門邪道的。所以應該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廖、伊,許:大笑。

第十八幕 日/外

  地點:街道胡同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小孫等人

  小孫:不知道你們哥幾個看見沒有,就啥倆人一男一女,都帶著墨鏡,帶口罩,那男的好像還是個外國人。

  小郭:你要說帶墨鏡跟口罩的我爸見過,還來我們家想要住店,但是我爸說他見得那男的他是東北人。

  小孫:是帶黑口罩吧?

  小林:你一說我也想起來了,是不是只問價格不住店也不吃菜?

  小孫:對對對就是那倆人!估計這倆人是物價局拍來的臥底,暗中調查咱這一片的物價。

  小林:媽的,下次我碰見他倆,非得揍一頓。

  小孫:你傻呀,你把人給揍了,人家再把你給告了,陪醫藥費不說,搞不好還得進去蹲幾天。這要再讓他倆給揍了,你就自己偷著樂吧。

  小郭:那你說怎么辦,難不成就這么算了?

  小孫:那天碰到這倆人,跟他倆好好聊聊,花兩個錢打發打發得了,要是真不聽話,我就找幾個我道上的兄弟,暗地里把那倆人嚇唬一頓。

  小郭:那行就聽你的。

  小林(突然發現伊、鹿兩人):哎哥,哥你看那邊!

  小孫:什么呀?

  伊天涯:快跑!

  小孫:追!那邊!站住!

  許鹿:不行,我跑不動了。

  伊天涯:關鍵時候點鏈子。堅持一下。

  許鹿:不行,我不跑了,你快走,先別管我了。

  伊天涯:快上來,我背著你。

  小孫:兄弟,別跑了,哥幾個正好有話想跟你說。

  伊天涯:你們想干什么,我跟你說,我練過的。

  許鹿: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報警!

  小孫:誤會.誤會,哥幾個是有話想跟二位聊聊,絕對沒有動手的意思。

  伊天涯:有什么話站那說!

  小孫:二位,明人不說暗話,先把口罩和墨鏡摘了。

  伊天涯:跑!

  小孫:就這身行頭還想跑得了?抓小偷了,前面那兩個戴口罩的是小偷!

  許鹿:我們沒偷東西,真沒偷東西。

  老王:沒偷東西?大白天穿成這樣,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許鹿:你才不是好人呢!

  小孫:把墨鏡摘了。

  眾人:對把墨鏡摘了的。(小孫走過開搶下伊天涯墨鏡)

  小孫:伊,伊,伊天涯!

  伊天涯:那個我。

  小孫:你什么你?跟廖明軒同流合污罰鄉親們的錢。行啊你伊天涯,我們一天到晚整兩個錢容易嗎,讓你們這一罰都賠進去了。

  眾:就是。

  伊天涯:我跟你講,你這個思想有問題啊,什么叫同流合污,你們宰客這事個情,是不道德的,這樣會把我們鹿城的名聲搞臭,以后讓外地人怎么看待我們鹿城?以后下的都不敢到我們這來旅游了。

  小孫:你少在這給我裝大公無私假充圣人,興你們家宰客,不許我們宰客,我們房價定的再高有你許叔高嗎?真是的,你叔門口天天有人上門要工錢你怎么不說,你要真當好人你大意滅親去啊。我警告你,下次我在碰到你,我非得讓你你好看。

  胖嬸:真是,這什么人呢。

  吳姐:我以前還以為這倆孩子挺好的,現在真是看錯人了。

胖嬸:就是,光想著讓自己掙錢,不讓鄉親們掙錢。

第十九幕 日/內

  地點:許家酒店 人物:客人 許方遠 許鹿 農民工

  客人甲:我說老板,就這幾個破菜,你要我400多,你打劫啊。

  老板(許):小兄弟,我這賬單上寫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怎么著,想賴賬?

  客人甲:你剛才給我看菜譜的時候也沒寫價格啊。

  老板:你自己不看菜價你怪我?

  客人甲:行,今天算我倒霉。

  客人乙:把你們老板叫過來!

  老板:怎么了,什么事?

  客人乙:老板,你這小龍蝦寫著5元一斤,這一桌子也就一二百快錢,你怎么算我一千多啊?

  老板:誰告訴你5元一斤了?

  客人:這不寫著的嗎?

  老板:斤呢,斤在哪?五元一只。

  客人:你這是宰客,我可以投訴。

  老板:吃不起別吃啊。

  許鹿:好了,你們別吵了,這桌算你二百。

  客人:這還差不多,還是小姑娘你實在。錢給你,我們走。(便往門口走邊說)以后記住這家酒店,再也不來了,太黑了。

  老板:哎,不是,誰允許你擅自做主的?

  許鹿:爸,你不是答應過我,你做生意童叟無欺價格公道嗎?

  老板:那他也不是童叟啊。

  許鹿:那你也不能。

  老板:你這孩子是不是傻呀,我不掙錢我吃什么喝什么,我拿什么養家?我拿什么把你拉扯這么大?

  員工:老板,樓下有人找你。

老板:讓他們等等,我一會就下去。你給我等著,我回來在收拾你!

第二十幕 日/外

  民工甲:許老板,這工錢都欠我們半年了,你到底什么時候給我們?馬上過年了,從家里出來了一年,就指望著過年帶著錢回家過一個安穩的年,你就抓緊把工錢給我們結了吧!

  眾人:就是快點還錢!我們好回家過年。

  老板:哎呦,你們怎么又來了,我不是說了嗎,我現在真沒錢,這樣,等我以后賺了大錢,我肯定不會虧待各位。

  民工乙:這都快過年了,一分錢我還沒見著呢?你總得讓我們有過年的錢吧?總不能讓我們這一年白忙活吧?

  民工丁:您多少的先給點啊,救救急好不好,大家伙都等著回家過年呢。

  員工:哎,小鹿,你這是干嘛?(員工看到許鹿在吧臺抽屜里面把現有的錢,全部拿了出來。)

  老板:先回去,先回去好不好,我現在手頭真的很緊,對不住大家了。

  許鹿把吧臺的錢都拿出來走到門口

  許鹿:各位,這些錢大家先拿著。不夠的,我跟我爸再慢慢還上,你們大家先回去把這個年過了。對不起,對不起。

  民工甲:不是,妹子,你耍我們呢,這點錢哪夠啊?你爸欠我們兩萬呢!

  許鹿:對不起,錢我們會慢慢還上,一定會還上的。我們現在只有這些了。

  民工甲:行,那我們先拿這些錢。有你的這句話在這里,那我們就先回家過年。過完年我們還來,到時候如果再不還錢,那我們就報警!

  農民工們就拿著錢,離開了酒店

許方遠:許鹿,你跟我過來。

第二十一幕 夜/內

  地點:許家酒店(許方遠的辦公室)人物:許方遠許鹿

  許方遠:誰讓你給他們的?誰允許你給他們的?你給他們錢,經過我同意了嗎?那是我辛辛苦苦掙來的錢!

  許鹿:爸,你說那是你辛辛苦苦掙來的錢。難道那些農民工就不是辛辛苦苦掙的錢嗎?他們早出晚歸,幫你把酒店蓋起來了,你呢,就把他們的工資,一分錢都不給他們,你讓他們回到家里怎么辦。況且,你的那些錢也不是光明正大掙來的呀,都是宰那些外地來的游客的錢。爸,您從小就教育我做人要本本分分,做事要實實在在,干什么都要光明磊落的。可您看看,您現在做的這都是些什么事?

  老板:什么時候輪到你教育我了?你個白眼狼,我白養你這么多年!你給我滾,滾!

  許鹿:爸。

  老板:你別叫我爸,我沒你這個女兒。

  地點:伊天涯家人物:許鹿,伊天涯

  伊天涯:哎,小鹿,這么晚了你來干嘛?

  許鹿:天涯哥哥,今天晚上我想在你這睡。

  伊天涯:這,不太好吧

  許鹿:怎么,你不歡迎我?還是家里有其它的小姑娘?

  伊天涯:哪能啊,我求之不得呢。幸福來的有點突然啊?

  許鹿:那行,今晚我就先睡這了。

  伊天涯: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跟你爸吵架了?

  許鹿:哎呀,沒事,就是我爸天天嘮叨,煩死我了。

  伊天涯:嗨,我還以為什么事情呢,老年人愛嘮叨也正常,這樣,你今晚先在這休息一晚上,明天我去說說老爺子。

  許鹿:不用了,他要是哪天不嘮叨了,我可能還不習慣呢。

  伊天涯:你睡里屋吧,我在客廳睡。

  許鹿:還是我睡客廳吧。

  伊天涯:哪能啊,要不咱倆睡一塊。

  許鹿:你怎么不去死!再鬧那我走了。

  伊天涯: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

  許鹿:天涯哥哥,謝謝你。

伊天涯:傻丫頭,跟我還這么客氣。

第二十二幕 日/內

  地點:廖明軒辦公室人物:廖明軒許鹿

  許鹿:廖大哥,我,我想問你個事。

  廖明軒:怎么了小鹿,臉色怎么這么差呀?有什么事坐下慢慢說,我去給你倒杯水。

  許鹿:不用了,我一會就走,就是想來問你個問題。

  廖明軒:什么問題你說吧?

  許鹿:比如說,一個人他父親殺了人,被他子女看到了,他子女應不應該報警?

  廖明軒:你爸殺人了?

  許鹿:不是,我就是想問問,如果自己的親人犯了錯,在親情和法律面前應該如何選擇。

  廖明軒:關于這個問題,古人早有教導,《荀子》里有句話叫“從義不從父”翻譯成白話文就是“當父母的所作所為活著命令教導與道義不符的時候,我們應該先服從道義而不是孝道。”

  許鹿:從義,不從父。

  廖明軒:對。

  許鹿:廖大哥,謝謝你啊。

  廖明軒:哎,小鹿,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許鹿:沒事。

  廖明軒:真沒事?

  許鹿:真沒事。

  廖明軒:我看不像

  (許鹿離開)

廖明軒:莫名其妙。

第二十三幕 日/內

  地點:有關部門人物:許鹿,公務人員

許鹿:同志您好,我舉報……

(5)

第二十四幕 日/外

  地點:海之南酒店人物:許方遠 廖明 軒討債工人 物價局 勞動局 警察叔叔許鹿 圍觀眾人

  警察:許方遠,你把刀放下!我警告你,你在不放下刀就是暴力抗法,到時候可是要付刑事責任的!

  許方遠:放下刀,你當我傻呀,我要是把刀放下,這店就被你們給封了!這家店是我一輩子的心血!

  廖明軒:許叔,你先把刀放下,有話好好說,別傷了人。

  許方遠:廖明軒,我真是瞎了眼看錯你了!虧你還是小鹿和天涯的同學,你天天在這四處罰錢,還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錢進了你自己的腰包里。

  廖明軒:許叔你冷靜一下,你聽我幾句話好不好?

  許方遠:你別喊我叔,我不認識你!

  廖明軒:先說這拖欠農民工工資吧,人家都上有老下有的小的,進城打工一年半載,就為了掙兩個錢好回家過個好年,走不能讓人空著手回去吧?再說了你就是讓人自己餓著,人家也得有老婆孩子要養吧?你到好,人家白給你蓋了房子蓋了酒店,你呢,一分錢不給人家,你自己摸著良心說說,人家欠你的嗎?

  許方遠:你少給我來這套,你就是兔子扛槍窩里橫,欺負自己人行。

  廖明軒:再說這宰客的事。掙錢不能貪一時之利,你現在宰客是臨時掙了幾個錢,但是呢失去的是什么?是您做人的信譽,是咱鹿城的名聲和形象。要是外地人都知道咱鹿城宰客,以后誰還會來鹿城旅游,誰還敢來鹿城旅游?

  許方遠:宰客那么多,又不是就我一個人!憑什么都沖著我來啊!

  廖明軒:我們辦事的原則是一視同仁,絕不放過一個,也絕不冤枉一個。

  許方遠:反正我不管,今天誰也別想封我的店。我沒宰客,我自己的店,價格我想定多高就定多高,你管不著!至于欠款,我今天就一句話,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許鹿:爸!你干嘛呢你,你把刀放下。

  許方遠:閨女,你來的真是時候,這些人要抄你爸的店,還要罰款,抄家伙跟他們干!

  許鹿:爸,你瘋了吧,這么點事你至于嗎?聽話把刀放下,不就是幾個錢嗎,錢沒了還能再掙。

  許方遠:你個吃里扒外的東西!你個不孝之子,你幫著外人欺負你爸,我打死你!

  (脫下鞋砸許鹿)

  警察:別動手,別動手!

  某公務人員:真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許方遠:我讓你罵,我讓你罵!(揮刀砍公務員)

  某公務員:啊!!!

廖明軒:快攔住他!

第二十五幕 夜/內

  地點:伊天涯家人物:伊天涯,許鹿,廖明軒,田馨兒

  伊天涯:出了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訴我一聲啊!

  許鹿:我當時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伊天涯:你以為,什么都是你以為,現在好了,你爸把人給砍了,你爸要是進去待幾年,你就高興了是吧!

  許鹿:伊天涯你說什么呢?他是我爸,他出了事,我心里也難過。

  伊天涯:你難過,你難過你,不告訴我們一聲!

  廖明軒:好了!都別吵了!已經這樣了,吵有什么用!馨兒,你先陪小鹿回家。小鹿你放心,有哥在沒什么事,別害怕啊。

  田馨兒:那我先帶她回去了。今晚就讓她睡我家吧。

  廖明軒:天涯你也是,沖小鹿發生么脾氣啊,她這么難受你看不出來嗎?

  伊天涯:我這不是著急嗎。

廖明軒:不是我說你,這么大的人了,說話不經過腦子,著急能解決問題嗎。

第二十六幕 夜/內

  地點:田家 人物:田馨兒 許鹿 田母

  田馨兒:小鹿,今晚上你就先睡我家吧。

  田母:你怎么把她帶來了。

  田馨兒:小鹿心里不舒服,今天晚上我好好陪陪她。

  田母:你少把這些不三不四的人往家里帶。

  田馨兒:媽,你少說兩句吧

  田母:晦氣!

  田馨兒:小鹿,今晚就跟我一起睡吧,有什么想說的都跟我說說,想哭就哭出來。

  許鹿:我還是回家吧。

  田馨兒:我媽說話你別介意,她這人就這樣,刀子嘴豆腐心。

許鹿:沒事。

第二十七幕 日/外

地點:街上 人物:許鹿 胖嬸 吳姨 小孫 伊天涯 廖明軒 田馨兒 眾人

(田馨兒陪許鹿在街上散步)

  吳姨:老嫂子,你聽說了嗎,許鹿那丫頭,把自己親爹關進去了。

  胖嬸:我們家老頭子跟我說這事了,我都聽說了。可憐這老許頭,養了這么個東西。

  吳姨:可不是嘛,就是個白眼狼。

田馨兒(對許鹿):別理他們。

(許鹿撞上小孫)

  小孫:你不長眼啊。

  田馨兒:怎么說話的你?

  小鹿:對不起。

  小孫:哎喲,我當是誰呢?哎哎哎!鄉親們,都過來看看啊!都看看這是誰啊!這不是把自己親爹送進監獄的許大小姐嗎?怎么著,叫你禍害鄉親們,現在遭報應了吧。

  伊天涯(趕了過來):你放屁,姓孫的,你是不是吃飽了撐得閑的,我們家的事用不著你管。

  小孫:爺爺我就是閑的,怎么著了,自己做了虧心事還怕別人說?我看你就是為了錢和女人,連養了自己幾十年的養父都不要了。

  田馨兒:孫德成,你嘴巴干凈點,給自己積點口德吧。

  廖明軒:怎么回事?都聚在這干什么呢?

  小孫:吆,我當時來了什么大人物呢,這是誰家的豬圈門沒關好,放出來的劁豬。

  眾人:哈哈哈。

  廖明軒:今天大家都在這,我說句公道話,許鹿的父親入獄跟許鹿一點關系都沒有,我目睹了整個過程,期間許鹿一直勸他父親放下刀,并沒有慫恿他父親傷人。

  小孫:你他娘少在這裝正人君子,你什么貨色大家都知道。以前我也覺得你就是貪財,沒想到你還跟著小娘皮有一腿。

  廖明軒:你!

  伊天涯:你在給我罵一句試試。

  小孫:怎么著,爺爺我就說了,你奈我何?

伊天涯:(抓住孫德成的領子狠狠一拳揍上去)我讓你嘴賤,我讓你嘴賤!

第二十八幕 夜/內

  地點:小鹿家門口/廖明軒辦公室/田馨兒家/胖嬸家 人物:伊天涯 田母 田馨兒 廖明軒 胖嬸

  伊天涯(走進許家):小鹿,小鹿。(推開門發現屋里空空如也)怎么還沒回來啊?

  伊天涯(打電話):喂,老廖。

  廖明軒(接電話):天涯啊,怎么了?

  伊天涯:你這幾天見小鹿了嗎?我兩三天沒見她了,家里也沒了。

  廖明軒:我也沒見。這樣啊,你先別著急,我打幾個電話問問,你問問田馨兒,她應該知道。

  伊天涯:啊,行。(掛掉電話,打給田家)喂。

  田母(接電話):喂,誰啊?

  伊天涯:田阿姨,我是天涯。小鹿在您家嗎?

  田母:我沒見。(掛掉電話)

  伊天涯:喂,喂?怎么掛了?

  田馨兒:媽,誰啊?

  田母:伊天涯那小子,打電話找許鹿的。你以后啊,離他們家的人遠點,免得晦氣。

  田馨兒:媽你說什么呢?我跟小鹿是閨蜜。

  田母:得了吧,就你倆還閨蜜呢,免得在那天讓他把你給賣了。

  伊天涯:喂,胖嬸。

  胖嬸:誰啊?

  伊天涯:胖嬸,我是天涯。胖嬸,胖嬸。哎!(掛掉電話,電話接著響了起來)喂,哪位?

  田馨兒:天涯哥,我是田馨兒。

  伊天涯:馨兒,我正好想問你個事,你看見小鹿了嗎?

田馨兒:我昨天晚上還見她了呢,今天去哪里我也不知道。這樣,咱倆分頭找找吧,昨晚小鹿心情很差,喝了好幾瓶啤酒呢。

第二十九幕 夜/外

  地點:路上 人物:伊天涯 路人 小鹿

  伊天涯:小鹿,小鹿!小李,你看見小鹿了嗎?

  路人:沒有,沒有。

  伊天涯:吳姐,你見小鹿了嗎?

  路人:沒看到,沒看到。

路人:快來人那!那邊有人落水了,快來救人啊。

(伊天涯發現許鹿跳水)

  伊天涯:傻丫頭,你怎么這么傻呀!

許鹿;都怪我,要不是我把爸爸的事情告訴了公安機關,爸爸就不會出事,都怪我,都怪我......  

伊天涯:小鹿,沒事,沒事,乖,不怪你,我們早就提醒過許叔叔了,只是,哎。我們只是選擇幫助了更多的人,堅持了我們的道義。乖丫頭,不要再想了,天涯哥哥會一直陪著你的

  許鹿:謝謝你,天涯哥哥

(天涯抱著許鹿回了家)

(6)

第三十幕 日/外

地點:鳳凰機場 人物:廖明軒 伊天涯 小珍 許鹿

  許鹿:珍珍姐!

  珍珍:小鹿!

  許鹿:你這身打扮真是太靚了!

  珍珍:哪有我們家小鹿好看,我這次從上海給你買回來幾件衣服,你回去穿上保證美美噠。

  廖明軒:你回來啦。

  珍珍:嗯。是啊,我回來了。你這么看著我干嘛呀。

  廖明軒:沒,沒有,沒有什么。

  珍珍:天涯。

  伊天涯:珍珍姐。

  廖明軒:沒想到你從上海回來變化這么大,我都有點認不出你來了。

  珍珍:這么多年,你還是沒變。小鹿,你們這幾年生意做的不錯啊,聽說你們都買上車了。

  許鹿:哪有,一般般啦。

  廖明軒:聽說你讀完碩士了,那你可真成我們這的大才女了。

  珍珍:你可千萬別夸我,我一夸就容易驕傲,我呀也就是學了點皮毛而已。

  珍珍:沒想到你這幾年,給我寫了這么多的信。

  廖明軒:啊,我主要是平時沒什么事干,就愛舞文弄墨的寫點東西。

  伊天涯:這有機會啊,我得吧你倆這幾年寫的情書都收集整理起來,出一本書就叫《酸死人的甜言蜜語》

  廖明軒:這未來呀,政府準備大力發展鹿城的旅游業,珊瑚藍洞風景區的設立只是一個開始,這未來啊,像什么南海之濱,翠湖灣,鹿州古城都得開發建設,到時候鹿城就會成為我們祖國南方的旅游之都。這幾千年來,文人墨客的文學瑰寶和黎族的民族特色可不能讓它們暴殄天物。酒店這一塊你們可要好好經營,這在未來可是一大筆收入呢。

  珍珍:明軒也只說對了一般,另一半呢就是會展行業,如今上海是華東地區和長三角的會展聚集地,隨著APEC會議的召開,上海吸引了大量國內外商人的投資,這為上海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提供了莫大的幫助。我們鹿城要學會借助上海經驗,利用便利的海上交通和獨特的地理優勢,舉辦大型的會展,吸引大量國內外商人前來投資,形成資源聚集地效應。

  許鹿:哎呀,你們說的這些我也聽不懂,我說個實際的,今晚一個都不許剩都到我家吃飯去,我要親自下廚。

  珍珍:好呀,好多年沒常你的手藝了,我特別喜歡吃你做的核桃燉雞。

  許鹿:好呀,我今天一定做給你吃。

  伊天涯:老廖,今晚咱哥倆,不醉不歸!

  廖明軒:你就吹吧,上次不知道誰被我喝到桌子底下去了。

  許/珍:哈哈。

伊天涯:老話說得好,人有失手,馬有失蹄,上次的事是個意外。

第三十一幕 日/外

  地點:鹿崖集團 人物:許鹿 伊天涯 田馨兒 眾人

  伊天涯:尊敬的各位朋友,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在這秋高氣爽,碩果飄香的金秋時節。四面八方的朋友今天匯聚在這里和我一起迎接這值得紀念的喜慶日子慶祝鹿崖集團的隆重開業……

  咱們鹿城市縣作為千年古縣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城市,無論歷史還是人文都有著相當深厚的底蘊,希望我們的企業也能給鹿城帶來新的成就和輝煌……

  此時此刻,任何華麗的語言都難以表達我此刻的心情,借此機會,我向所有前來參加我公司開業慶典、廣大支持我們的來賓,各界朋友,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謝。

  最后,祝各位到場的來賓、朋友們身體健康、萬事如意、財源廣進!謝謝大家!

  田馨兒:下面,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有請公司董事長伊天涯先生,公司董事會董事,總經理許鹿女士共同剪彩。

  眾人:(鼓掌加歡呼)好!

……

第三十二幕 日/內

  地點:鹿崖集團工廠 人物:伊天涯 戴維 蘇雪凝

  伊天涯:戴維先生,我公司擁有國內超一流的生產線,實現了從捕撈到生產銷售的一整套流程,在海洋漁業方面。我公司不僅主打食用漁業,還涉足生態漁業。在水產品領域,我公司涵蓋范圍廣泛,從帶魚到金槍魚,從小龍蝦到大閘蟹幾乎覆蓋了所有海洋生物。

  蘇雪凝:Mr. David, our company has a domestic super-class production line, and has realized a complete set of processes from fishing to production and sales, in marine fisheries. I not only hit consumption of fishery, is also involved in ecological fishery. In the field of aquatic products, our company covers a wide range, from octopus to tuna, from crayfish to hairy crabs covering almost all marine life.

  伊天涯:在銷售領域,我公司分為活魚銷售,冷凍銷售,水產制品銷售三個領域。

  蘇雪凝:In the field of sales, our company is divided into three areas: live fish sales, frozen sales, and aquatic products sales.

  伊天涯:那邊,是我們的水族展館,在生態漁業領域,我們涉足了養殖,觀光兩個領域。除了為大型水族館,魚市提供觀賞魚類之外,我們還制作私人水族箱,可以讓人們在家中感受大自然之美。

  蘇雪凝:Over there, it is our aquarium pavilion. In the field of ecological fishery, we are involved in two fields of farming and sightseeing. In addition to the large aquarium, fish market offers ornamental fish, we also make private aquarium, can make people feel at home in the beauty of nature.

  戴維:what is that?(指著咸魚說)

  蘇雪凝:那是什么?

  伊天涯:戴維先生,這個東西它叫做咸魚,是一種腌制食品。將于以鹽腌漬之后曬干。

  蘇雪凝:Mr. David, this thing is called salted fish and is a kind of preserved food. It will be dried after salting.

  戴維:Can I taste it?

  蘇雪凝:他說他可以嘗一下嗎?

  伊天涯:OK

  戴維:This taste is so strange that the American people will like it. Oh, God bless! I guess I was the first American to taste it. This is really a wonderful country holds 9.6 million kinds of taste on 9.6 million square kilometers of land.

  蘇雪凝:這味道太奇特了,美國人民會喜歡它的。哦,上帝保佑!我猜我是第一個品嘗它的美國人。這真是一片神奇的國度960萬平方千米的土地上保存著960萬種味道。

  伊天涯:哎呀,沒想到這洋鬼子還好這口,真是一物降一物啊。這句就不要翻譯了。

  戴維:what did he say?

  蘇雪凝:He said that he did not expect that you also love salted fish。

  戴維:Yi, you are a genius.

  蘇雪凝:伊,你真是個天才。

  伊天涯:過獎過獎。這句你好像不太好翻譯,你就說謝謝你的夸獎

  蘇雪凝:Thank you for your compliment

  戴維:I want to import your salted fish to sell to the United States.

  蘇雪凝:他要進口你的咸魚去美國賣。

  伊天涯:真的,那太棒了。你問他打算進口多少。

  蘇雪凝:He asked how much money you intend to import goods.

  戴維:I want to buy all the salted fish here.

  蘇雪凝:他要購買這里全部的咸魚。

  伊天涯:A pleasant cooperation(伸手與戴維握手)

戴維:A pleasant cooperation

第三十三幕 日/內

  地點:食堂 人物:伊天涯 蘇雪凝

  伊天涯:蘇小姐,請坐請坐。

  蘇雪凝:我說伊董,我幫了你們這么大的忙,你就請我吃這個呀?

  伊天涯:要不我親自下廚給你炒兩個菜?

  蘇雪凝:那就不用了,我發現你這個人挺有趣的。

  伊天涯:過獎過獎。蘇小姐,我有一事不明啊。

  蘇雪凝:你說吧。

  伊天涯:你說這美國鬼子,為什么要大老遠從美國跑到咱中國來買魚啊?難道他們美國沒海嗎?

  蘇雪凝:美國東臨大西洋,西臨太平洋有20余萬平方公里的海域和豐富的海洋資源。

  伊天涯:那這是為什么?

  蘇雪凝:因為成本。

  伊天涯:成本?

  蘇雪凝:是的,戴維做的是水產零售行業,如果他在美國本土大規模批發采購的話,價格是很高的,因為美國的物價相比于中國很高。其次如果他自己捕撈生產的話,不僅成本高,而且人工費也很高。

  還有就是鹿城的特殊地理位置,鹿城是位于中國南端的城市,南臨南海,海運發達,向東可經菲律賓巴士海峽進入太平洋,向西可經新加坡馬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向南可由印尼進入澳洲。是控扼亞洲大洋洲,太平洋印度洋的交通樞紐。

  伊天涯:那這個,運費跟海關稅就不需要考慮嗎?

  蘇雪凝:如果是小規模進口的話當然需要考慮,但是到達一定規模就可以忽略不記了。而且戴維也并不是將所有的咸魚都運回美國本土,他可以利用鹿城優良的海上貿易將產品賣到東南亞,澳洲甚至中國大陸。而在鹿城設立分公司對戴維的來說就是相當于一個海外倉,如果想在東南亞做生意,沒有鹿城作為基地是不行的。

  伊天涯:海外倉?那是什么?

  蘇凝雪:海外倉是新興的商業名詞,它顛覆了傳統商業模式,實現了廠家直銷,大大縮短了中間差價。

伊天涯:哎呀,真是受教了啊。廚師,再給蘇小姐多做兩個菜啊。

(7)

 第三十四幕 日/內

  (二十年后)

  (許鹿,伊天涯在自己的努力下,將鹿涯集團做到世界500強,為了能讓鹿城走進國際,他們又推出了新的政策。)

  地點:公司會議室人物伊天涯許鹿公司人員

  伊天涯:感謝大家這些年來的支持與幫助,讓我們鹿涯集團有了今天的成就,謝謝你們(深鞠躬),但是我們絕對不能僅僅局限于此,我們要走向全世界,做成國際化大品牌,讓我們的鹿城走向國際。

  眾人鼓掌

  第三十五幕 日/內

地點:男主公司會議室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公司職員

  伊天涯::Bangkok,We won!(伊天涯將一個小國旗插到曼谷的地圖上)

眾人:耶!(眾人歡呼)

第三十六幕 日/內

  地點:男主家中人物:記者伊天涯

  記者:伊先生您好,我是南國都市報的記者晨露,我想釆訪您一下關于您的酒店被米其林公司錄入《米其林紅色寶典》有什么感想?

  伊天涯:抱歉,我認為是否選如米其林餐廳并不重要,酒店嘛,只要能為大家的出行帶來便利就好,沒必要爭名逐利的。

  記者:伊先生,沒想到您的境界還是很高的。

  伊天涯:您過獎了,我一介凡夫俗子哪有什么境界,何況我這是讀書少,知識儲備有限,講不出什么大道理讓您見笑了。

  記者:伊先生您還挺幽默的,那請問你的成功秘訣是什么?

  伊天涯:其實你問我這個問題是很不禮貌的,你應該知道這是屬于商業機密,關于我們具體的成功秘訣,我只能說無可奉告。如果你真想知道我個人的成功秘訣,那我只能用另一種方式回答你。首先呢,我要感謝我的夫人,如果沒有她的鼎力支持,我取得不了現在的成功,另一個我要告誡大家的是,本本分分做人,老老實實做事,不要想的走歪門邪道。做我們這一行的最關鍵的就是要講誠信,誠信是與人溝通,做事情的根本,遵守國家的食品安全的規定,將健康的食品帶給人們,讓人們也可以享受到舒適的住宿環境,讓來鹿城旅游的人們愛上鹿城。

  記者:您與您夫人真恩愛啊,那您公司的下一步規化發展是什么?

  伊天涯:這個可以隨便講嘛?我告訴你了,我還發展什么?對不對。

  記者:對不起伊先生,我像我的魯莽表示歉意。

  伊天涯:沒關系的,我能理解,畢竟你們也想多得到一些有價值的新聞嘛,那我就提一句,發展是有無線可能的。我們會打造更高端的鹿涯集團,比現在更完善,更符合人的需求,讓鹿城文化走向世界

  記者:您剛才提到了你的妻子,您能具體說一下他對你生活事業上有什么幫助嗎?

  伊天涯:這個問題有點隱私吧,說也可以。這樣我講兩個故事吧:這一個故事發生在25年前,當時我的事業幾乎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當時小鹿為了幫我,把自己的酒店買了,拿出所有積蓄支持我,繼續創業。當時我自己都覺得我要崩潰了,是在小鹿的鼓勵下才重新振作的。還有一個就是這幾年來吧,我為了拓寬國外市場,經常要往世界各地的跑,長期不在家不在公司。而小鹿幫我把國內的公司管理的僅僅有條,很難想想如果沒有她的支持,我真不知道公司能發展成什么樣子。

記者:謝謝您,我們相信鹿城的明天會變得更好。

第三十七幕 日/內

  地點:羅斯柴爾德公司會議室 人物:羅斯柴爾德公司眾董事

  羅斯柴爾德:Now our business in Europe and Greater China has received the influence of Luya Group. They have seriously affected the interests of our family, which has caused our economy to suffer losses and the loss of customers.(翻譯:現在我們在歐洲區和大中華區的生意收到了鹿涯集團的影響和沖擊,他們嚴重的影響了我們家族的產業和利益,使我們的經濟受到了虧損,客源遭到了流失。大中華區尤其明顯,客人大部分進入了鹿涯集團的酒店,導致我們這幾年的經濟收入明顯下降。)

  艾爾:Damn Asians!(翻譯:該死的東方人!)

  羅斯柴爾德:艾爾,注意你的口氣,我們家族多少年的風風雨雨,怎么可能懼怕這樣一個小集團威脅,沉著一些,我們的發展計劃不要變,雖然我們是一個有很多年歷史的企業,但我們還是要搞創新,讓別人知道老店不老,依舊朝氣。(Al, watch your tone, how can we be afraid of a small group like this? Let others know that the old shop is not old, still angry.)

  羅b:一個連30年歷史都沒有的企業,怎么能夠從我們家族企業中搶奪資源?(How can a company without 30 years of history snatch resources from our family business?)

  羅A:I think we should find reasons for ourselves, analyze the fundamental willingness of customer loss, and then carry out systematic reforms. Only resourcefulness to be invincible.(翻譯:我認為我們應該從自身找原因,分析客源流失的根本原因,然后進行系統的改革,只有隨機應變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艾爾:No, no, no,I think the priority is to defeat Luya Group, he has a serious impact on our business, poses a threat to us.(翻譯:不不不,我認為當務之急是打垮鹿崖集團,他已經嚴重的影響了我們的生意,對我們構成了威脅。)

  羅塔:你打算怎么處理?商業上的威脅不是威脅,我們要公平競爭,如果你要搞一些暗地的勾當,我不支持。(What are you gon na do about it? Commercial threat is not a threat, we need to be fair competition, if you want to do some covert activities, I do not support.)

  史蒂夫:If we do not understand the times, even if even if we kill a Luya Group, there will be a second apart, or even a third.(翻譯:如果我們自己不懂得與時俱進,就算擊垮了一個鹿崖集團,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站出來的。)

  羅B:I agree with Ayr’s point of view. We must first attack the Luya Group.There is a saying that Distant water cannot quench present thirst。We should should first solve the current problems.(翻譯:我贊成艾爾的觀點,當務之急我們應該先擊垮鹿崖集團,畢竟遠水解不了近渴,我們應該應該先解決當下的問題。我們家族在這行業雖然很多年了,但從來沒有收到過這么大的威脅啊)

  羅C:Yi Tianya can develop a small enterprise into a world-class group in just 20 years. The strength cannot be underestimated. Such people must be removed, otherwise it is a disaster.(翻譯:伊天涯能用短短20年的時間將一個小小的企業發展成國際級的集團,實力不容小覷,這種人必須要除掉,不然留著就是禍患。)

  羅D:但是,干我們這行都懂,他在厲害,怎么可能會沒有黑點呢?我建議,完會之后派人去查,一定要我下去調查!(But in our line of work, he's good. How can there be no black spots? I suggest we send someone to look into it after the meeting. I must go down and investigate!)

  羅斯柴爾德:Ok, don't make a noise. I decided that the company's internal rest reforms are of course an urgent task, but it is more important to defeat this lion-like opponent and disintegrate him, otherwise we will suffer big losses. I want deer Cliff Group loss body bone! You're going to get a party right away, I want to invite all of our partners to attend.(翻譯:好了,不要吵了。你們說的都很有道理,不愧是我們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但我還是要決定一個大方向。公司內部的休整改革當然刻不容緩,但是更重要的是擊敗這個像獅子一樣的對手,并瓦解他,不然我們會吃大虧的。就像羅b說的一樣,我們從來沒受過這么大的威脅啊,那就讓我們好好應戰,先按照艾爾的意思,去查,我就不信他一點黑底沒有!

我要讓鹿崖集團損身碎骨!馬上去準備一場舞會,我要邀請所有的合作伙伴前來參加。)

第三十八幕 日/內

  地點:羅斯柴爾德家中 人物:與會客人 羅斯柴爾德

  羅斯柴爾德:Ladies and gentlemen, please be quiet. It is my pleasure to be able to invite every guest present here today. I have a few words to say below. The Rothschild family has been friends with honest people for centuries, so I chose you.(翻譯:女士們,先生們,請大家安靜一下,今天能請到在座的每一位客人是我的榮幸。下面我有幾句話要講,羅斯柴爾德家族幾百年來都是和誠信的人為友,所以我選擇了你們。)

  In fact, in addition to gatherings today, there is also a purpose to expose a despicable oriental group, the Luya Group. Please look at the big screen, after our investigation, the group sold seafood are using an outdated bad food, they are facing a crisis of credibility. Their food did not pass the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test at all, they used huge amounts of bribes and bought them.(翻譯:其實,今天除了聚會之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揭露一個卑鄙的東方集團——鹿崖集團。請大家看大屏幕,經過我們的調查,這個集團所出售的海產品都是用了過期變質的食物,他們正在面臨信譽危機。他們的食品根本沒有通過國際食品安全檢驗,他們是用了巨額的賄賂和收買得到的。)

  This is no accident. All of their preserved foods have rotted. Please believe me, the three meals served in their hotels are made of rotten food.The furnishings of their hotels are vulgar! The aquatic products they breed are all fed with banned hormones. Long-term use is extremely harmful to the human body and can cause serious cancer.(翻譯:這不是偶然的,他們所有的腌制食品都已經腐爛,請相信我,他們旗下酒店供應的三餐都是用腐爛變質的食物做成的,他們酒店的陳設粗俗不堪!他們自己養殖的水產都是用違禁激素喂養的,長期使用對人體有巨大危害,嚴重的可以致癌。)

  Their travel companies are savvy, and their hotels and their entertainment venues use unethical means to extract huge profits from tourists.And Yi Tianya, the chairman of their group, is a Kneeling orphan, a hawker selling salted fish.He used many unscrupulous means and unfair competition to develop his own business.And the general manager of the company, Xu Lu, sent his own biological father to prison.It's absolutely horrible!(翻譯:他們的旅游公司宰客嚴重,與他們的酒店和旗下的娛樂場所利用不道德手段從游客身上榨取巨額利益。而他們集團的董事長伊天涯是一個下賤的孤兒、賣咸魚的小販,他用了許多不法手段和不公平競爭來發展自己的企業,他與他口中賢惠的夫人許鹿更是將自己的親生父親送進監獄,簡直令人發指!)

  In order to maintain normal business order, an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business norms, the Rothschild family is determined to declare war on the Luya Group in the name of God!(翻譯:羅斯柴爾德家族為了維護正常的商業秩序,和經商準則決心以上帝的名義對鹿崖集團進行商業競爭!還給大家一個安靜的市場秩序!)

  Anyone who dares to cooperate with the Luya Group is an enemy of the Rothschild family and an enemy of God.(翻譯:在做的各位誰敢跟鹿崖集團合作就是跟羅斯柴爾德家族為敵,與上帝為敵。)

  歐文:No, God won't support him.(翻譯:不,上帝不會支持他的。)根據我們的了解,他們并不是這樣的,您為什么要污蔑他們呢?(As far as we know, they are not like this. Why do you insult them?)

  羅斯柴爾德:Oh, Owen. You have listened. From now on, the Rothschild family will interrupt any business with your company, and I will also withdraw funds from your group.(翻譯:哦,歐文。你聽好了,從現在開始,羅斯柴爾德家族將中斷與你們公司的任何業務往來,我也將在你的集團撤資。)

  歐文:Sorry, Mr. I have no intention of offending. I hope that you can accept my sincere apology. I apologize for the recklessness I just mentioned, I hope you can forgive me.I promise Luya Group cut off all dealings with you defeat Luya Group together.(翻譯:對不起,先生,我無意冒犯,希望您能接受我誠摯的道歉,我像我剛才的魯莽表示歉意,希望您能寬恕我。我保證與鹿崖集團斷絕一切的往來,與您一起打垮鹿崖集團。)

羅斯柴爾德:but,late.(翻譯:晚了。)

(8)

第三十九幕 日/內

  地點:主角公司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公司懂事

  小張:各位董事,這是我收集的國外一些酒店和旅游公司的介紹,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們現在在各個領域,似乎并沒有考慮到這些。我認為我們必須要有超前的意識,而且……

  陳董事:照你這么說,干脆我們把市場都放在國外好了。

  小張:國內的市場也不能放棄,人文旅游資源和東方文化是重中之重。每個游客的愛好都是不相同的。而且現在隨著國家的進步,很多外國人都會選擇來中國旅游。

  小李:據我了解,現在很多企業都在打價格戰。

  伊天涯:所以說我們的對手現在在肆無忌憚的挖墻腳。我們應該考慮如何把滯銷的商品銷售出去,也應該考慮如何讓我們的酒店和其他娛樂場所吸引更多的游人。

  許鹿:隨著捕撈技術和水產養殖技術的發展,水產品的生產捕撈數量已經遠遠高于人類的需求,購買力達不到,市場接近飽和。

  小張:我有一個想法,我們可以在酒店的三餐免費提供我們的水產,來各地批發水產,特產的商人也需要住宿,考察,娛樂;我們可以規定,購買我們產品達到一定數量的商客免費入住我們的酒店,免費體驗我們的娛樂場所。

  小李:可是價格和成本呢?

  小張:但是我們可以收獲更多的影響力。

  許鹿:利用這個來提升我們的影響力嗎?有這個必要嗎?

  伊天涯:我覺得可以。

  許鹿:有一個客觀的問題,我們的酒店和娛樂機構都不是豪華級,而那些商人會看好我們嗎?

  伊天涯:不不,可以的,可以的,一步一步來。這樣,小張,這個事情交由你負責,但是我有兩個要求。第一,供應的三餐必須要很美味;第二,給那些商人提供最優質的服務。

  小張:沒問題。

  伊天涯:那好,這個事情就這么定了。另外小李你的任務是盡可能把這個消息推廣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小李:好的。

伊天涯:好吧,那這樣我把各大旅游公司分店交由你來管理。散會吧。

第四十幕 日/外

  地點:鹿城魚市 人物:羅斯柴爾德家族派來的調查人員 胖嬸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您好,我是國外記者,想了解一下伊天涯這個人。

  胖嬸:我有點老了,你這鳥中文聽不懂啊,慢點說!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我是記者!

  胖嬸:哦,記者啊,有啥事?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您知不知道這條街以前有個叫做伊天涯的男人?

  胖嬸:伊天涯?別跟我提她,倆口子不是什么好東西,大義滅親的玩意!說說就來氣?如果你們記者順著小伊的成功來查他如何白手起家的,不好意思,無可奉告!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這不是我們的目的,剛剛你說他們夫婦大義滅親?何以見得?

  胖嬸:怎么?你感興趣?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對!我就是來挖他黑料!然后報道出去!

  胖嬸:嗯~~(思考片刻)好,過來坐下吧,我跟你們聊聊!

  他們夫婦當年啊,為了自己的利益,把同鄉的酒店都舉報了,連伊天涯的老丈人都沒放過,把自己的老丈人逼瘋,親手送進監獄,你說,多狠毒得人才能辦出這種事來?!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老丈人?

  胖嬸:就是他老婆的爹,許鹿的爸爸!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這可真狠啊!(偷笑)

  這時胖嬸的男人走了過來

  胖嬸老公:生意還做不做了!不賣就算了,還在這跟兩個外國人聊天,你懂得人家說什么?!快去干活!

  胖嬸:什么啊!他們是國外記者!會說中文。

  胖嬸男人:你可厲害了,還和記者拉上了,說啥了。

  胖嬸:他們來問問伊天涯的事。

  胖嬸男人;老娘們嘴就是不掩飾,什么話也說,這是記者啊!你也真敢說,(轉頭對調查人員說)行了行了,問的差不多了,走吧走吧。

  調查人員相視一笑,點了點頭:謝謝,打擾了。

(調查人員走的時候,拍了很多魚市附近垃圾場的照片)

第四十一幕 日/內

  地點:某報社 人物:安娜 皮爾特

  皮爾特:Oh, dear, what are you busy with?(翻譯:哦,親愛的,在忙什么呢?)

  安娜:Oh, Pelt, dear, you are here.(翻譯:哦,皮爾特,親愛的,你來了。)

  皮爾特:What are you busy with?(翻譯:在忙什么呢?)

  安娜:I have to sort out these damn newspapers and write three reports in the afternoon.(翻譯:我要把這些該死的報紙都整理出來,下午還要寫三片報道。)

  皮爾特:I have a chance to make a fortune here. Do you want to consider it?(翻譯:我這里有一個發財的機會,你要不要考慮考慮?)

  安娜:What a good thing?(翻譯:是什么好事?)

  皮爾特:In all the newspapers published the news board tomorrow, things are after, you can get the Rothschild family $ 5 million reward.(翻譯:在明天所有的報刊上登刊這則消息,事成之后你能得到羅斯柴爾德家族五百萬美元的酬勞。)

  安娜:Are these messages true?(翻譯:這些消息屬實嗎?)

  皮爾特:You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these, and all the consequences are borne by the Rothschild family.(翻譯:這些你不用擔心,一切后果有羅斯柴爾德家族承擔。)

安娜:Don't worry, dear, I promise that the headlines of all newspapers tomorrow will be this news.(翻譯:放心吧,親愛的,我保證明天所有報紙的頭條都是這則消息。)

第四十二幕 夜/內

  地點:家中 人物:伊天涯 許鹿

  電視機:這些食品嚴重的變質,肉制品嚴重腐爛,他們來自哪里?中國。這個集團的中國名字叫鹿崖集團他們很卑鄙而且他們的類長期使用違禁類激素食物我強烈建議,我們應該嚴格抵制這類食品,對中國的相關產品進行調查

許鹿:我馬上召集公司高層開會。

(9)

第四十三幕 日/內

  地點:主角公司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公司懂事

  伊天涯:我發給你們的資料你們都看了嗎

  許鹿:關于近日各大媒體爆出的我們集團食品安全的質量問題,甚至在業內,有人還挖出了我倆的家事,大肆宣傳,妖言惑眾,這可不是普通的商業攻擊,這是想從心理上擊垮我們,一定要查出來!!

  伊天涯:許鹿你先冷靜一下,這件事被翻出來還亂改版本,我們都很氣憤,不過大局著想,我們要先安穩號公司,至于人身攻擊我會讓人去調查。

  小陳:我建議我們的水產降價處理掉

  小張:許總,是不是要先開一下新聞發布會,澄清一下我們的產品沒有問題?你們的私事只是業內知道,我會安排人去下面暗中調查。

  小李:我建議暫時放棄食品類項目,等待時機

  伊天涯:暫時放棄等待時機,然后呢

  許鹿:然后召回所有食品,水產生產線停工停產。

  伊天涯:我現在非常理性的在想這個問題。昨天我想了一晚上,但是很不幸,你剛才講的這些都沒用,都是錯的。

  許鹿:那你講講什么叫對的

伊天涯:我們缺乏自己的特色跟特點,我們總是把自己局限在一個格局里,我們要想辦法跳出來。只有說我們打破自身的牢籠,敢于創新,不在循規蹈矩才能取得成功。

第四十四幕 日/內

  地點:公司接待室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吳總 蒙西特 科波拉 山姆 大衛

  吳總:伊董,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現在的情況我真的不想冒這個風險,我現在真的……總之一句話,賠本的買賣我是不回去做的,您另請高明吧。

  伊天涯:吳總,你聽和我說咱們這個情況日后會好起來的嘛,你還不相信我伊天涯?這些年經歷的大風大浪多了,不都挺過來了嗎。

  吳總:可現在不一樣,這是全面性的危機,而且……。

  伊天涯:而且什么?

  吳總:江湖上風言風語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大義滅親這總事,誰也害怕啊!

  伊天涯:這種事你也信,唉,你們呢,也都是取消合作的?

  蒙西特:對不起,伊董,這次不管你們是被害也好,真的也罷,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勢利太大了,沒有人會跟他們作對,除非他瘋了。

  科波拉:這并非是我們的膽小,我想陳董你也應該知道,羅斯柴爾德家族不僅在歐洲乃至在全球都是金融寡頭。

  山姆:如果有人想跟羅斯柴爾德家族作對,那么他很快就會破產的。歐洲各個集團幾乎都有他們的身影,他們的集團強大到你無法想象,對不起我真的不能跟你們合作。

  大衛:我想您應該知道海科集團上個星期破產了,只是因為他們的董事長說的一句話得罪了羅斯柴爾德,第二天,他們所有的供貨商與分銷商分分取消了跟海科的合作,銀行也拒絕為他們提供貸款,連之前為他們做廣告的公司也刪除了所有與他們公司相關的廣告。

  許鹿:可是……

  伊天涯:小鹿,算了讓他們走吧。

  許鹿:那我們怎么辦。

  伊天涯:大難臨頭各自飛,這種合作人也沒什么意義。這個公司的董事長還是我吧?我以董事長的名義命令你解除跟他們的一切合約。

  科波拉:I‘m sorry.

吳總:對不住了兄弟,你自己保重吧。

第四十五幕 日/外

  地點:機場 人物:伊南濱 方玲玲

  伊南濱:玲兒,你真打算去美國啊。

  方玲玲:對呀,我答應我爸了,沒辦法,我必須要去。而且……你也知道,普林斯頓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不是一般人能拒絕的,我也是一般人嘛。

  伊南濱:可是,你這一去就是五年啊。

  方玲玲:放心,人家會想你的啦。

  伊南濱:玲兒,我舍不得你。

  方玲玲:人家也舍不得你。要不你跟我一起去美國吧。

  伊南濱:現在不行,我爸媽的公司遇到了危機,我必須留下來幫助他們渡過難關。

  方玲玲:那你要答應人家,每天要跟人家視頻聊天半個小時,不行一個小時。

  伊南濱:好,我答應你,莫說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都行。

  方玲玲:給。

  伊南濱:這是什么?

  方玲玲:笨蛋,這是沙漏啊。

  伊南濱:你給我沙漏干嘛?是告訴我沙子漏完了你就回來?

  方玲玲:哎呀,笨死了你,哪有這么快呀。這個沙漏里面裝的是黑云母?

  伊南濱:黑云母?那是什么?

  方玲玲:你看他閃閃發光的,像不像金子呀。

  伊南濱:是挺像的呀。

  方玲玲:我小時候以為沙子里的金色物質是金粒,所以決定要收集它們,后來才知道這不是金粒是黑云母。但誰在乎它是不是金粒呢?只是有一個單純的目標罷了。

  伊南濱:是啊,現在我寧愿回到那個單純的時期可惜回不去了。

  方玲玲:你知道嗎?它又有另一個名字叫愚人金,就是騙你這種大傻瓜的。

  伊南濱:讓你說我傻。(撓方玲玲癢癢肉)

  方玲玲:啊,好了你。

  伊南濱:說伊南濱是大天才,方玲玲是大傻瓜。

  方玲玲:我說我說,方玲玲……是大天才,伊南濱是……小傻瓜

  伊南濱:好啊你,我這次非要讓你嘗嘗我的厲害!

  方玲玲:啊,討厭死了你。

  地點:機場人物:方玲玲伊南濱

  方玲玲:諾,小濱子,給本宮拿好了。

  伊南濱:zhe~

  方玲玲:我發現你還真有當太監的潛質。

  伊南濱:我要真成了太監,你怎么辦?

  方玲玲:切,稀罕。你要真成了太監,我就去找一個比梁朝偉還帥的帥哥。

  伊南濱:就你,也就找個曾志偉這樣的吧。

  方玲玲:看來你承認你長得像曾志偉了。

  伊南濱:像我這么相貌堂堂文武雙全經天緯地的奇才,放古代肯定是皇上,起碼也是個大將軍。

  方玲玲:我跟你說個正事。

  伊南濱:你還有正事?今天在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方玲玲:這沙漏里面的黑云母,是我從沙灘的沙子里挑出來的。可惜我沒填滿,這個沙漏就送給你了,你答應我,把這個沙漏裝滿。等你什么時候裝滿了,我就回來了。

  伊南濱:這么變態的事……好吧我答應你。

  方玲玲:要從沙子里一粒一粒的挑哦,不許偷懶。做一個只屬于我的愚人。

  (廣播)前往美國紐約的乘客請注意:您乘坐的MU7766次航班很快就要起飛了,還沒有登機的乘客請馬上由3號窗口登機,這是MU7766航班最后一次登機廣播,謝謝!

  方玲玲:我要走啦,再見。

  伊南濱:你多保重,我有機會就去看你。

方玲玲:(大喊)記住,要每天想我一千遍!

(10)

第四十六幕 日/外

  地點:主角公司樓下 人物:伊南濱 保安

  伊南濱:保安,給本少爺把車停到地下車庫去。

  保安:哎呦,伊少爺,又換車了。

  伊南濱:你他媽那來那么多廢話,本少爺換車需要向你這個臭保安請示嗎?

  保安:是是是,伊少爺您教育的是,我這就給您停好車去。少爺,您這車檔在哪?

  伊南濱:我說你瞎呀是不是?這不在哪掛著的嘛,沒看見嗎?

  保安:哎呀,這豪車就是好啊,連個檔都設計的這么清新脫俗。

伊南濱:小心點開,刮掉漆你這輩子也賠不起。

第四十七幕 日/內

  地點:主角家 人物:伊天涯 許鹿 伊南濱 李姨

  李姨:小濱回來了,半年不見這小伙子是長得越來越俊了。

  伊南濱:李姨你怎么回事?我跟你說多少遍了,你怎么就是記不住,門口一定要放鞋套,不然把我家地板踩臟了怎么辦?

  李姨:對不起啊,小濱,我這年紀大了記憶力有點不好。

  伊南濱:你要是年紀大了就回家養老去吧。

  許鹿:小濱,你怎么說話的,快給李姨道歉。

  伊南濱:憑什么呀?她就是咱家的一個保姆,憑什么我給她道歉?

  李姨:沒事,小濱畢竟是孩子,說兩句怎么了。

  許鹿:沒大沒小的,還有,你這是染的什么發型?快去給我洗了,不然等會你爸會來了,又要說你。

  伊南濱:哎呀,媽你懂什么,這叫藝術。

  許鹿:就你這樣畫的跟非洲食人族似的還叫藝術,小小年紀你就不學好,弄什么呀這是,烏七八糟的。

  伊南濱:哎呀,媽你煩不煩,天天叨叨叨沒完沒了。

  許鹿:你這孩子怎么不聽話呢,你去不去?

  伊南濱:不去!(起身上樓)

  許鹿:行,可別說我沒告訴你,待會你爸回來說你我可不管啊!

  伊天涯:小鹿,我回來了。

  許鹿(對伊天涯):小濱回來了。

  伊天涯:是嗎?。回來也不跟我說一聲,這臭小子。小濱,小濱。

  許鹿:在樓上睡覺呢。改革的事,你打算怎么辦?

  伊天涯:我準備過幾天跟小張去趟歐洲,看看當地的特色酒店是怎么設計的。這就叫師夷長技以制夷。

  許鹿:哎我跟你說,我前幾天……

  李姨:小濱,小濱開飯了,下來吃飯了。

  伊南濱(在房間里喊):哎呀知道了,你能不能別吵吵了。

  李姨:要不然等會飯都涼了。

  許鹿:李姐,你別管了,咱們先吃咱們的,待會他餓了,他就自己下來。

  伊天涯:這臭小子,現在怎么學的這么沒規矩了?

  許鹿:行了,吃你的飯吧。

  (伊南濱走下來吃飯)

  伊天涯:等會等會,我讓你吃了嗎,你是誰啊?

  伊南濱:爸,你沒病吧?媽,我爸是不是傻了?

  伊天涯:臭小子,你給我站起來!

  伊南濱:干什么呀你這是,吃錯藥了?

  許鹿:怎么跟你爸說話的,沒大沒小的。

  伊天涯:你看你現在打扮的像個什么?你這頭發染的跟屎一樣,還有這衣服,有好衣服不穿,非要穿的破破爛爛的,像乞丐一樣?丟人現眼。

  伊南濱:爸,你懂什么呀,我這叫殺馬特。

  伊天涯:什么殺馬特殺牛特的,我看就是三觀不正,歪風邪氣。把頭發給我弄干凈了在吃飯。

  伊南濱:老頑固。

  伊天涯:我問你,你是不是又換車了?

  伊南濱:是,怎么了。我真想和你說呢……

  伊天涯:說什么說,還怎么了,上學的時候,你一個學期換一輛車,這都換了多少輛了?又不是壞掉了,你這是鋪張浪費!你能不能節儉一點,我看你真是好日子過多了,沒過過窮日子真該讓你去山區里吃幾天苦。

  伊南濱:就那幾輛破車才幾個錢呢,我還想換蘭博基尼呢。

  伊南濱:上了這么多年學,怎么做人沒學會,倒是學會攀比了。今天你怎么跟你李姨說話的我就不說你了,你知道我今天回公司,保安怎么說你的嗎?說你一點家教都沒有!你真是給我丟臉。

  伊南濱:說到底,你還是為了你自己的面子。

  伊天涯:你!

  伊南濱:不就是個看大門的嗎?看他不順眼,直接讓他滾蛋不就得了

  伊天涯:混帳!勞動人民怎么了?你不要瞧不起勞動人民,當年你爸我也是靠賣咸魚起家的,沒有勞動人民,誰來建設我們的祖國,臟活累活誰來干?沒有他們你怎么能在這里坐享其成?老話說得好,吃水不忘挖井人,你不要以為你今天做到這個位置上就可以自以為是,人人都是平等的,沒有人生下來就是王侯將相,永遠不要瞧不起任何人!

  許鹿:天涯,你消消氣。喝口水。

  伊南濱:我不吃了,你們吃吧!

  許鹿:小濱,小濱!

  伊天涯:你別管他,餓死拉到。

  許鹿:兒子剛回來,你看你弄得。

伊天涯:你看他現在都成什么樣子了?在不管管他他就真要無法無天了!

第四十八幕 夜/內

  地點:伊南濱臥室 人物:伊南濱 方玲玲(電腦)

  伊南濱:煩死了,今天我第一天回家,就被我爸媽按著一頓懟,這他們眼里,我永遠沒出息,他們從來都沒有瞧得起我過。

  方玲玲:伊南濱!

  伊南濱:怎么了,玲玲?

  方玲玲:你怎么又把頭發染成黃色了,哎呀丑死了!

  伊南濱:好好好,玲玲你別生氣,我這就去把頭發洗了。這下可以了吧?

  方玲玲:頭發是可以了,可是衣服呢?衣服是用來遮體和避寒的,可以穿成這樣,既不能遮體也不能避寒,你穿這身衣服的意義在哪里?

  伊南濱:那好,我換一件。(脫下衣服)

  方玲玲:啊!你干什么!(捂住眼睛)

  伊南濱:這件可以了嗎?

  方玲玲:換。

  伊南濱:這件呢?

  方玲玲:換

  ……

  伊南濱:這件總可以了吧?

  方玲玲:還行。

伊南濱:這可是我除了校服跟西服外最正式的衣服了。

第四十九幕 夜/內

  地點:主角辦公室 人物:伊天涯 小張 許鹿 小李等人

  伊天涯:小張,來了。

  小張:董事長,您找我什么事?

  伊天涯:你去定兩張去歐洲的機票,準備一下,下周跟我去歐洲。

  小張:兩張機票,就我們兩個人。

  伊天涯:對啊,有什么不妥嗎?

  小張:董事長,您干嘛去啊,

  伊天涯:我準備私下里去歐洲的一些著名酒店實地考查一下,學習設計一些特色酒店。打著公司董事長的旗號去,人家就會知道你是來偷師學藝的,恐怕會給你留一手。

  小張:微服私訪,董事長可真有你的。

  (小李等人推門而入)

  小李:伊董事長!

  許鹿:喲,小李怎么來了啊,調查的怎么樣了。

  小李:許總!這次我就是匯報的,這是我派去調查的員工和南國都市報的記者。

  許鹿:來坐下吧!李媽!沏壺茶!

  李媽:好嘞!

  許鹿:天涯,過來,小李來了,要匯報工作了。

  伊天涯過來坐下:調查的怎么樣了?(歪頭看到了記者晨露)喲,這不是那次采訪我的記者么(笑),你也來匯報工作?你可不是我的員工啊,哈哈哈。

  記者晨露:伊董事可真會開玩笑,我這次來是因為這樣,當時我聽說你們的風言風語之后,小李接著找到了我,要我去調查這件事,由于采訪過您,感覺不是您這樣的人怎么會辦出這種事,所以就接下了,一定要去查個水落石出。

  伊天涯:那可真是謝謝你的信任,你調查出什么來了沒有。

  (此時茶上了,一人一茶碗。)

  晨露(喝了口茶):這茶還真不錯!

  許鹿:這可是鷓鴣茶,肯定好喝啊。

晨露;那我也不賣關子了,直接說了

(11)

第五十幕 日/外

  (回憶地點魚市)

  晨露走到魚販攤子:你好,我是記者,我來問一下這漁業行情最近怎么樣?

  魚販A;還能怎樣,你們記者消息應該比我們還靈通才對吧,前幾天電視上報道的咸魚事件,波及到了大片鹿城海業,我們這些賣魚的也跟著遭了罪。

  晨露:您在這從事賣魚多久了呢,看您年紀不大。

  魚販A:我也就幾年吧,那邊那個胖乎乎的女人,他們一家在這里時間長,你有事可以去問她。

  晨露:好,謝謝。

  晨露走到胖嬸攤前:您好,我是記者,我來。。。

  胖嬸:記者,怎么又是記者?走開走開,我家男人不讓我亂說話。

  晨露:難不成之前還有采訪你的記者?

  胖嬸:嗨,兩個外國人,非得來問伊天涯的事,當時我還想這伊天涯怎么都名聲到國外去了,,,,,

  胖嬸男人:怎么又閑聊開了,干不干活了,我就不信了這次難不成還來了個記者?

  晨露:你好,我是南國都市報的記者。。

  胖嬸男人:呵,別在這蒙我,上次那倆記者騙得了你胖嬸,可騙不了我,兩個外國記者會單獨跑到這里來,采訪我們這些魚販子?五大三粗的一看就不是記者。你。

  (說完晨露拿出來記者證):這是我的記者證,請過目。

  胖嬸男人(半信半疑的接過來看了一眼):呵,還真是個記者,那你是個真記者,那我問一下,你來采訪我們,你們報社不來人拍個采訪照片?你自己來這不是這回事啊,幾個意思啊?

  晨露;呀,叔叔您還挺厲害的,不瞞您說,我這次來的目的,是為了了打聽一個事。

  胖嬸男人;什么事,你說。

  晨露;是關于幾十年前伊天涯和許鹿父親那件事。

  胖嬸男人:這種事還是有什么好說的,雖然伊天涯辦了那種事,但是我告訴你,他倆是我們這出去的,你們要報道他們一個不字,我們可不同意。

  晨露:這我算看明白了,上次那倆人真的是假記者,來套嬸的話呢,胖嬸啊,你上次跟他們說啥了?

  胖嬸:我就把這事跟他們說了。

  晨露:這事到底什么情況我還不知道呢,那么叔叔您給我說下吧。

  胖嬸男人:剛才話跟你說了,你可別騙我們,也來套我們的話。

  晨露:我們是大報社,真要您說,我們的報道絕對不會出現偏差。

  胖嬸男人:那我說了,其實是這樣的。當時許鹿他爸爸是開酒店的,欠人家工錢,酒店內部還宰客,伊天涯有個關系特別好的朋友是個公務員,廖明軒,伊天涯和許鹿就把他爸舉報了。在抓許父的時候,許父一時沖動把人家打傷了,就住院了。(縮寫版)

  晨露:原來如此,胖嬸,您上次可不是這么說的吧。

  胖嬸一時無話可說。

晨露:謝謝叔叔,您這次可幫了伊天涯大忙了。

第五十一幕 夜/內

  (回到現實)

  伊天涯:原來是胖嬸啊,沒想到這么多年他還記恨著我們。

  許鹿;事情清楚了就好,我們也不要去追究這些事了。

  伊天涯:媳婦這次冷靜了啊。

  許鹿;我什么時候不冷靜了。

  伊天涯;好好好你冷靜,對了,晨露記者謝謝你,這是先不要報道出去,等我們公司公關問題解決了,一塊報道出去。懂么?

  晨露記者;好的,伊董真是深思熟慮啊。

伊天涯:哈哈,別在這拍我馬屁了,喝茶喝茶。對了,你們吃飯了沒,來來來一塊吃點。

第五十二幕 夜/內

  地點:伊南濱房間 人物:伊南濱 方玲玲(電腦)

  方玲玲:其實我覺得你父母說你也是對的,人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永遠不要貶低或者瞧不起一任何個人。如果沒有清潔工,我們的街道誰來打掃?沒用農民誰來種糧食?曾國藩有句話說得好“職業只有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伊南濱:你說的挺有道理的,我明天就去給他們道歉。

  方玲玲:順便也給你父母道個歉。

  伊南濱:就他倆?開什么玩笑。

  方玲玲:如果你連給與你生命,養育了你二十多年的父母都不愛,你憑什么說你愛我?

伊南濱:那好,我這就給他們道歉去。

第五十三幕 日/內

  地點:瑞典斯托拉酒店 人物:伊天涯 小張 侍者

  服務員:早上好,先生。歡迎光臨我們酒店,請問有什么能幫到您的?

  小張:您好,我們要入住您的酒店。

  服務員:請問您有預定嗎?

  小張:抱歉,并沒有。

  服務員:請問這次您住多少天?

  小張:兩天。

  服務員。請把您的護照和信用卡交給我,辦完入住手續后我會馬上歸還給您。請問您是分開付押金還是一起付呢?

  小張:一起付

  服務員:這是您的房卡和早餐券,請您在這里簽上名字并留下聯系方式。謝謝您的配合!這是回您的護照和信用卡,現在可以上房了。希望您能在這里生活愉快!

  小張:打擾一下,您能為我們介紹一下這個餐廳嗎?

服務員:好的,您稍等。斯托拉餐廳坐落于瑞典Umea北部的Bothnia海灣,是一家具有悠久歷史的老酒店,過去還是曾被海水侵染過的顏色,受到城市傳統航海的啟發,設計師賦予了酒店全新的面貌,精致碰撞粗糙……我們用不同顏色的綢緞裝飾天花板,試圖營造出大海底部與藻類的顏色……反差是整個設計概念,這里也體現了對手對冒險的渴望……

第五十四幕 日/內

  地點:巴黎銀塔餐廳 人物:伊天涯 小張 服務員

  小張:女士您好,打擾一下,您能幫我們講述一下這家餐廳的故事嗎?

  服務員:很高興為您服務,這座餐廳的前身是英國咖啡屋,是由1582年法國國王亨利三世的侍從開辦的。您可以在這里可以望見圣母院與西堤島的壯麗景觀。因其石塔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由此得名“銀塔”。這就是最初的銀塔餐廳。銀塔的裝潢是路易十六宮殿式,金碧輝煌中不失浪漫。

  1867年巴黎世界博覽會開幕。6月7日德國威廉一世,沙皇亞歷山大二世、三世在聽完歌劇后來此用餐。這就是有名的“三皇帝晚宴”。這是法國作家巴爾扎克的畫像、那是德國首相俾斯麥、這個是俄國歌唱家夏里亞賓(指房間里掛的畫像)……血鴨是餐廳名菜,風味奇特,食之齒頰留香,堪稱美味之最。

英國王愛德華七世是最早來吃鴨子的腕級名人,他吃的鴨子編號為328號;喜劇大師卓別林為253652號;影星伊麗莎白·泰勒是579051號……

第五十五幕 日/外

  地點:瑞士斜崖酒店 人物:伊天涯 小張 服務員

  服務員:酒店擁有170余年歷史,坐落在雄偉壯麗的阿爾卑斯山中的森帝斯峰峰頂。哦,你在干什么?

  伊天涯:是這樣,我朋友沒到一處酒店,都喜歡把當地的故事記錄下來,留作紀念。

在這里,您能體驗到美麗的風景和懸崖邊帶來的心靈震撼,您可以在陽臺上一覽山中的美景,酒店所有食材都是當地提供,您可以品嘗到瑞士薯餅,當地特有的阿彭策爾啤酒和威士忌香腸。希望您能在這里生活愉快!

第五十五幕 夜/內

  地點:羅斯柴爾德家 人物:羅斯柴爾德 艾爾

  艾爾:Mr. Rothschild, according to reliable information, the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Association is preparing to visit Sanya.(翻譯:羅斯柴爾德先生,根據可靠情報,國際食品安全協會準備赴鹿城考察。)

  羅斯柴爾德:You know what to do,once money is in place, the bad words will disappear.(翻譯:你知道該怎么做,金錢一旦作響,壞話戛然而止。)

  艾爾:I understand, sir.(翻譯:明白了,先生。)

  羅斯柴爾德讓艾爾走到他的身邊,并讓艾爾將耳朵貼到他的嘴邊

羅斯柴爾德:No, I don't mean this, what I want to say is...(翻譯: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說的是......)

第五十六幕 日/外

  地點:鹿涯集團總部 人物:許鹿 皮特 伊南濱 公司職員,郭局長,當地政府官員,皮特考察團成員

  郭局長:許總,這伊董去哪了?

  許鹿:天涯他去歐洲考查了。

  郭局長:哎呀,這么重要的場合他竟然不在,這可怎么辦。

  伊南濱:郭伯伯您放心吧,我爸不在,還有我呢,您就放100個心吧!保證沒什么問題的。

  郭局長:許總,等會外賓來了,進場實地考察政府是沒法干預的,到時候還得靠你們自己。

  許鹿:郭局長您放心就好,我們集團生產的產品都是經過嚴格質量檢驗的,絕對安全!

  某甲:郭局,外賓來了。領隊的是波蘭人皮特,國際食品安全協會會員。

  郭局:大家都做好準備,準備迎接外賓,這件事關系的我們鹿城乃至中國的企業形象,千萬不要掉以輕心

……

(12)

  郭局長:這位是皮特先生吧?我是鹿城市食品藥品監督局的局長郭躍。

  皮特:郭先生您好,很高興認識您,我叫皮特,是這次赴鹿城考察團的團長,我這次來是要對鹿崖集團旗下生產的食品進行抽樣調查,其次是對鹿城市其他企業生產的食品也進行調查,希望您能配合我們的工作。

  郭局長:了解了解,這位就是鹿崖集團的總經理許鹿。

  許鹿:皮特先生,你好。

皮特:你好,許女士。

第五十七幕 日/內

  地點:鹿崖集團工廠內 人物:許鹿 伊南濱 皮特考察團 公司職員

  皮特:NO,NO,NO,你們不能進入,請你們配合我們的工作。

郭局長:好吧。

  皮特:Conducting a sample survey of these foods being packaged and produced. The current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Inspection Association issued new standards as a benchmark. Including food pickled class. Don't omit the food that has been packed, open the box and check it. They breed aquaculture and conduct tests on water, including bait.(翻譯:對這些正在包裝和生產的食品進行抽樣調查檢驗,以目前國際食品安全檢驗協會出臺的最新標準為基準,包括腌制類的食品。已經包裝的食品也不要遺漏,開箱檢查。還有他們養殖的水產,對水進行化驗,包括魚餌。)

皮特:謝謝你們,經過檢驗,你們的食品不存在任何問題。

第五十八幕 日/內

  地點:鹿崖集團會議室 人物:艾爾 許鹿 伊南濱 眾人 郭局長

  皮特:哦,上帝啊!那個個公文包里除了裝著這次化驗的所有結果,還有半年以來我們考察團所有的資料。我希望你們能盡快找到它,不然后果將是你們無法承擔的。

  郭局長:皮特先生,你先冷靜一下,我們已經報警了。

  皮特:我怎么冷靜,這個東西對我太重要了。上帝保佑,一定要把這個東西找回來。

  郭局長:現在皮特懷疑這個東西是我們偷的。

  某乙: Mr. Peter, Landon disappeared.(翻譯:皮特先生,蘭登不見了。)

  皮特:哦,上帝。你們不能這樣做,我警告你們,如果蘭登和資料出了意外,整個中國的食品將會受到信譽危機!

許鹿:必須趕緊找到,不然誤會會更深的。

伊南濱:打擾一下,皮特先生。蘭登是不是一個穿紅色夾克黑色褲子黃色頭發的男子?

皮特:是的,你見過他?

第五十九幕 日/內

  【回憶地點:公司走廊人物:蘭登伊南濱

  蘭登: Oh, the old man, rest assured, I got.(翻譯:哦,老伙計,放心吧,資料我弄到了。)

  手機: Well done, at 3 o'clock in the afternoon, Luhuitou Park, statue under the joint.(翻譯:干的不錯,下午三點鹿回頭公園,雕像下接頭)

  蘭登: Luhuito?(翻譯:鹿回頭?)

  手機:Yes!】

  伊南濱:你丟失的資料是不是裝在一個黃色牛皮紙袋里?

  皮特:對。

  許鹿:你去哪?

  伊南濱:蘭登三點要去鹿回頭公園跟別人接頭!

郭局長:我去通知警察局

第六十幕 日/外

地點:中央公園 人物:艾爾 許鹿 伊南濱 眾人 警察

(伊南濱發現蘭登正在跟一個人接頭)

  伊南濱:站住!

  蘭登:糟糕,被發現了!快跑!

  警察:別動!舉起手來!

  艾爾Oh,sh!This time it's planted!(哦,媽的!這次是栽贓!)

  皮特(從趕來的車上下來):伊,伊你在哪里?

  警察:您好,皮特先生。我們已將您的文件追回,盜竊文件的犯罪嫌疑人已經抓捕歸案了。

  皮特:哦,感謝上帝。謝謝,中國警察的辦案效率真是令人欽佩,沒想到你們這么快就破案了。

  警察:這多虧了伊南濱同志的幫助,是他及時告知了我們犯罪分子的街頭地點。

  皮特:伊,謝謝你。

  伊南濱:應該的。

  皮特:Oh,Langdon,Ich habe nicht gedacth,dass sie。(哦,蘭登,這是為什么)

  蘭登:Tut Mir leid Pete。(對不起,皮特)

  皮特:Warum tust du dir das an?(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蘭登:Ich wur zu DEM tianya。(我受到了伊天涯的指示)

  伊南濱:皮特先生,請你相信我們,如果真是我們做的,我會幫你把文件追回來嗎?

  皮特:Who are you?(你是誰)

  艾爾:I'm an employee of the deer cliff group。(我是鹿涯集團的員工)

  皮特:You don't want to cheat me,do you think I'm a fool?(你當我是傻子嗎?)

  警察:對不起,皮特先生。請您保持克制,犯罪嫌疑人我們還要帶回去審訊,希望您能配合我們的工作。

皮特:OK!

第六十一幕 夜/內

  地點:新聞發布會現場人物:皮特眾記者

  皮特(英) Ladies and gentlemen.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coming. At today’s press conference, I want to announce the inspection report of the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Association on food safety issues in Sanya, Hainan Province,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fter our month-long field trips, including the sampling of food, the testing of liquid substances. The food produced by most companies in Sanya is qualified, and this time the key investigation of Luya Group, all products produced by it comply with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inspection standards. They farmed fish did not eat any hormone drugs. As for the fish, it is the Chinese people since ancient times to one storage method of meat, marinated law. In addition to excessive salt content, and there is no harm to the human body ......(翻譯:女士們,先生們。非常感謝大家的到來,今天的新聞發布會上,我要宣布國際食品安全協會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濱海省鹿城市食品安全問題的考察檢驗報告。

  經過我們為期一個月的實地考察,包括進行食品的抽樣檢驗,液體類物質的化驗。鹿城市絕大部分企業生產的食品都是合格的,而這次重點調查的鹿崖集團,其生產的所有產品均符合國際食品安全檢驗標準,他們養殖的水產品并沒有食用任何激素類藥物。

至于咸魚,那是中國人民自古以來對肉類食品的一種保存方法,腌制法。除了食鹽含量過多以外,對人體并沒有任何危害…… )

Also by today’s press conference, there is one thing I want to disclose to everyone: A few days ago, our inspection report was stolen. With the help of the Chinese police, the stolen documents were successfully recovered. After investigation by the Chinese police and Interpol, It was determined that the incident was committed by the Rothschild family. The criminal, Al Durant, is the group’s “Intelligence Collection Section Specialist”. After police investigations, it was confirmed that the department was used by the Rothschild family to use unfair competition to steal commercial competitors. Economic rules that seriously jeopardize market fairness...(翻譯:另外今天借著這次新聞發布會,有一件事情我要想大家披露:幾天前,我們考察團的檢驗報告遭到失竊,在中國警方的幫助下,成功追回了失竊的文件,經過中國警察和國際刑警組織的調查,確定了該事件系羅斯柴爾德家族所為,犯罪分子艾爾·杜蘭特系該集團“情報收集科特派員”,經過警方調查,確認該部門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用來使用不正當競爭手段竊取商業競爭對手的,嚴重危害了市場公平的經濟規則……)

(13)

第六十二幕 日/外

 地點:機場人物:伊天涯許鹿伊南濱廖欣然小張

  伊南濱:爸,張叔叔。

  小張:嫂子,小濱。

  廖欣然:伊叔叔。

  伊天涯:哎,欣然來啦,你爸爸呢?他沒跟你在一起嗎?

  廖欣然:我爸去省里開會了。他特地吩咐我跟您說從省里回來一定要找您談話。

  伊天涯:大領導找我談話,我可不敢不去。頭上這撮黃毛終于洗掉了。好端端的黑發不要非得染個黃毛,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像什么樣子嘛。

  許鹿:那天你跟小濱吵完架,第二天他就把頭發洗了,衣服也換了。連對人的態度都改了,李姐一直夸他呢。

  伊天涯:是嘛,我就說嗎,我兒子怎么可能會差。可是我還是不明白,你說怎么變化這么快。

  廖欣然:我知道,我知道。是因為玲玲姐。

  許鹿:玲玲?玲玲是誰?

  伊南濱:欣然你別亂說。

  廖欣然:我才沒亂說呢,那天晚上他跟玲玲姐聊了一晚上的QQ,第二天早上起來就跟換了個人一樣。

  伊南濱:你怎么知道的?

  廖欣然:玲玲姐告訴我的。

  許鹿:我說你怎么把自己關在屋里一天不出來,原來是和女孩聊天呢。哎,那小女孩長得怎么樣,什么時候讓媽也見見?

  伊南濱:媽,你別聽她胡說。

  廖欣然:我才沒有胡說,玲玲姐長得可漂亮了,您見了絕對喜歡。

  許鹿:是嘛。

  伊南濱: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賣了。

  許鹿:欣然,你呢,你打算什么時候領個小帥哥回來啊?

  廖欣然:再等等吧,人家現在還沒想好呢。

  伊南濱:得了吧,就她這樣的還能嫁的出去?

  許鹿:胡說。

  伊天涯:我這次去歐洲發現啊,他們那很多酒店……

  許鹿:打住打住,工作上滴事公司里說,一個多月沒見你了,我都想你了。

伊南濱/廖欣然:咦~咦~咦~

第六十三幕 日/內

  地點:公司會議室 人物:伊天涯 許鹿 伊南濱 眾董事

  伊天涯:這次歐洲之旅真是不虛此行,收獲還是蠻多的。大致概括為兩個方面,一個是特色,一個是名氣。像瑞士斜崖酒店,建在山坡上,既能品嘗特色美食,還能欣賞山間美景,還有樹屋酒店,把房子跟自然結合再一起,的確是奇思妙想。在比如,銀塔餐廳,他主打的就是名人明星到他的餐廳吃飯而文明,像英國女王喜劇大師什么的。名氣的另外一種就是自身的名氣,像這個國際五星鉆石獎那是服務業的頂級榮譽,如果說我們能取得這些榮譽,那對我們集團未來的發展是不言而喻的。

  許鹿:那伊董的意思是。

  伊天涯:我準備把計劃分為三部分,小張,我們之前建的賓館和娛樂場所,重新修建,你給我絞盡腦汁想辦法使每一家酒店都有特色。

  許鹿:我反對,你考慮過會損失多少資金嗎?

  伊天涯:損失的錢是可以掙回來的,這些酒店如果不改變,就是毫無價值的廢物。

  伊南濱:我支持伊董的觀點,我們不能抱殘守缺,要學會勇于出擊。

  許鹿:可是……

  伊天涯:好了,沒有什么可是的,我是公司董事長,我已董事長的名義命令你們去執行。

  許鹿:伊天涯你這是獨裁!

  伊天涯:哎,我今天還就獨裁了,我是公司最大股東我有權決定公司的重大方案。

  某甲:伊董,我剛才粗略估算了一下,我們大概要損失……

  伊天涯:如果你不想失去這份工作,請你把嘴閉上。OK?

  許鹿:有你這樣當董事長的嗎?

  伊天涯:我們再說第二個計劃,小李你作為公司宣傳部經理,想辦法邀請各個地區的名人明星前往住宿,不惜一切代價。

  許鹿:我不舒服,先告辭了。

  伊南濱:媽?

  許鹿:叫許總。

  伊南濱:許總。

  伊天涯:好了,不要管她,我們繼續開會。

  伊南濱:伊董

  伊天涯:我說的話你沒有聽見嗎?小陳,你負責代表公司參加本年度“國際五星鉆石獎”選拔,另外順便拿下“iTQi”的獎章,記住,不惜代價!

  小陳:明白。

  伊天涯:我目前想到的就這些,大家可以補充。

  伊南濱:伊總,我認為這些還不夠,我申請在紐約時代廣場開一家酒店。

伊天涯:可以,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經費財務科全開綠燈,明天給他訂去美國的機票。

第六十四幕 夜/內

  地點:家里 人物:伊天涯 許鹿

  伊天涯:小鹿,還生氣呢,我給你道歉了好不好?夫人,為夫錯了,我保證兩年之內把花的錢都掙回來。

  許鹿:誰是你夫人,我明天就跟你離婚嫁給隔壁老王去。

  伊天涯:你可拉倒吧,咱家是獨棟小別墅,哪有隔壁了。

許鹿:你這個月給我在客廳沙發上睡。

第六十五幕 日/內

  地點:伊南濱臥室 人物:伊南濱 方玲玲(電腦)

  方玲玲:哎呀,都九點了,我先不跟你聊了。

  伊南濱:你還好意思抱怨時間,我現在每天上午不去上班跟你聊天,我爸都生氣了。

  方玲玲:哎喲喲,那以后不聊了?

  伊南濱:那你就不怕我在國內再找個漂亮的女朋友?

  方玲玲:你可以試試,你要是敢,我給你戴一大街的帽子。

  伊南濱: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明天就要出發去紐約了,到時候我就去你們學校找你玩。

  方玲玲:你個死人,你就不知道給人家一點驚喜嗎?今天晚上我要是睡不著覺明天我就掐死你!

伊南濱:這樣明天中午,我去你們學校接你。

   (14)

   第六十六幕 日/外

  地點:時代廣場 人物:伊南濱 公司職員 方玲玲 丹妮

  伊南濱: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聆聽著時代廣場鬧鐘的敲響,看著和平鴿自由的翱翔,感謝來自海內外的朋友今天匯聚在這里和我一起迎接這值得紀念的日子,慶祝鹿崖集團在美國紐約酒店的隆重開業……

  翻譯員:Ladies and gentlemen, everyone, good morning! Listen to the ringing of the alarm clock in this Times Square and watch the flying pigeons soar. Thanks to friends from home and abroad for gathering here today to welcome this memorable day to celebrate the grand opening of the Luya Group in New York, USA...

  伊南濱:玲玲?方玲玲!方玲玲,看這里!

  伊南濱:小陳,這邊你先幫我看一下,我還有點急事。

  小陳:行,伊董,那您先忙吧。

  方玲玲:伊南濱?濱濱。愛死你了濱濱。

  丹妮:: Who is this.(翻譯:這位是。)

  方玲玲: Oh, here it is. This is my boyfriend, Yi Nanbin(翻譯:噢,這是我男朋友伊南濱。)

  丹妮:Yi,Hello!(翻譯:伊,你好。)

  方玲玲:這是我的閨蜜丹妮。

  伊南濱:Hello!(翻譯:你好。)

  方玲玲: Dani, we have something, I will not accompany you shopping.(翻譯:丹妮,我們有點事,我就不陪你去逛街了。)

丹妮: Ok, I wish you a good time.(翻譯:好吧,祝你們玩的愉快。)

第六十七幕 日/內

  地點:餐廳人物:伊南濱方玲玲

  伊南濱:不是說好等你中午放學我去接你嗎?怎么自己跑過來了?

  方玲玲:人家想給你個驚喜嘛。

  伊南濱:說實話。

  方玲玲:其實,我是跟丹妮出來逛街的。

  伊南濱:我就知道。

  方玲玲:真沒想到,你還真把酒店開到時代廣場來了。

  伊南濱:這算什么,我打算將來人類重返月球,我就在月球上開第一家地月旅行酒店。

  方玲玲:幸虧吹牛不用納稅啊。

  伊南濱:在電腦里看你就感覺很驚艷了,看到真人更好看,兩年沒見你又變漂亮了,我真是感覺你就像仙子一樣,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生怕一不留神你就飛走了。

  方玲玲:那你現在是不是應該遠遠的看著我呀。

  伊南濱: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就喜歡褻玩。

  方玲玲:少來,說最近是不是犯什么錯事了?

  伊南濱:沒有……吧?

  方玲玲:是嗎?

  伊南濱:應該……是吧

  方玲玲:那我問你,沙漏帶了嗎?

  伊南濱:太貴重,我怕隨身攜帶弄丟了。

  方玲玲:那,沙漏你裝滿了嗎?

  伊南濱:還沒有,裝一半了。

  方玲玲:那還不快點裝。

  伊南濱:出了點小意外。

  方玲玲:你說

  伊南濱:我不小心摻進了一點沙子。

  方玲玲:說實話。

  伊南濱:真的。好好好,我說實話。事情是這樣的……(打碎沙漏的畫面)

  方玲玲:好啊你,你居然把他給打碎了。

  伊南濱:那天我太困了,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又買了一個。

  方玲玲:好吧,看在你知錯能改的份上,我就給你一次機會

  伊南濱:你原諒我了。

  方玲玲:對啊,不過你要用這個裝。

  伊南濱:這,你居然還有備份。能不能換個小點的?

  方玲玲:不行!

  (方玲玲手機語音消息:Baby,when will you come back?I want to  you。)(寶貝,你什么時候回來?我想死你了)

  伊南濱:怎么回事?

  方玲玲:你別誤會,這是丹妮的手機。那是他男朋友給他發的。

  伊南濱:她的手機怎么會在你這里?

  方玲玲:拿錯了……

  伊南濱:(伊南濱的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感覺自己收到了欺騙)編謊話誰不會啊?告辭!

方玲玲:濱濱!伊南濱!伊南濱你個王八蛋!

第六十八幕 日/外

  地點:公園 人物:伊天涯 廖明軒

  廖明軒:聽說你這次歐洲之旅收獲不小啊。

  伊天涯:一般般吧,你那邊怎么樣,聽欣然說你去省里開會了。

  廖明軒:我正想跟你說這個事呢,最近咱們國家準備啟動國家級戰略工程,一帶一路。

  伊天涯:這個我在新聞上聽說過,那我們鹿城如何配合這個項目呢?

  廖明軒:經省委省政府的決議,我們鹿城呢,準備打造國際化熱帶海濱旅游精品城市,共同構建海上絲綢之路。

  伊天涯:能具體的說嗎?

  廖明軒:其實這個是一個取長補短,優勢互補的發展規劃,比如說有的地方礦產資源豐富,有的地區農林漁牧業發達,有的地區缺少資源,有的地方落后。那我們就利用優勢來帶動自身的經濟增長,吸取其他地區的長處來彌補自身不足。

  伊天涯:那是不是說我們把咱們鹿城的椰子青芒檳榔之類的植物賣出去?

  廖明軒:其實農業在我們鹿城市的所占的經濟比重是很小的,咱們鹿城今后所要著重發展的是旅游業和會展行業。鹿城是我國唯一一個熱帶海濱城市,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和人文景觀,和四通八達的良港,政府準備發展鹿城的旅游業和會展行業。

  伊天涯:這個我以前聽嫂子跟我說過,說是要形成資源聚集地。

  廖明軒:這個夢想馬上就要實現了!

  伊天涯:真的啊,那太好了,你快給我講講。

  廖明軒:明年,鹿城準備舉行國際旅游貿易博覽會,屆時來自世界各國的商人都回來參加的。

  伊天涯:那這樣的話,需要我做什么?

  廖明軒:我只有一個要求,參加這次展覽會,并且拔得頭籌。

伊天涯:行,你就放心的交給我吧。咱爺們一定讓全世界都看看,中國人永遠不比外國人差!

(15)

第六十九幕 日/內

  地點:伊南濱紐約辦公室 人物:伊南濱,助理,丹妮,丹妮男友

  助理:伊總,有人要見你。

  丹妮:嗨!

  伊天涯:丹妮?這位是

  丹妮男友:你好,我是他男朋友。

丹妮:我是來向你澄清一個事實的,昨天你錯怪玲玲了,這個手機是我的,我們倆昨天拿錯了手機,不信你看。昨天玲玲哭了一夜,你快去給她道歉吧。

  地點:普林斯頓大學門口 人物:伊南濱,方玲玲

  伊南濱:玲玲。

  方玲玲:走開。

  伊南濱:對不起,玲玲,對不起,我錯了玲玲。

  方玲玲:走開!

  伊南濱:玲玲,我錯了,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保證這種事情在也不會發生,我求求你了,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方玲玲:我們之間連相互的信任都沒有,怎么發展感情。

  伊南濱:玲玲!

  方玲玲:Taxi

伊南濱:玲玲!

第七十幕 夜/外轉內轉外

  地點:方玲玲宿舍樓下 人物:伊天涯 方玲玲 丹妮等人

  伊天涯:玲玲,我錯了!(喊上幾遍)

  丹妮:Lingling, I think he's so sincere. After all, it's a misunderstanding. Give him a chance(玲玲,我看他都這么誠心了,畢竟這是一場誤會,你就給他一次機會吧。)

  方玲玲:(We don't even have mutual trust, how to develop feelings.)我們之間連相互的信任都沒有,怎么發展感情。

  丹妮but(:可是……)

  方玲玲:睡覺。

  舍友:哎,要是有個男友也對我這么癡情,我早就感動的稀里嘩啦了。

  伊南濱:玲玲,我錯了!

  方玲玲(走到窗前對伊南濱大喊):吵死了,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伊南濱:你不原諒我,我就不走了。

  方玲玲(從樓上下來):你走好不好,這么多人看著呢(強吻方玲玲)唔~你干什……唔~嗯嗯~

  伊南濱:玲玲,對不起,對不起

  (伊南濱手機突然收到一條語音消息)

  方玲玲(推開伊南濱):打開,我看看!

  (手機語音消息:親愛的,你什么時候帶人家去吃燭光晚餐啊?親我么么噠。)

  伊南濱:啊!不是,這是咱班同學群,消息是廖欣然發的,根本不是發給我的,你看!哎呀我的天啊,這小丫頭片子真是害死我了。

  方玲玲:站好了,立正,別笑!我問你,沙漏裝滿了么?

  伊南濱:額,還沒有。

方玲玲:那我問什么要原諒你,等你裝滿了,我就原諒你

第七十一幕 日/內

  地點:鹿涯集團會議室 人物:伊天涯 許鹿 伊南濱 公司懂事

  伊天涯: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啊,明年鹿城市要舉辦國際旅游貿易博覽會。政府希望我們集團也能參加這次的展會,并且希望我們能拔得頭籌。而我現在要對大家說的是,我們一定要摘取第一的桂冠,不惜一切代價。

  小李:董事長,可是我們的對手太強大了,都是來自世界各國的商業大亨。

  小張:其實我們還是有很大希望可以獲勝的,展會在鹿城舉行,我們是東道主,無論天時地利人和我們都占,沒什么可怕的。

  小李:可是標準能不能降低一下,不如進入前三,實際情況為必會那么樂觀。

  伊天涯:糊涂,狹路相逢勇者勝,勇者便是自信者。敵人越強大我們應該越興奮。

  小張:伊董說得對,臨陣對敵,連一戰之勇氣都沒有,是懦夫,是逃兵!

  伊天涯:,我們要敢于拼搏,敢于進取,這是咱們鹿城人的精神,我們鹿城從一個蠻荒的不毛之地發展到今天,靠的就是這種精神,咱們這次就是奔著第一去的,咱鹿城人永不服輸。

  伊南濱:伊董,我請求我來擔任這次展會活動的策劃人。

伊天涯:好,你能主動請纓我很欣慰,那我期待你的勝利歸來。

第七十二幕 日/內

  地點:展會現場 人物:伊南濱 參觀人員

  伊南濱:我們鹿崖集團在亞歐美三洲擁有數百家酒店,公司經營業務涉及旅游業,會展也,酒店服務業,進出口貿易業,生態漁業和娛樂產業,公司總資產高達數千億美元,未來我們準備將公司業務拓寬到拉美與澳洲,并計劃在鹿城建立堪比好萊塢的影視基地與大型娛樂場所。我們旗下的酒店被選入《米其林紅色寶典》,這是我們所獲得的“TQi”獎章,這是“美國優質服務協會”頒發的“國際五星鉆石獎”的獲獎證書……對不起,這個不能碰……謝謝您您的配合……

翻譯員: We Luya Group has hundreds of hotels in Asia, Europe and America. The company's business involves tourism, convention and exhibition, hotel services, import and export trade, ecological fisheries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ies. The company's total assets are as high as ten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and we are ready to expand our business to Latin America and Australia. And plans to establish a film and television base and a large playground comparable to Hollywood in Sanya. Our hotel was selected for the Michelin Red Collection. This is what we get is “TQi“ medal, this is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Hospitality Association,“ presented the “International Five Star Diamond Award“ award certificate ...... Sorry, this can not touch ......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

(16)

第七十三幕 日/內

地點:公司走廊 人物:伊天涯 職員甲乙丙

  職員甲乙丙:(齊):伊董過年好!

伊天涯:過年好,過年好。

第七十四幕 日/內

  地點:許鹿辦公室 人物:伊天涯許鹿

  許鹿:進,伊董有事嗎?

  伊天涯:談下工作啊。我們來把工作計劃對一下鑒于目前公司準備進軍美洲市場,紐約已經拿下,那么我們就要以此為支點,擴大市場

  許鹿:今天早上,我讓小郭把一份材料放到了你的辦公室,上面把我個人的計劃寫的清清楚楚,旁邊還放了辭海,有不認識的字你可以自己去查查。具體該怎么做,我覺得要根據實際情況確定,現在是紙上談兵。

  伊天涯:消消火,消消火。這是吳姐他們公司生產的一款項鏈,我覺得你帶上一定好看。來帶上我看看,肯定是光彩照人。

  許鹿:這又是吳姐白送的吧,這么多年你就不知道花錢給我買點首飾,你還是留著自己帶吧,我可享受不起。

  伊天涯:哎,可惜了這么好的項鏈。

  許鹿:沒事你就出去,我這風水都讓你污染了。

  伊天涯:對不起,這樣,我幫你把這里的風水改善一下。

  許鹿:我說你閑的沒事干了,你這一弄把我辦公室弄得更臟了。(伊天涯開始打掃衛生)說你呢,沒聽見是吧?

  伊天涯:不是,你看你這里多臟啊,我這不是幫你打掃干凈嘛。

許鹿:不用勞您大駕,我自己有手有腳,我能自己干。杵那干嘛,出去。

第七十五幕 日/內

  地點:公司大廳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公司職員。

  伊天涯:在近幾年的忙碌中,我們從一個小小的公司發展到現在的世界500強,都少不了大家的不懈努力,所以我今天去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從明年正月十五開始,我決定帶領大家去南美和沙特進行為期兩周的旅游。

  眾人:耶!

伊天涯:唉,別光顧著玩,一定要做好調查記錄。

第七十六幕 夜/外

  地點:海灘上 人物:伊天涯 許鹿 伊南濱 廖明軒 宋玉珍 田馨兒 廖欣然 田馨兒丈夫

  伊天涯:今天這一桌子菜可都是我跟小鹿我們兩個人親自做的,你們要是吃到難吃的呢,那就是我做的,這一點我得承認,但是欣然你給我留點面子好不好

  廖欣然(吃到一口很難吃的菜,臉上露出郁悶的表情):不,我的表情想表達的是太美味了。

  伊天涯:餐前我要敬二杯酒。第一杯很重要,我要敬小鹿,今年公司遇到了巨大的危機,我遠赴歐洲,在國際食品安全協會前來考察的重要關口,支撐起了國內的公司,消除了公司的負面影響,幫助公司平穩度過危險期,可謂是勞苦功高。

  第二杯也很重要,老廖,多年以來,感謝你的支持與指導,公司能做到這么大,鹿城能發展這么好,沒有你的高瞻遠矚是不可能的。

  許鹿:還有一件事,皮特的文件丟失,小濱關鍵時刻奪回重要文件,挽救了公司的存亡,爸爸媽媽謝謝你。

  田馨兒:的確啊,這也是一喜嘛。

  伊天涯:來,讓我們共同舉杯,祝大家事業有成,祝鹿城明天更美好。

  眾人:好!

  廖明軒:我覺得還要敬一杯酒,這杯酒應該敬天涯的父親,如果當年沒有老人家的高瞻遠矚,沒有他老人家當年向政府建議的《鹿城未來發展規劃報告》,估計現在鹿城的建設沒有那么順利啊,鹿城現在的規劃發展都被他說中了。

  許鹿:這杯酒也算上我。

  伊天涯:來~

  宋玉珍:哎哎哎,這酒可不是讓你干的,這是紅酒你少喝一點。

  廖明軒:我知道,這不是開心嗎。

  伊天涯:大家誰還要互相敬來敬去的,抓緊時間。

  伊南濱:來叔,我敬你一杯。

  廖明軒:你叔我可是海量啊。

  許鹿:馨兒,來!感謝你這幾年對公司的付出。

  田馨兒:這都是我應該的。

  伊南濱:爸,媽,我敬你們一杯,感謝你們的養育之恩。

  伊天涯:(心想)爸,雖然我沒有參與南海之濱的開發工作,但是我的好兄弟廖明軒是現在南海之濱的總開發人。當時您為了讓黎民遷走村寨子,就是想讓黎民的經濟發展起來,現在,村寨子里面也興修了新的公路,山里面的一些藥材也被賣到了城里。現在的南海之濱,就是一個天然的旅游環境。當時寨子里面的人,也都在區里安家落戶了。咱鹿城舉辦了世界級別的展會,現在可是國際著名的旅游城市我現在跟小鹿創辦了鹿崖集團也成為了世界500強。

  廖欣然:對了伊南濱哥,我聽說你沙漏裝滿了?

  伊南濱:對啊,你說巧不巧,今天正好裝滿的。

  廖欣然:我已經勸過玲玲姐了,她原諒你了。

  伊南濱:真的?太好了!

  田馨兒:哎,小濱,是誰來電話了?

  伊南濱:啊,是我同學,方玲玲,從美國發來的視頻通話。

  廖欣然:玲玲姐。

伊南濱:玲兒。

(美國唐人街 日/外)

  方玲玲:大家過年好。吃的什么還吃的呀。

  伊南濱:全是家鄉的特色。你這是在哪呢?

  方玲玲:我在唐人街,在過一會,新年的鐘聲就要敲響了吧?

  伊天涯:還有五分鐘。

  (某餐館服務員上街發餃子:過年好,過年好)

  方玲玲:呀,餃子。

  伊南濱:什么陷的呀?

  方玲玲:素三鮮的

  宋玉珍:玲玲,身在異國,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啊,我看你都瘦了。

  方玲玲:放心吧,我過幾天就回國。

  伊南濱/廖欣然:真的啊!

  方玲玲:還能騙你倆不成。

  (此時,新年的鐘聲敲響)

  眾人:過年好!!!

  (結局:伊南濱手拿裝滿黑云母的沙漏在機場等待著方玲玲的到來,但玲玲到底有沒有回來誰也不知道,為觀眾留下懸念)

  彩蛋:  第七十八幕 日/外

  地點:沙灘上 人物:年邁的許鹿 廖欣然

  廖欣然:許姨,您能跟我講講您當年是怎么愛上天涯叔叔的嗎?

  許鹿:從前呀,有一個女孩做了一件本來是正確的事,卻遭到了所有人的鄙視,諷刺,甚至羞辱,女孩看到了十分的難過,她甚至產生了死的念頭,準備將她的靈魂魂歸大海。可就當死亡真的臨近女孩的時候,她感到了恐懼和后悔,她迷戀這個美好的世界,留戀自己的生命。雖然岸邊有很多人喊著要救她,卻沒有一個人伸出援手,就當女孩絕望的時候,一雙有力的臂膀突然抱住了她,那一刻女孩就決定,要跟這個陪伴了自己二十年的人白頭偕老……

 

 

附錄一:廖明軒番外(此故事與主線同時間)

(鹿城最高建筑“財經國際論壇中心”的頂端,一位耄耋老人拄著一根拐杖,手持一份沾滿了膠帶卻又泛黃的圖紙,在天臺上對眼下俯視著鹿城,指指點點“沒想到這幾年發展的這么快,看那,后來還是低矮的村落,現在都已成了高樓大廈了了......”老人的身后站著一位年輕的小伙子,他正是他的徒弟,老人的目光突然凝視在一個點上。)

  【時光穿梭,回到老人兒時的樣子,而那個“點”正是老人兒時的家鄉。】

  沙灘上,海岸旁,一個五歲左右的小孩,手里拿著積木在建一座“城堡”,建到一半的時候,“城堡”突然塌了,小孩嚎啕大哭。

  【場景切換】

  泥濘的鄉間小路上,兩伙小孩子正在用磚塊壘小房子。廖明軒(男主)與同學壘的小房子順利“完工”,而一旁的大虎等人壘的小房子卻塌了。這惹得廖明軒等人哈哈大笑。大虎氣不過,一腳就將廖明軒壘的小房子踢到了。廖明軒看到自己壘的小房子被大虎踢到了,就跟大虎打了起來,卻因為體力懸殊,被大虎按在地上一頓打......

  【回到現實】

  老人的目光緊緊盯著這張設計圖,鏡頭隨老人的視角拉近,時光穿梭。

  教室內距離中考還有30天。英語老師在黑板上給大家講課,而廖明軒卻在課桌上“奮筆疾畫”一張鹿城規劃畫,又跟同桌韓菲兒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老師很快發現了兩人的“貓膩”,將廖明軒訓斥了一番,又將他畫好的畫(圖紙)撕碎了,扔到了垃圾桶里。

  放學后,廖明軒獨自一人蹲在垃圾桶旁,將撕破的圖紙掛起來,眼中啜滿了淚水。此時,他身后一人遞給他一卷膠帶,回頭一看,是他的同學小珍。小珍幫廖明軒將圖紙粘好。回家后廖明軒將圖紙粘到了臥室的墻上。那時的鹿城已由貧瘠的漁村發展為城鎮。

  填報志愿,廖明軒偷偷的看了小珍的志愿,跟她考上了同一所高中。這日開學,小珍在校門口遇到了廖明軒,他主動獻殷勤,幫小珍將行李送到宿舍。小珍向廖明軒介紹室友甜馨兒。甜馨兒以為廖明軒是小珍的男友,準備離開,小珍連忙指出兩人的同學關系。甜馨兒對廖明軒各種撩撥,而內向含蓄的廖明軒,一時不知所措。

  廖明軒回到自己的宿舍,從行李箱里拿出珍藏的圖紙準備貼到墻上,此時有人找他,他便將圖紙扔到床上出去了,期間室友姚子孝回到宿舍,將廖明軒的圖紙當做廢紙墊到了凳子上。廖明軒回來后,找不到圖紙詢問室友,得知姚子孝將圖紙當做坐墊,打發雷霆。姚子孝認為廖明軒小題大做,一氣之下將圖紙攢成一團,扔到了垃圾桶里。兩人大打出手。

  班主任方老師召開班會(略)。廖明軒與舍友在一家大排檔吃飯,席間姚子孝起身前往衛生間,幾名小混混在大排檔內惹是生非,廖明軒仗義執言,其與同學遇到小混混毆打。姚子孝回來后看到這一幕,就與小混混廝打起來,原來姚子孝是散打高手,將幾個小混混打的屁滾尿流。

  醫院內,廖明軒向姚子孝道歉,姚子孝以哥們情誼感動舍友,廖明軒與姚子孝成為了至交好友。

  【鏡頭:高中三年了】

  高考在即,男主父親希望托關系讓男主去上海交大大學。男主成績與上海交大分數線差幾分,羞于靠關系上大學,言明想去鹿城學院學習城鄉規劃專業,對抗議父親法西斯式的教育方式。母親開始勸說廖明軒,但見兒子心意已決,便勸說老廖不再干涉孩子。由于母親也勸不動老廖,母親去找班主任方老師,想讓方老師勸勸廖明軒,最后還是廖明軒說服。小珍也想報考上海交大。小珍在學校花園與廖明軒談及此事,廖明軒一番掙扎后,選擇了理想。

  【鏡頭:高考考場】

  南海之濱,廖明軒向小珍表白。小珍接受了表白,雙方談及學業,小珍默然離開。碼頭上,廖明軒送走了去深圳上大學的姚子孝,然后又送走了小珍與其閨蜜甜馨兒離開。甜馨兒也去了大陸,臨別之際廖明軒與小珍互換紀念禮物(項鏈|懷表)禮物里的鏡框中都放著兩人的一寸照。那一年,村中大喇叭喊著鹿城撤縣設市。

  公交車站,父親買了兩個椰子,目送兒子遠遠離開。廖明軒來到宿舍。第一天,驚奇地發現睡在自己上鋪的同學竟然是發小孫亦凡。兩人言談甚歡遭到了偽娘室友老妖的嘲笑。孫亦凡反唇相譏,兩人開始了唇槍舌劍......

  酒吧里,廖明軒與舍友開懷暢飲。原來當年孫亦凡老家拆遷,他隨父親搬往省城居住。孫亦凡與廖明軒畢業后都想參與城市規劃工作。

  小珍到達上海后,有一年多沒有跟廖明軒見面。一次兩人在電話亭打電話,小珍希望廖明軒能來看她,卻遭到了廖明軒的拒絕。因為壓抑了許久的小珍,在被拒絕后,終于爆發了,兩人因此吵了起來。小珍母親得了重病,不得已為了養家糊口去餐館刷盤子。高富帥江旭因此看上了小珍。在為小珍家捐款的班級募捐上,江旭為小珍捐上了數千元。甚至去餐館陪小珍洗盤子,每天早晨幫小珍買早餐。直到一天江旭抓住了機會,在宿舍樓下,用99朵玫瑰擺成心形向小珍表白。小珍屈服于現實與金錢的誘惑,最終接受了江旭做她的男朋友。而她跟廖明軒的分手,也只有短信里的一句短短的“我有男朋友了,你別來煩我了。”

  那一夜,廖明軒情緒失控,憤怒加悲傷,連宿舍的鐵柵欄都被廖明軒弄變形了。這日(并非當天)廖明軒與哥們去醫務室買藥,遇到了校花雪晴。廖明軒對雪晴一見鐘情,簡直如癡如狂。廖明軒向哥們打聽雪晴的班級。誰知這次選修課上,雪晴竟然與廖明軒在同一間教室里上課。廖明軒坐到雪晴的旁邊,并在課堂上向雪晴“請教問題”。食堂里,兩人相對而坐,電影院里,兩人相依相擁(邀請+看電影)

  一日雪晴獨自在家里看電視,而廖明軒正在手捧鮮花站在樓下。雪晴看到后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飛奔而出,與廖明軒擁抱在一起。

  廖明軒周末回家,見母親做了一桌子的飯菜,一邊好奇的詢問誰要過來,一邊拿起一個雞腿就準備吃,卻遭到了父親的訓斥。門外,一輛豪車停在門前,從車里走下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與一個珠光寶氣的婦女,正是廖明軒的二叔與二嬸。原來這幾天二叔做生意掙了大錢,準備舉家移居美國。父親表示想讓廖明軒跟隨二叔二嬸前去美國,卻遭到了廖明軒的反對,父子二人爭吵起來。父親一氣之下怒摔杯子。

  畢業后,廖明軒參加了公務員考試,并且順利的通過,在家中收到了錄用通知單,興奮萬分。廖明軒在酒店與孫亦凡慶祝順利通過考試。局長辦公室里,孫亦凡向局長送酒送煙獻殷勤。工作第一天,李副局長向大家開會介紹新來的小同志。

  【鏡頭一:廖明軒參與環島高速修建】

  【鏡頭二:廖明軒參與崖州古城修繕】

  【鏡頭三:廖明軒參與南海之濱景區的開發】

  一輛豪華商務汽車在政府樓門前停了下來,酒場上三浦實業的CEO田中浩一與張局長談笑風生,而這一切被廖明軒盡收眼底。

  客廳里,坐在沙發上的孫亦凡看著廖明軒在客廳里踱來踱去,

  出租屋里,雪晴回家后對廖明軒提出了分手,吃驚的廖明軒死死的拉著雪晴的手,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雪晴掙脫了廖明軒轉身下樓。在陽臺上,廖明軒看到了雪晴坐上了一輛60多歲禿頭的法拉利。這一瞬間,廖明軒感到自己的骨頭都要酥了,癱倒在沙發上久久不能起身。自此頹廢,衣冠不整,面發不潔。

  餐館里,失去工作的廖明軒在餐館洗盤子謀生,一旁的劉姨,喋喋不休的稱贊自己去德國留學的兒子。這日的傍晚餐館里來了一位怪客,喝的酩酊大醉,即使餐館打烊了也不肯離開。廖明軒過去一看,了不得,這人竟然是小珍。原來小珍跟江旭分手了。這一夜,兩人在鹿回頭的雕塑下坐了一夜,都喝的爛醉如泥,小珍向廖明軒講了鹿回頭的愛情故事。這一刻兩人明白了,原來彼此才是自己最愛的人。

  廖明軒向小珍講述了局長的貪污腐敗的事情,小珍支持他堅持下去,兩人向省紀委寫了舉報信,紀委趙委員收到了舉報信,并親自去三浦實業考察,證實三浦違規建場。

  省紀委召開會議,準備被對郭、張二人依法處罰,郭書記當場突發心臟病而坐。張局長鋃鐺入獄,廖明軒復職回到單位受到同志的祝賀。李副局長升任局長,開會表揚了廖明軒,并任命廖明軒擔任建筑規劃處主任科員。

  孫亦凡請廖明軒吃飯,席間各種獻媚,希望得到老同學的提拔,廖明軒與小珍步入婚姻的殿堂,孫亦凡為主婚人而兼并主持人。

  局里開會討論了鳳凰島的建議工作。深夜兩點,廖明軒依然在書房里設計規劃圖,旁邊的煙灰缸里放滿了煙頭。辦公室里,孫亦凡發現廖明軒畫的規劃圖。一欲將圖盜去,一番內心掙扎后,偷走規劃圖。廖明軒發現規劃圖被盜。心中愁苦不堪,一人蹲在樓道口生悶氣且無處宣泄。

  局里開會,孫亦凡展示了自己偷取廖明軒的規劃圖。廖明軒看到此情此景,腦中如五雷轟頂,強忍住將要留出的眼淚奪門而出,出門的那一剎那,他打開了手機,刪掉了孫亦凡所有的聯系方式。孫亦凡因設計圖紙高升科學院,李副局(局長)親自歡送。

  李局退休,廖明軒接任局長。這一日辦公室里突然來了一個熟人——廖明軒的死黨——老姚。話說自從老姚去了深圳,幾年了隨著改革開放與深圳崛起,他己借著“風力”成為了某集團的老總。老姚這次來居然只是找廖明軒敘舊,并約了飯局。

  酒場上,老姚說明了真實來意:他想在某景區附近設立造紙廠,方便將污水排入大海,伐木更可就地取材。老姚以破壞生態平衡,污染環境,影響旅游業為由拒絕。老姚拿出重金相贈,被廖明軒退回,廖明軒隨即離開。隨后老姚又去了廖明軒辦公室、家送禮,并以多年的兄弟情妄圖“感化”廖明軒,均遭到了廖明軒的拒絕,并斥責老姚的唯利是圖。不甘心的老姚約小珍吃飯,并贈送小珍大量財物,希望小珍能說服廖明軒。不知實情的小珍誤以為老姚是合法設場,并收下了禮物。

  小珍回家后將事情告訴了廖明軒。廖明軒大怒,讓小珍把東西退回去,見到禮物被退回來。老姚徹底對廖明軒絕望了,憤怒的摔門而出,與廖明軒絕交。廖明軒獨自一人黯然神傷的癱坐在椅子上。

  夜間,坐在書房里面看報紙的廖明軒突然看到孫亦凡因涉嫌剽竊被開除公職并移交司法機關處理的報道。一時間廖明軒覺得自己很失敗,幾個最好的朋友紛紛離自己而去,難過的廖明軒坐在椅子上一聲長嘆并發起呆來,身后的妻子端著茶杯走來,將茶杯放在桌子上。廖明軒轉身抱住妻子,在她懷中痛哭不止......

  鹿城市最高得建筑“鹿城國際財經論壇中心”奠基儀式上,廖明軒出席了儀式,并發表熱情洋溢的演講。

  結尾:【時光穿梭回到現實】

  老人拄著拐杖站在兒時的沙灘上,看著一旁的小孫子趴在沙灘上,試圖用沙子堆成一個“城堡”,老人眺望著遠處的夕陽,眼神中流露出對祖國下一代年輕人的無限寄托。

    廖篇故事背景:男主角榮任鹿城市城市規劃局局長,年近60,即將退休,他主持鹿城國際財經論壇中心的建設工作。男二跟女友吵架,女友抱怨男二缺乏上進心,男二遂萌生了辭職下海的念頭。

  故事編年史:(以主角年齡為導線)

  3歲:上世紀70年代,鹿城百廢待興。

  8歲:80年改革開放。

  初中:90年代初,鹿城撤縣設市。

  大學:90年代中期,南海沿岸城市開始發展,鹿城成為經濟特區。

  大學畢業: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移民傾向出現,大量學生出國留學。

  工作:90年代末,政策重視鹿城文物古跡,開始大興土木修路造橋。

  三浦實業事件:21世紀初,人類進入新千年,中國年,外資企業紛紛進入中國投資。

  婚姻:二十世紀初十年,中國舉辦奧運,世博等項目,全球矚目。

  建廠事件:2015年,鹿城全面開發

  生活環境:主角少年時因鹿城開發,父親在外服兵役,家庭生活較為艱苦。初中后,父親復員回家,父母工作改善是主角家境殷實但并非巨富,父母皆為公務員。大學畢業時,二叔經商暴富,舉家移民美國。主角被開除公職后,生活沒落,復員后升任局長,屬于中產階級。上世紀70年代,文革剛剛結束,鹿城還未開發,處處透著一股漁業與樸實的鄉村氣息,各個旅游景點,似乎也只有千年以來被流放至此的文人墨客才懂得欣賞。改革開放以后,隨著祖國經濟的發展,鹿城不斷被重視,人民生活開始改善,社會進步、思想解放,92年之后,鹿城更是飛速發展。

 

 

附錄二:伊天涯小傳(此故事發生于正篇伊南濱故事開始前)

序幕:一輛蘭博基尼在環島高速上風馳電掣,身后尾隨一輛五菱宏光,五菱宏光一百八十邁狂飆,并妄圖超車,副駕駛上的人,一個勁的對司機大喊“超了他“。五菱宏光的輪胎突然掉落,車報廢在路邊,兩人從車上下來,司機打開手機地圖,顯示距鹿城1.5公里。

  第一幕:方玲玲坐在高鐵上擺弄手里的千紙鶴,陷入回憶。

  回憶一:伊南濱心高氣傲,年少輕狂,有女友一枚,夢想是成為著名歌手。天涯與女友都是鹿城畢業的學生,畢業時鹿城還沒有開發,兩人便離開落后的鹿城前往海口發展。

  玲玲腮旁留下淚水回憶一二:伊南濱去參加歌手海選,落選后被裁判嗷嗷叫的呵斥了一頓。伊南濱回家后,對女友抱怨,辱罵對手和裁判。女友勸伊南濱謙虛一些,伊南濱以為女友也瞧不起他,與女友吵了一架。女友失望的離開。

  失戀的女友回到了鹿城,在鹿城國際財經論壇中心工作。伊南濱跟哥們開了一家小店賣糖炒栗子,幾個月掙了幾萬塊錢~

  第二幕:伊南濱心里一直放心不下女友,輾轉反側,憂傷難眠。哥們看透伊南濱的心思,激勵伊南濱去追妹子。(勵志師)

  第三幕:兩人回到鹿城,路上兩人結識廖欣然并鬧出一下啼笑皆非的趣事。(廖欣然出場先浪一下,展示白富美形象)幾年間鹿城已經進行了很大的發展,天涯找自己印象中的老路尋找,卻找得到都是新建筑,曾經的小漁村變成了高樓大廈,熟悉的小巷也變成了繁華的商業街。(此處穿插伊南濱兒時的會議)

  幾人到黎族村寨參觀,正巧碰上三月三黎族愛情節(此處展示黎族風俗,建筑,文物)并品嘗黎族美食。黎族少女阿紫向廖欣然講述黃道婆傳織機的故事。

  第四幕:伊南濱在幾家公司應聘,都因為心高氣傲被拒絕,之后天涯來到女友的公司,選擇留下來當清潔工。

  第五部由于兩人工資微薄,漸漸付不起房租,于是兩人便夜間到各個景點賣唱。(中間穿插廖欣然與哥們的愛情戲)期間遇到伊南濱比賽時的裁判,裁判侮辱性的扔給天涯一元錢,并各種嘲諷。伊南濱盛怒之下想要發作,被哥們制止。

  第六幕伊南濱在哥們的幫助下,用盡渾身解數追女主,反而每次都事與愿違,鬧出了不少啼笑皆非的笑話。(伊南濱在南海之濱吊著99個熱氣球從空中飛下來向女主表白;伊南濱把自己快遞到女主家;伊南濱請哥們和廖欣然扮成怪獸“嚇唬”玲玲,自己cosplay超人英雄救美卻被關精神病院;伊南濱噴上被魯智深開過光的魅力香水,并使用戀愛悠悠球向玲玲表白;伊南濱向玲玲遞情書卻被她拿來擤了鼻子;男二使用干擾儀干擾玲玲家電視機,使所有頻道都播放伊南濱表白的錄像。)【此處進行幻想與現實的反差】

  第七幕:工作中,伊南濱工作態度及其不努力,遭到主管批評,伊南濱對主管言辭激烈的反駁,主角跟伊南濱上了一課,讓伊南濱明白了人要謙虛。(灌雞湯)

  伊南濱努力盡心的工作,收到了老板的注意,引起了他的好感。業務主管開會時不慎將一份文件“丟失”(找不到了),天涯將一份記錄材料存放位置及層數的記錄交給主管,原來伊南濱每次替主管整理文件后,都會記錄下文件存放的位置。

  第八幕:一夜,老板偶然遇見賣唱的伊南濱,伊南濱的歌聲引起了老板的共鳴,他便坐下來與伊南濱聊天,并向伊南濱講述了自己的人生經歷。老板之前只是一個連初中都沒上過的小屌絲,在餐館刷盤以糊口,后來創業,從擺地攤到兩元店,再到小工廠,大超市,期間失敗破產數次,欠了一屁股債,堅持拼搏,創造了較大的家業。

  老板的故事始伊南濱大受感動,(主角光環發動)伊南濱修改了歌曲,加入了真是的感情。

  伊南濱再次報名參加比賽,改掉了輕狂高傲的毛病,謙虛謹慎并在此次比賽中成功奪魁。

  結局:兩人在街上擦肩而過,留下有沒有破鏡重圓的懸念咸魚翻了身

 (1)

 引子: 日/外

  (鹿城海之南酒店的頂端,兩位耄耋老人互相攙扶著,在天臺上俯視著全景鹿城,對著各個地方指指點點。)

  老頭:咳咳

  老太:你呀,慢著點。都這么大歲數了,怎么還跟個年輕人是的。

  老頭:真是桑田碧海須臾改,共繪家鄉如日昕啊,沒想到這幾年鹿城的變化這么大,我都差點認不出來了。這要擱以前,這么多高樓,想都不敢想,還汽車呢,有個三輪車就不錯了。

  老太:老頭子,你還記得哪所學校嗎,現在建設的可真好,記得當年咱倆剛入學的時候,才這么高呢。

  老頭:嗯。

  老太:你看這路,現在都是瀝青路,以前咱倆上學的時候,下雨天地上的泥能有這么厚。

  老太:你看什么呢。

  老頭:嗯

  老太:怎么還哭了呢

  老頭:好看

  老太:啥好看吶

  老頭:你不要影響別人觸景傷情

  老太:還觸景傷情你,趕緊跟我說看什么

  老頭:你別喊,我心中正醞釀這美好的回憶被你喊沒了。

  老太:你沒事吧?

  老頭:你不懂,那是我當年第一次擺攤買咸魚的地方

  老太:賣個臭咸魚看把你美得

  老頭:這是我放飛夢想的地方。

  老太:老頭子,我想非常認真的跟你說聲謝謝,這是我這幾十年最想對你說的話。

  老頭:像你這樣的人都能學會感恩,我看到很欣慰。

  老太:我哪樣啊?

  老頭:很好的一個人。

  老太:老頭子,你能跟我說說,你是怎么喜歡上我的嗎?

  老頭:當年,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

  老太:那時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喜歡了?

  老頭:當時就是覺得你好看,就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老太:能跟我說說那是什么感覺嗎?

  老頭:當年我爸去世的時候,我感覺沒有人會關心我,惦記我了,直到一個小女孩站在我面前傻傻的說要嫁給我,照顧我一輩子,在那一刻,我仿佛就感覺自己擁有了全世界。

  老太:老頭子,你還記得那里嗎?當年啊,要不是你跳下去救我,估計我這會還不知道……

  老頭:講這個事情干什么,大晴天亂講話,不說了,不是都過去了嗎.

  老太:過去了。

  老頭:這輩子,我要是沒有遇見你,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時光穿梭,回到老人兒時的樣子,而那個“點”正是老人兒時故鄉】

  第一幕  日/外

  地點:南海之濱 人物:伊建國,黃村長,德拉海,黎族姑娘,小程,司機,工人,黎族村民。

  (伊建國捂著心口一陣絞痛)

  小程:處長,您沒事吧?

  伊建國:不礙事的,我讓你們遷走村子的寨子,半個月了,你們怎么一點動靜也沒有?是不是不把我的話當正事了?不把村子里的寨子遷走,這里的大山就不能被打開。不把大山打開,怎么搞建設,山里的貨出不來,山外的人進不去,這樣怎么把經濟搞活?

  小程:不是,是那幫黎族……

  海德拉:伊建國!你還有膽子敢來,你說,你為什么要拆我們苗人的寨子?這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我們祖祖輩輩,都是在這里生長起來的,你休想動它們!

  黎族姑娘:阿哥,阿哥!

  黎民:就是,不能拆寨子,不能拆寨子!

  伊建國:咳,咳咳!大家安靜一下,聽我講兩句:你們祖祖輩輩生活在大山里,交通不便,發展落后,山里的特產出不來,山外的資源進不去,整個村子的經濟,像一灘死水。你們已經窮了幾代人了,還想在窮下去嗎?政府不是要拆毀大家的寨子,而是讓大家搬到城里去,搬到交通發達的地方。我們要挖山,要修路,要把山里的寶貝賣出去,要把山外的資源因進來,帶領大家致富!

  黃村長:你讓我們搬到鎮上去,那這山我們就不要了?

  伊建國:政府會給大家發補貼,給大家安置費,請大家相信我!

  海德拉:我們憑什么相信你?

  黎民:就是!

  伊建國:我來咱們涯縣十幾年了,這十幾年來我騙過大家一次嗎?

  黎族姑娘:沒有,伊大哥確實沒騙過我們。

  德拉海:你少在那里裝可憐!

  伊建國:黃大叔,你們家今年中的莊稼,有多少都是爛在地里了?這要是拉到城里買,能買不少錢呢!還有這山里的草藥,隨便挖一棵到城里,都能賣大價錢呢!

  黎族阿叔:建國沒騙我,我去城里做過買賣,山里的草藥,城里人都當寶貝。

  伊建國:鄉親們,就我手里帶的這塊表,去年我還送給過王進一個呢,王進你自己說,這表怎么樣?

  王進:這表可好用呢,我阿爹去干農活,每到飯店準時回家。

  (眾人大笑)

  德拉海:這表好不好用,跟這有啥關系?

  伊建國:鄉親們,去了城里,不光有手表,還有縫紉機,收音機!政府安排大家住高樓大廈,家家戶戶都有電燈,大家就不用點煤油燈了!連路都是柏油馬路,路上還有汽車呢!

  黎族小孩:我要去城里看大汽車!

  小孩他娘:先別說話!

  村長:按照你這意思,是不是我們一搬走,我們就能有這些個東西?

  伊建國:雖然政府文件里沒有明確指出是這樣,但政府給大家的補貼足夠大家買這些東西了。

  老人:這可是我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寨子,你怎可說拆就拆啊

  伊建國:鄉親們,我知道,讓大家離開自己生活的家園,確實心里十分難過。但這更是為了我們的發展啊。現在湖北的宜昌也開始籌劃建造三峽大壩,一旦建成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利設施,利國利民。但同樣的,原來生活在那里的居民也得搬走啊。政府不是不管大家的死活,而是改善了大家的生活環境,等到城里,大家還是住在一起,跟在寨子里沒什么區別。

  老人:你說的這些,你得立字據,省的你以后不認賬

  伊建國:大叔,這不是我說的,而是上邊說的。你看看這個,這是上面的文件,比我的字據可有用多了。國家是已經為大家想好怎么做了,你們不相信我,還不相信黨和政府嗎?

  黃村長:鄉親們聽我一句,我們在這里生活了多少年窮了多少年,難道還要我們的下一代繼續生活的如此困頓嗎?大家不為自己想想也該為自己的孩子想想。如今國家要修路,修了路,大家地里的東西就能賣出去了,生活就好起來了。我真是趕上好時候了,年輕的時候毛主席讓我們翻了身,現在又想讓我們富起來。

  黎民:既然村長都這么說了,那就按你們說的辦吧。

  黎族姑娘:建國哥,我跟你去城里!

  老人:哎喲,這真是趕上好時候了,趁著我這把老骨頭還能活動活動,得去城里享幾年清福嘍。

  黎民:我也去,我也要去。

  建國:鄉親們放心。政府絕不會虧待你們的

  (伊建國突然捂著心口倒下)

  小程:處長,處長!

  黃村長:建國,建國!

  黎族姑娘:建國哥!

  小程:快叫救護車!

  第二幕 日/內

  地點:醫院人物:護士,醫生,伊建國,許方遠。

  護士:許先生。

  許方遠:伊建國你個王八蛋!

  伊建國:老許,你來了。

  許方遠:你得這個病都一年了,你為什么不告訴我。你不要命了你!

  伊建國:老許啊,文文山有句詩寫得好,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許方遠:你自己死了不要緊,你兒子怎么辦?天涯從小就沒媽,你還想讓他在失去爸爸嗎?

  伊建國:老許,看在咱倆同學一場的份上,你答應我兩個事。

  許方遠:你說!

  伊建國:我要是那天沒了,這份工作報告幫我交上去。

  許方遠:你胡說什么!

  伊建國:還有就是,能不能幫我把天涯養大。

  許方遠:伊建國我告訴你,這兩件事,我都不能答應!工作報告你得自己去交,孩子你得自己養大!

  伊建國:老許

  許方遠:你給我好好活著,你這病養幾天就好了。你現在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給我安心養病,這幾天我幫你照顧天涯,小鹿說她都有點想天涯了,天天咋呼要跟天涯玩。

  伊建國: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

  (伊建國手拉著許方遠還沒說完,然后心臟病又犯了,呼吸短促。)

  許方遠:醫生,醫生,快點過來看看。老伊怎么了。

  醫生帶著兩名護士快速地走了過來。

  醫生:請病人家屬出去一下,現在他的病情比太穩定,我們要馬上要開始手術了。

  伊建國:走吧。

  ……

  許方遠:醫生,怎么樣了?

  醫生:對不起。

  許方遠:醫生,醫生我求你救救他,他才三十多歲,不能就這樣沒了,他兒子還那么小,你不能讓他沒有爸媽啊。

  醫生:我們已經盡力了,病人的心臟病也不是一天兩天,時間久了,又突發心臟病,導致昏迷,呼吸短促,最終還是沒有留住他,我們也沒辦法。

  許方遠: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我給你跪下了。

  小程:許大哥,許大哥。

  醫生:病人家屬情緒不穩定,把他拉下去冷靜一下。他的其他家屬去辦理遺體手續吧。

  第三幕 日/內

  地點:許家 人物:許方遠,許鹿,伊天涯。

  伊天涯:許叔叔,我爸爸去哪了?

  許方遠:你爸呀,他去了了一個很遠的地方,要很久才能回來。

  ……

  伊天涯:許叔叔,都這么久了,我爸爸還沒回來嗎?

  許方遠:叔叔跟你說了,你爸爸要很久才能回來,乖,先去吃飯,吃完飯,我送你跟小鹿去上學。再不去,就該遲到了,叔叔以后再跟你講好不好?

(伊天涯奪門而出,許鹿追出去)

第四幕 日/外

  地點:學校人物:伊天涯,許鹿。

  許鹿:天涯哥哥,你們怎么悶悶不樂的,你有心事就跟我說說吧?

  伊天涯:小鹿,雖然許叔叔跟我說我爸去了很遠的地方,但其實我知道,我爸爸回不來了。永遠也回不來了。

  許鹿:天涯哥哥,你別哭了。雖然你沒有了爸爸,但你還有我們啊。

  伊天涯:那,你能陪我一輩子嗎?

  許鹿:好呀,我答應你,陪你一輩子。

  伊天涯:那你能給我做老婆嗎?我爸說,男人跟女人結了婚才能過一輩子。

  許鹿:小孩子是不能結婚的。

  伊天涯:那等我們長大了,我們就結婚,到時候,我給你買好多好多冰激凌。

  許鹿:那好,我們拉鉤。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地點:公園人物:伊天涯許鹿

  許鹿:天涯哥哥,你長大了的夢想是什么呀?

  伊天涯:我喜歡吃魚吃蝦,我聽爸爸說,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生活在大山深處,吃不到魚,我將來要把魚賣到全世界,讓所有人都能吃上魚。你呢,小鹿。

  許鹿:我,我將來就開一家很大很大的酒店,比,比山還要大!然后,我誰都不讓進,我自己一個人住在里面。

  伊天涯:我也不能進嗎?

  許鹿:嗯,那就除了你其他人我都不讓進。

  伊天涯:哎呀,快點長大吧。(伊天涯看向遠方)

  (2)

(十年后) 第五幕 日/外

  地點:集市 人物:伊天涯 廖明軒 胖嬸

  伊天涯:來來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吃海參長大的咸魚,比王八還有營養的咸魚!小孩吃了金榜題名,大人吃了事業有成,老人吃了延年益壽。走過不過不要錯過啊!

  胖嬸:天涯啊,這魚怎么賣?

  伊天涯:這個是胖頭魚,要三毛錢一斤。

  胖嬸:那這個呢?

  伊天涯:這個是海底雞,要貴一點,五毛錢一斤。

  胖嬸:這么貴,便宜點。

  伊天涯:旁邊那個便宜,那個是帶魚,算你兩毛好了。

胖嬸:給我拿兩條。

(廖明軒騎自行車走來)

  廖明軒:天涯,是你?

  伊天涯:廖明軒?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廖明軒:就這幾天吧,剛回來沒多久。

  伊天涯:你說說你,怎么回來要不跟我說一聲,我還想著去碼頭接你呢。

  廖明軒:我也是剛回來,這幾天太忙了,剛回來就被縣里叫去了。

  伊天涯:哎喲,你這個大才子可了不得,能跑到北京去上大學,那個是首都啊,有機會,我無論如何也得去看看。

  廖明軒:一定有機會的。現在國家發展迅速,不就得將來啊,高鐵,飛機,游輪都會很普及,那時候,你去北京,坐飛機幾個小時就到了。

  伊天涯:啊呀,這真是,現在我都不敢想的啊。我這么大沒做過飛機,有機會一定要去做一次。

  廖明軒:你這個夢不久就要實現了,聽縣里領導說,過幾年就要在咱們鹿城建機場。

伊天涯:哎呀,那真是太好了。你這次回來,咱哥倆可得好好聚聚。走走走,我得請你好好的喝一杯。

第六幕 日/內

  地點:大排檔人物:伊天涯,廖明軒 ,老板娘

  老板娘:兩位,點點什么?這是菜譜。

  伊天涯:這個紅燒梅花參給我來一份。

  廖明軒:哎哎哎,那個太貴了。點份酸甜粉就行。

  伊天涯:我跟你講,你就瞧不起人了,我這幾年買咸魚轉了不少錢呢。就要這個梅花參啊,放大的!再來個瓊中小黃牛,山螞蟻蛋。

  廖明軒:差不多行了啊,你在這樣我不吃了啊。

  伊天涯:那,菜就這些吧,再來兩份苗家三色飯,一桶扎啤。

  老板娘:好嘞,您稍等,一會就給你上。

  伊天涯:來干杯,今天不醉不歸啊。

  廖明軒:吃菜吃菜。今天我看你那魚攤上,擺了十幾種魚,我看啊,像胖頭魚,黃花魚這種的很好賣,而銀魚,海底雞之類的高價魚基本賣不出去,你為什么不全進成便宜的魚,反而要花大價錢買賣不出去的貴魚呢?

  伊天涯:這你就不懂了,貴的魚,早晚是有人買的。不愁賣不出,我把各種種類的咸魚都擺上,這不是顯得我專業嘛。再說了,有的人一看銀魚這么貴,在一看帶魚很便宜,一對比,就覺得帶魚很劃算,本來覺得有點貴的帶魚,卻不覺得貴了。

  廖明軒:想不到,你還挺懂經濟學的嗎。

  伊天涯:什么?什么是經濟學?

  廖明軒:所謂經濟學,就是人類經濟活動的規律,也就是價值的創造,轉化實現的規律。

  伊天涯:啥?什么什么桂魚?轉化桂魚?

  廖明軒:是規律。

  伊天涯:我還是聽不懂。一直賣魚,聽成桂魚了。你就整那些酸溜溜的詞吧,欺負我沒文化。

  廖明軒:就拿你來說吧,你賣魚的錢是不是要用來買別的東西?

伊天涯:對啊,咋啦?

 廖明軒:這就是經濟,沒那么復雜。簡單來說,某個人,他通過自己的勞動,生產了一批貨物,他賣掉了這批貨物,掙了錢,這里面有本金也有利潤,貨物變成了錢,他拿這筆錢去制造了更多的貨,有賣了更多的錢。比如有的地方沒有魚,而有的地方可以捕魚,漁民就可以把魚賣到沒有魚的地方,換取錢,或者可以用魚換其他的東西,比如木材,布匹等等,還促進了兩地的經濟發展。也就是做買賣,往大了說就叫經濟。

  伊天涯:你們這些文化人,就喜歡把簡單的搞復雜。

  廖明軒:說到這個做買賣啊,你不要只賣咸魚,應該對涉足幾個領域,最好能買多種水產品,一樣賣不出去,還可以買別的,這也是通常說的,雞蛋不能放到一個籃子里。

  伊天涯:你剛才說漁民把魚賣到不產魚的地方,是不是說,價錢就能賣的更貴呢?

  廖明軒:是的。按理說應該是這樣的,因為那中地方常年看不到魚,所以魚的價格就會很貴。

  伊天涯:那這樣,我怎么才能把東西賣到不產魚的地方去呢?

  廖明軒:港口!

  伊天涯:港口?那是什么?

  廖明軒:我跟你說,港口是位于海,江,河,湖沿岸,具有水路聯運設備以及條件供船舶安全進出和停泊的運輸樞紐,是水陸交通的集結點和樞紐,工農業產品和外貿進出口物資的集散地,船舶停泊、裝卸貨物、上下旅客、補充給養的場所。

  伊天涯:嗨!你一說好像真就是那回事。

  廖明軒:他就是那回事!

  伊天涯:你小子可太精了!

  廖明軒:我也有郁悶的時候,我問你個事,你倆是真心的不

  伊天涯:誰啊?

  廖明軒:就那個誰么,許..

  伊天涯:酒裝慫人膽啊,啥你也敢說。我呢,這么說吧,喜歡她,說不上來的感覺,我也感覺她對我也有一點點那么小心動,說白了,我自己也不清楚,你們也別瞎猜了。

  廖明軒:你一說我更糊涂了,這到底啥關系啊。

(雙方苦笑)

第七幕 日/外

  地點:集市人物:伊天涯,鄉親。廖明軒

  伊天涯:來來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新鮮的活魚,便宜買了,帶魚五毛一斤,黃花魚7毛五一斤,還有大螃蟹,小龍蝦。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任意海產買三斤送一斤,價格實惠,質量保證,除了咸魚都是今天剛撈的。

  小李:你要這么說俺就不高興了,你要說你那帶魚啥的是今天新撈的,俺沒意見,可你那王八,都在這放了一個多月了。

  伊天涯:去去去,一邊玩去。甲魚都是一個樣子的,你咋說就是那一只呢?

  胖嬸:哎,買三斤送一斤,這么實惠。我買這三條鯉魚。

  伊天涯:哎呀,正好十斤,這樣,我算您九斤,再送您三斤鯉魚。您看這條,正好三斤,給你裝起來。提好了胖嬸。

  老胡:這小龍蝦這么大?深水的吧。

  伊天涯:新鮮著呢,今天早上剛撈上來的。您看看,一個個都活蹦亂跳的。

  老胡:小龍蝦也送?

  伊天涯:那當然了!

  老胡:給我來三十斤!

  伊天涯:哎呦,不愧是胡老板,大氣。

  劉嫂:天涯,你說真奇怪,你們家賣的魚,拿出來賣一天還活蹦亂跳的,你是不是會變魔術啊。

  伊天涯:這您就不懂了,您得用老水,不能用新水。這水先曬幾天在養魚。最好用溫水。

  廖明軒:天涯,生意不錯啊,這四境周圍百八十里的人都叫你咸魚大王呢。

  伊天涯:過獎過獎。

  廖明軒: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海洋漁業貿易展銷會過幾天就要在咱鹿城舉辦了,給你爭取了一個名額,到時候全國各地的商人都會過來,你這個咸魚大王也要努力的賣,為咱鹿城爭光!

  伊天涯:保證完成任務。

(3) 

第八幕 日/內

地點:展銷會現場人物:伊天涯 商販 顧客。

  (展銷會上,各大企業的品牌分分掛起,主角的展位并沒有商標)

  劉老板:哎喲,吳總。

  吳總:咦,劉老板,好久不見。

  孫老板:李經理,你也來了?

  李經理:是啊,公司讓我來推廣自己的品牌。

  吳總:聽說你的舟山漁業,最近做的可是風聲水起啊。

  孫老板:哪里哪里,那比得上您的江河水產啊。

  伊天涯:來來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吃海參長大的咸魚,比王八還有營養的咸魚!小孩吃了金榜題名,大人吃了事業有成,老人吃了延年益壽。走過不過不要錯過啊!

  吳總員工:各位,江河水產大促銷,全場最低價,凡購買滿十元者,送大鯉魚一條,滿50元,送小龍蝦一斤!滿百元者,送甲魚一個!!!先到先得。

  孫老板:切,神氣什么,就你那王八,小的跟雞蛋似的。

  劉老板員工:大家注意啦,旭日水產,只做批發,絕對最低價。批購滿100元,8折優惠,批購500元,7折優惠,批購1000元,

  劉老板(搶過喇叭):我給打六折,今天我們賠本轉吆喝,賠了算我的。

  伊天涯:來來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新鮮的活魚,便宜買了,帶魚五毛一斤,黃花魚7毛五一斤,還有大螃蟹,小龍蝦。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任意海產買三斤送一斤,價格實惠,質量保證,除了咸魚都是今天剛撈的。

  吳姐:這鯧魚怎么賣?

  伊天涯:這鯧魚要

  劉姨:哎呀,你在這瞎逛什么,這的魚連牌子都沒有,一看就是地攤貨,吃出病來都沒人管你。

  伊天涯看到別人的公司都掛著牌子,連忙跑到打印社,然后帶著打印好的“天涯水產公司”回到了自己的攤位。

  伊天涯:天涯水產公司,開業大酬賓,歡迎大家前來選購。

  李經理:小伙子,這品牌可不是拿張紙寫上就算是的。

  伊天涯:那你這個牌子?

李經理:我們這都是在工商局注冊了的!

第九幕 日/內

  地點:許家 人物:廖明軒 伊天涯 許方遠

  廖明軒:這次也是我的疏忽,一直忘了告訴你們去注冊商標。

  許方遠:這也不怪你,咱小老百姓,誰能想得到啊,天涯這次做的已經不錯了,別灰心,都說這失敗是成功之母。

  廖明軒:許叔,還有您那酒店也是,過幾天您跟天涯去市里工商局把商標辦了。

  許方遠:我就不用去了唄,我就守著這一幕三分地,辦不辦的,都沒什么區別都是鄉里鄉親的,認人又不認牌子。

廖明軒:不,不,不,如果沒有牌子跟營業許可證那可不行,如果工商局來查營業許可證,你們如果們沒有,這酒店跟水產都得關門歇業。所以你們一定要建立自己的品牌,只有有了自己的品牌,才能把生意做大做強!還有就是天涯你記住,你一定要學會將產品賣到外地去,賣到沒有海產品的地方。只有通過貿易使產品實現價值轉化的升級,才能達到資源的優化配置,使產品價值最大化。這樣,咸魚才能真正翻身,甚至變成飛魚,一飛沖天!

第十幕 日/外

  地點:大小洞天人物:廖明軒 工人 區領導

  廖明軒:同志們,下面我宣布,濱海省鹿城市崖城鎮區國家五A級風景區,珊瑚藍洞風景區正式成立!

眾人:好!(鼓掌)

第十一幕 日/外轉內

  地點:遠海魚行 人物:許鹿 伊天涯 廖明軒 眾鄉親

  伊天涯:父老鄉親們,這深海魚行,今天就算是開業了。

  胖嬸:大侄子,開業這么重要的事情你就給鄉親們講兩句唄。

  許鹿:是啊天涯哥,你也學學廖明軒,也來個演講。

  伊天涯:哎呀,這我可學不來,就他那文縐縐的,肚子里沒點墨水,還真弄不了。

  小孫:要不來點實際的吧。

  老黃:就是。

  許鹿:那要不這樣,今天凡來我們家買魚的,一律半價!

  小孫:哎,這個感情好!

  胖嬸:這還沒結婚呢,張口閉口就一家人了啊。

  許鹿:哎呀,胖嬸,你說什么呢。(許鹿害羞,臉色通紅)

  老劉:我說胖嬸,這小兩口還沒打算結婚呢,你都在這著急當媒婆了。

  小孫:這不早晚的事嗎?

  許鹿:你再說不給你家便宜了啊。

  小孫:天涯,你說對吧,打算什么時候請大家伙喝喜酒啊。

  伊天涯:閉上您的嘴吧。

  (把一個檳榔塞進小孫嘴里)

  廖明軒:天涯,恭喜恭喜。

  小孫:哎喲,大才子來了。

  伊天涯:怎么樣老廖,這遠海魚行四個字,還是你給起的呢,看著屋里,夠氣派吧!

  廖明軒:不錯不錯,果然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

  伊天涯:啥玩意?

  廖明軒:這句話出自北宋詞人柳永的望海潮,意思是說你這里富麗堂皇,夸你的。

  伊天涯:哎呀,這有文化就是不一樣,看來我得多讀書了。

  許鹿:明軒哥。

  廖明軒:小鹿,你今天這身打扮,挺像那個……老板娘的啊。

  許鹿:你胡說什么呢。

  伊天涯:別的不多說啊,今天晚上,你爸那酒店,我請客。

  許鹿:哎,姓伊的,你長本事啦是吧,姑奶奶的便宜你也敢占。(許鹿扭伊天涯耳朵)

伊天涯:啊啊啊,我錯了,不去了,不去了。輕點,哎喲。

第十二幕 夜/內

  地點:某酒店人物:伊天涯,許鹿,廖明軒,閑雜人等若干

  廖明軒:來,慶祝天涯的魚行正式開業,我們干一杯。

  許/伊:干杯!

  廖明軒:天涯,小鹿。我什么時候能喝上你們兩個的喜酒啊。

  伊天涯:你還說我呢,你呢?我連嫂子的人影還沒見過呢。不會是身邊美女太多,挑花了眼吧?

  廖明軒:不說這個了,來吃菜吃菜。

  地點:遠海魚行人物:許鹿伊天涯廖明軒顧客

  許鹿:天涯哥哥,人家的帶魚都賣兩元一斤,咱這帶魚進價也得一塊二,你買一塊,這不賠死了。

  伊天涯:誒,是賠了點,但我每天限量啊,賠不了多少。而且后來來買帶魚的人買不到帶魚,大多會買別的,這樣不就賣的更多了。你一會等著看好戲吧。

  胖嬸:哎喲,帶魚一塊一斤,每人只能買兩斤,這么便宜。這田螺也不貴,買點給我那小孫子吃。

  伊天涯:我呀,利用這個帶魚便宜吸引顧客來買,但你來都來了,不能只買帶魚吧?也得買點別的吧,或者看到別的東西價格實惠,也得買點吧?

  許鹿:不錯啊!

  廖明軒:都在呢?正好,我跟你們說點事。

  伊天涯:啥事,說吧。

  廖明軒:隨著這幾年改革開放,鹿城實現了快速發展。其中旅游業發展最為迅速,一大批景點的開發吸引了大批國內外游客。隨之而來的就是如雨后春筍般出現了大量的酒店。

  許鹿:這我知道,我爸的店里,天天人滿為患,最近這外地人來咱們鹿城旅游的可多了,還有小林他們家的旅館,聽說一天住宿費要30多呢。

  廖明軒:這也正是我想說的,酒店宰客問題眼中,物價局每天都會收到很多人投訴,跟你爸說讓他注意點,別貪一時小利失了口碑。宰客的問題如果不解決,鹿城的名聲遲早是要被搞丑的。

  許鹿:我知道了。

  廖明軒:還有就是,隨著外地人的涌入,鹿城新開發了很多樓盤。這本身不是什么壞事,可是很多開發商和酒店老板拖欠農民工工資,性質極其惡劣。這老百姓辛辛苦苦外出打工一年到頭卻連回家過年的錢都沒有。

  許鹿:這些人真是沒良心,要是換成他們自己被拖欠工資,估計早就跟開發商鬧起來了。

  廖明軒:我現在最擔心的還是宰客問題,這些老板精明的很,都會準備兩個報價單。每次我們一去查,他們會拿出偽造的報價單糊弄我們,等我們走了,再拿出天價報價單宰客。

  伊天涯:哥們你也別太擔心,這樣呢,我跟小鹿我們倆沒事就幫你偵查一下那個酒店宰客了。你呢也該考慮考慮你的個人問題了。

  廖明軒:她跟父母搬去上海了。

許/伊:珍珍姐!

(4)

第十三幕 夜/內

  地點:許家。人物:許鹿 許方遠

  許鹿:爸,忙什么呢?

  許方遠:沒忙什么,看報紙呢。

  許鹿:爸,我跟您說個事?

  許方遠:說吧,又闖什么禍了。

  許鹿:哎呀,不是。今天遇到廖明軒了,他跟我說,這段時間,政府準備打擊酒店宰客問題和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問題。您可別頂風作案,天價宰客,要是欠誰家工錢,抓緊還上。

許方遠:放心吧閨女,你爹我定的房價那絕對是童叟無欺,公道合理,蓋房子的錢,不是早就給他們了嗎。

第十四幕 日/內

  地點:林家賓館人物:小林 伊天涯 許鹿

  小林:兩位里面請,要幾件客房?一間還是兩間?

  伊天涯:黃價怎么歡啦?(房價怎么算)

  小林:哥,您是廣東人吧?

  伊天涯:偶系行港倫啊。(我是香港人)

  小林:哎喲,香港是個好地方。這一樓房租是30一天,二樓的房租是35一天,二樓有獨立衛生間。

  伊天涯:能不能便宜點?

  小林:哎呀這已經夠便宜了,您打聽打聽周圍,哪有比這更低的房價?

  伊天涯:軸吧。(走吧)

許鹿:這也太貴了。

第十五幕 日/內

  地點:會友賓館人物:郭嫂郭叔,許鹿伊天涯

  郭嫂:兩位住宿是吧?我這劃算著呢。

  伊天涯:唉呀媽呀,大嫂,你這地方不錯呀。

  郭嫂:那是,您出去打聽打聽,在這地界,哪有比我這舒坦的地方。

  伊天涯:行啊,今晚上就睡著疙瘩了。

  郭嫂:大兄弟東北的吧。

  伊天涯:是啊,這不鹿城建特區了嗎,我來這準備發大財呢,這房價怎么算呢?

  郭嫂:就算你五十一天吧。

  伊天涯:多少!

  郭嫂:五十。

  伊天涯:唉呀媽呀,你打劫啊!

  郭叔:我們這都是海景房,拉開窗簾就能看見海,而且我們還提供早飯,要不是看你大老遠從東北來,我就給你按80了。

許鹿:算了,咱還是找個便宜的住吧。

第十六幕 日/內

  地點:老家味餐館 人物:小孫伊天涯,許鹿

  小孫:哎呦,帥哥美女,里面請,里面請。來來來,兩位,這邊坐。吃點什么。

  伊天涯:@%+!×$#

  小孫:你說啥?

  許鹿:他說要先看看菜譜。

  小孫:外國人?諾,菜譜在這,有什么想吃的您點點。

  許鹿:啊!老鼠!

  小孫:哪呢老鼠?

許鹿:就,就在那!

(小孫轉身,兩人拿了菜譜跑開)

  小孫:哎,人呢?站住!菜譜還給我。

  第十七幕 日/內

地點:廖明軒辦公室 人物:廖明軒 伊天涯 許鹿

  廖明軒:不錯呀你們兩個,我說天涯,能想出用錄音機錄音這一招,這個真有你的。

伊天涯:原本是這樣的(【穿插黑白回憶】【地點:許家】伊天涯:“既然廖明軒他們每次去查,賓館的負責人們就會拿出偽造的報價單糊弄他們,等他們走了,再拿出天價報價單宰客。”

許鹿:“既然廖明軒他們不能直接看到他們宰客的行為,但是我們可以裝作是外地來的游客,然后說要住房,那我們就可以知道這些賓館呀,旅店呀,餐館呀宰不宰客。但是這就出現了一個大問題——怎么樣才能讓他們的所作所為被記錄下來呢?”伊天涯:聽到外面的錄音機里面傳來磁帶的音樂。“既然磁帶能夠錄音,在錄音機里面放。那我們也可以用錄音機里面的磁帶來錄音呀!”)

  廖明軒聽完伊天涯說得,臉上笑了起來。

  伊天涯: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廖明軒:老伊呀!咱們是正經的,他們是歪門邪道的。所以應該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廖、伊,許:大笑。

第十八幕 日/外

  地點:街道胡同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小孫等人

  小孫:不知道你們哥幾個看見沒有,就啥倆人一男一女,都帶著墨鏡,帶口罩,那男的好像還是個外國人。

  小郭:你要說帶墨鏡跟口罩的我爸見過,還來我們家想要住店,但是我爸說他見得那男的他是東北人。

  小孫:是帶黑口罩吧?

  小林:你一說我也想起來了,是不是只問價格不住店也不吃菜?

  小孫:對對對就是那倆人!估計這倆人是物價局拍來的臥底,暗中調查咱這一片的物價。

  小林:媽的,下次我碰見他倆,非得揍一頓。

  小孫:你傻呀,你把人給揍了,人家再把你給告了,陪醫藥費不說,搞不好還得進去蹲幾天。這要再讓他倆給揍了,你就自己偷著樂吧。

  小郭:那你說怎么辦,難不成就這么算了?

  小孫:那天碰到這倆人,跟他倆好好聊聊,花兩個錢打發打發得了,要是真不聽話,我就找幾個我道上的兄弟,暗地里把那倆人嚇唬一頓。

  小郭:那行就聽你的。

  小林(突然發現伊、鹿兩人):哎哥,哥你看那邊!

  小孫:什么呀?

  伊天涯:快跑!

  小孫:追!那邊!站住!

  許鹿:不行,我跑不動了。

  伊天涯:關鍵時候點鏈子。堅持一下。

  許鹿:不行,我不跑了,你快走,先別管我了。

  伊天涯:快上來,我背著你。

  小孫:兄弟,別跑了,哥幾個正好有話想跟你說。

  伊天涯:你們想干什么,我跟你說,我練過的。

  許鹿: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報警!

  小孫:誤會.誤會,哥幾個是有話想跟二位聊聊,絕對沒有動手的意思。

  伊天涯:有什么話站那說!

  小孫:二位,明人不說暗話,先把口罩和墨鏡摘了。

  伊天涯:跑!

  小孫:就這身行頭還想跑得了?抓小偷了,前面那兩個戴口罩的是小偷!

  許鹿:我們沒偷東西,真沒偷東西。

  老王:沒偷東西?大白天穿成這樣,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許鹿:你才不是好人呢!

  小孫:把墨鏡摘了。

  眾人:對把墨鏡摘了的。(小孫走過開搶下伊天涯墨鏡)

  小孫:伊,伊,伊天涯!

  伊天涯:那個我。

  小孫:你什么你?跟廖明軒同流合污罰鄉親們的錢。行啊你伊天涯,我們一天到晚整兩個錢容易嗎,讓你們這一罰都賠進去了。

  眾:就是。

  伊天涯:我跟你講,你這個思想有問題啊,什么叫同流合污,你們宰客這事個情,是不道德的,這樣會把我們鹿城的名聲搞臭,以后讓外地人怎么看待我們鹿城?以后下的都不敢到我們這來旅游了。

  小孫:你少在這給我裝大公無私假充圣人,興你們家宰客,不許我們宰客,我們房價定的再高有你許叔高嗎?真是的,你叔門口天天有人上門要工錢你怎么不說,你要真當好人你大意滅親去啊。我警告你,下次我在碰到你,我非得讓你你好看。

  胖嬸:真是,這什么人呢。

  吳姐:我以前還以為這倆孩子挺好的,現在真是看錯人了。

胖嬸:就是,光想著讓自己掙錢,不讓鄉親們掙錢。

第十九幕 日/內

  地點:許家酒店 人物:客人 許方遠 許鹿 農民工

  客人甲:我說老板,就這幾個破菜,你要我400多,你打劫啊。

  老板(許):小兄弟,我這賬單上寫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怎么著,想賴賬?

  客人甲:你剛才給我看菜譜的時候也沒寫價格啊。

  老板:你自己不看菜價你怪我?

  客人甲:行,今天算我倒霉。

  客人乙:把你們老板叫過來!

  老板:怎么了,什么事?

  客人乙:老板,你這小龍蝦寫著5元一斤,這一桌子也就一二百快錢,你怎么算我一千多啊?

  老板:誰告訴你5元一斤了?

  客人:這不寫著的嗎?

  老板:斤呢,斤在哪?五元一只。

  客人:你這是宰客,我可以投訴。

  老板:吃不起別吃啊。

  許鹿:好了,你們別吵了,這桌算你二百。

  客人:這還差不多,還是小姑娘你實在。錢給你,我們走。(便往門口走邊說)以后記住這家酒店,再也不來了,太黑了。

  老板:哎,不是,誰允許你擅自做主的?

  許鹿:爸,你不是答應過我,你做生意童叟無欺價格公道嗎?

  老板:那他也不是童叟啊。

  許鹿:那你也不能。

  老板:你這孩子是不是傻呀,我不掙錢我吃什么喝什么,我拿什么養家?我拿什么把你拉扯這么大?

  員工:老板,樓下有人找你。

老板:讓他們等等,我一會就下去。你給我等著,我回來在收拾你!

第二十幕 日/外

  民工甲:許老板,這工錢都欠我們半年了,你到底什么時候給我們?馬上過年了,從家里出來了一年,就指望著過年帶著錢回家過一個安穩的年,你就抓緊把工錢給我們結了吧!

  眾人:就是快點還錢!我們好回家過年。

  老板:哎呦,你們怎么又來了,我不是說了嗎,我現在真沒錢,這樣,等我以后賺了大錢,我肯定不會虧待各位。

  民工乙:這都快過年了,一分錢我還沒見著呢?你總得讓我們有過年的錢吧?總不能讓我們這一年白忙活吧?

  民工丁:您多少的先給點啊,救救急好不好,大家伙都等著回家過年呢。

  員工:哎,小鹿,你這是干嘛?(員工看到許鹿在吧臺抽屜里面把現有的錢,全部拿了出來。)

  老板:先回去,先回去好不好,我現在手頭真的很緊,對不住大家了。

  許鹿把吧臺的錢都拿出來走到門口

  許鹿:各位,這些錢大家先拿著。不夠的,我跟我爸再慢慢還上,你們大家先回去把這個年過了。對不起,對不起。

  民工甲:不是,妹子,你耍我們呢,這點錢哪夠啊?你爸欠我們兩萬呢!

  許鹿:對不起,錢我們會慢慢還上,一定會還上的。我們現在只有這些了。

  民工甲:行,那我們先拿這些錢。有你的這句話在這里,那我們就先回家過年。過完年我們還來,到時候如果再不還錢,那我們就報警!

  農民工們就拿著錢,離開了酒店

許方遠:許鹿,你跟我過來。

第二十一幕 夜/內

  地點:許家酒店(許方遠的辦公室)人物:許方遠許鹿

  許方遠:誰讓你給他們的?誰允許你給他們的?你給他們錢,經過我同意了嗎?那是我辛辛苦苦掙來的錢!

  許鹿:爸,你說那是你辛辛苦苦掙來的錢。難道那些農民工就不是辛辛苦苦掙的錢嗎?他們早出晚歸,幫你把酒店蓋起來了,你呢,就把他們的工資,一分錢都不給他們,你讓他們回到家里怎么辦。況且,你的那些錢也不是光明正大掙來的呀,都是宰那些外地來的游客的錢。爸,您從小就教育我做人要本本分分,做事要實實在在,干什么都要光明磊落的。可您看看,您現在做的這都是些什么事?

  老板:什么時候輪到你教育我了?你個白眼狼,我白養你這么多年!你給我滾,滾!

  許鹿:爸。

  老板:你別叫我爸,我沒你這個女兒。

  地點:伊天涯家人物:許鹿,伊天涯

  伊天涯:哎,小鹿,這么晚了你來干嘛?

  許鹿:天涯哥哥,今天晚上我想在你這睡。

  伊天涯:這,不太好吧

  許鹿:怎么,你不歡迎我?還是家里有其它的小姑娘?

  伊天涯:哪能啊,我求之不得呢。幸福來的有點突然啊?

  許鹿:那行,今晚我就先睡這了。

  伊天涯: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跟你爸吵架了?

  許鹿:哎呀,沒事,就是我爸天天嘮叨,煩死我了。

  伊天涯:嗨,我還以為什么事情呢,老年人愛嘮叨也正常,這樣,你今晚先在這休息一晚上,明天我去說說老爺子。

  許鹿:不用了,他要是哪天不嘮叨了,我可能還不習慣呢。

  伊天涯:你睡里屋吧,我在客廳睡。

  許鹿:還是我睡客廳吧。

  伊天涯:哪能啊,要不咱倆睡一塊。

  許鹿:你怎么不去死!再鬧那我走了。

  伊天涯: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

  許鹿:天涯哥哥,謝謝你。

伊天涯:傻丫頭,跟我還這么客氣。

第二十二幕 日/內

  地點:廖明軒辦公室人物:廖明軒許鹿

  許鹿:廖大哥,我,我想問你個事。

  廖明軒:怎么了小鹿,臉色怎么這么差呀?有什么事坐下慢慢說,我去給你倒杯水。

  許鹿:不用了,我一會就走,就是想來問你個問題。

  廖明軒:什么問題你說吧?

  許鹿:比如說,一個人他父親殺了人,被他子女看到了,他子女應不應該報警?

  廖明軒:你爸殺人了?

  許鹿:不是,我就是想問問,如果自己的親人犯了錯,在親情和法律面前應該如何選擇。

  廖明軒:關于這個問題,古人早有教導,《荀子》里有句話叫“從義不從父”翻譯成白話文就是“當父母的所作所為活著命令教導與道義不符的時候,我們應該先服從道義而不是孝道。”

  許鹿:從義,不從父。

  廖明軒:對。

  許鹿:廖大哥,謝謝你啊。

  廖明軒:哎,小鹿,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許鹿:沒事。

  廖明軒:真沒事?

  許鹿:真沒事。

  廖明軒:我看不像

  (許鹿離開)

廖明軒:莫名其妙。

第二十三幕 日/內

  地點:有關部門人物:許鹿,公務人員

許鹿:同志您好,我舉報……

(5)

第二十四幕 日/外

  地點:海之南酒店人物:許方遠 廖明 軒討債工人 物價局 勞動局 警察叔叔許鹿 圍觀眾人

  警察:許方遠,你把刀放下!我警告你,你在不放下刀就是暴力抗法,到時候可是要付刑事責任的!

  許方遠:放下刀,你當我傻呀,我要是把刀放下,這店就被你們給封了!這家店是我一輩子的心血!

  廖明軒:許叔,你先把刀放下,有話好好說,別傷了人。

  許方遠:廖明軒,我真是瞎了眼看錯你了!虧你還是小鹿和天涯的同學,你天天在這四處罰錢,還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錢進了你自己的腰包里。

  廖明軒:許叔你冷靜一下,你聽我幾句話好不好?

  許方遠:你別喊我叔,我不認識你!

  廖明軒:先說這拖欠農民工工資吧,人家都上有老下有的小的,進城打工一年半載,就為了掙兩個錢好回家過個好年,走不能讓人空著手回去吧?再說了你就是讓人自己餓著,人家也得有老婆孩子要養吧?你到好,人家白給你蓋了房子蓋了酒店,你呢,一分錢不給人家,你自己摸著良心說說,人家欠你的嗎?

  許方遠:你少給我來這套,你就是兔子扛槍窩里橫,欺負自己人行。

  廖明軒:再說這宰客的事。掙錢不能貪一時之利,你現在宰客是臨時掙了幾個錢,但是呢失去的是什么?是您做人的信譽,是咱鹿城的名聲和形象。要是外地人都知道咱鹿城宰客,以后誰還會來鹿城旅游,誰還敢來鹿城旅游?

  許方遠:宰客那么多,又不是就我一個人!憑什么都沖著我來啊!

  廖明軒:我們辦事的原則是一視同仁,絕不放過一個,也絕不冤枉一個。

  許方遠:反正我不管,今天誰也別想封我的店。我沒宰客,我自己的店,價格我想定多高就定多高,你管不著!至于欠款,我今天就一句話,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許鹿:爸!你干嘛呢你,你把刀放下。

  許方遠:閨女,你來的真是時候,這些人要抄你爸的店,還要罰款,抄家伙跟他們干!

  許鹿:爸,你瘋了吧,這么點事你至于嗎?聽話把刀放下,不就是幾個錢嗎,錢沒了還能再掙。

  許方遠:你個吃里扒外的東西!你個不孝之子,你幫著外人欺負你爸,我打死你!

  (脫下鞋砸許鹿)

  警察:別動手,別動手!

  某公務人員:真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許方遠:我讓你罵,我讓你罵!(揮刀砍公務員)

  某公務員:啊!!!

廖明軒:快攔住他!

第二十五幕 夜/內

  地點:伊天涯家人物:伊天涯,許鹿,廖明軒,田馨兒

  伊天涯:出了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訴我一聲啊!

  許鹿:我當時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伊天涯:你以為,什么都是你以為,現在好了,你爸把人給砍了,你爸要是進去待幾年,你就高興了是吧!

  許鹿:伊天涯你說什么呢?他是我爸,他出了事,我心里也難過。

  伊天涯:你難過,你難過你,不告訴我們一聲!

  廖明軒:好了!都別吵了!已經這樣了,吵有什么用!馨兒,你先陪小鹿回家。小鹿你放心,有哥在沒什么事,別害怕啊。

  田馨兒:那我先帶她回去了。今晚就讓她睡我家吧。

  廖明軒:天涯你也是,沖小鹿發生么脾氣啊,她這么難受你看不出來嗎?

  伊天涯:我這不是著急嗎。

廖明軒:不是我說你,這么大的人了,說話不經過腦子,著急能解決問題嗎。

第二十六幕 夜/內

  地點:田家 人物:田馨兒 許鹿 田母

  田馨兒:小鹿,今晚上你就先睡我家吧。

  田母:你怎么把她帶來了。

  田馨兒:小鹿心里不舒服,今天晚上我好好陪陪她。

  田母:你少把這些不三不四的人往家里帶。

  田馨兒:媽,你少說兩句吧

  田母:晦氣!

  田馨兒:小鹿,今晚就跟我一起睡吧,有什么想說的都跟我說說,想哭就哭出來。

  許鹿:我還是回家吧。

  田馨兒:我媽說話你別介意,她這人就這樣,刀子嘴豆腐心。

許鹿:沒事。

第二十七幕 日/外

地點:街上 人物:許鹿 胖嬸 吳姨 小孫 伊天涯 廖明軒 田馨兒 眾人

(田馨兒陪許鹿在街上散步)

  吳姨:老嫂子,你聽說了嗎,許鹿那丫頭,把自己親爹關進去了。

  胖嬸:我們家老頭子跟我說這事了,我都聽說了。可憐這老許頭,養了這么個東西。

  吳姨:可不是嘛,就是個白眼狼。

田馨兒(對許鹿):別理他們。

(許鹿撞上小孫)

  小孫:你不長眼啊。

  田馨兒:怎么說話的你?

  小鹿:對不起。

  小孫:哎喲,我當是誰呢?哎哎哎!鄉親們,都過來看看啊!都看看這是誰啊!這不是把自己親爹送進監獄的許大小姐嗎?怎么著,叫你禍害鄉親們,現在遭報應了吧。

  伊天涯(趕了過來):你放屁,姓孫的,你是不是吃飽了撐得閑的,我們家的事用不著你管。

  小孫:爺爺我就是閑的,怎么著了,自己做了虧心事還怕別人說?我看你就是為了錢和女人,連養了自己幾十年的養父都不要了。

  田馨兒:孫德成,你嘴巴干凈點,給自己積點口德吧。

  廖明軒:怎么回事?都聚在這干什么呢?

  小孫:吆,我當時來了什么大人物呢,這是誰家的豬圈門沒關好,放出來的劁豬。

  眾人:哈哈哈。

  廖明軒:今天大家都在這,我說句公道話,許鹿的父親入獄跟許鹿一點關系都沒有,我目睹了整個過程,期間許鹿一直勸他父親放下刀,并沒有慫恿他父親傷人。

  小孫:你他娘少在這裝正人君子,你什么貨色大家都知道。以前我也覺得你就是貪財,沒想到你還跟著小娘皮有一腿。

  廖明軒:你!

  伊天涯:你在給我罵一句試試。

  小孫:怎么著,爺爺我就說了,你奈我何?

伊天涯:(抓住孫德成的領子狠狠一拳揍上去)我讓你嘴賤,我讓你嘴賤!

第二十八幕 夜/內

  地點:小鹿家門口/廖明軒辦公室/田馨兒家/胖嬸家 人物:伊天涯 田母 田馨兒 廖明軒 胖嬸

  伊天涯(走進許家):小鹿,小鹿。(推開門發現屋里空空如也)怎么還沒回來啊?

  伊天涯(打電話):喂,老廖。

  廖明軒(接電話):天涯啊,怎么了?

  伊天涯:你這幾天見小鹿了嗎?我兩三天沒見她了,家里也沒了。

  廖明軒:我也沒見。這樣啊,你先別著急,我打幾個電話問問,你問問田馨兒,她應該知道。

  伊天涯:啊,行。(掛掉電話,打給田家)喂。

  田母(接電話):喂,誰啊?

  伊天涯:田阿姨,我是天涯。小鹿在您家嗎?

  田母:我沒見。(掛掉電話)

  伊天涯:喂,喂?怎么掛了?

  田馨兒:媽,誰啊?

  田母:伊天涯那小子,打電話找許鹿的。你以后啊,離他們家的人遠點,免得晦氣。

  田馨兒:媽你說什么呢?我跟小鹿是閨蜜。

  田母:得了吧,就你倆還閨蜜呢,免得在那天讓他把你給賣了。

  伊天涯:喂,胖嬸。

  胖嬸:誰啊?

  伊天涯:胖嬸,我是天涯。胖嬸,胖嬸。哎!(掛掉電話,電話接著響了起來)喂,哪位?

  田馨兒:天涯哥,我是田馨兒。

  伊天涯:馨兒,我正好想問你個事,你看見小鹿了嗎?

田馨兒:我昨天晚上還見她了呢,今天去哪里我也不知道。這樣,咱倆分頭找找吧,昨晚小鹿心情很差,喝了好幾瓶啤酒呢。

第二十九幕 夜/外

  地點:路上 人物:伊天涯 路人 小鹿

  伊天涯:小鹿,小鹿!小李,你看見小鹿了嗎?

  路人:沒有,沒有。

  伊天涯:吳姐,你見小鹿了嗎?

  路人:沒看到,沒看到。

路人:快來人那!那邊有人落水了,快來救人啊。

(伊天涯發現許鹿跳水)

  伊天涯:傻丫頭,你怎么這么傻呀!

許鹿;都怪我,要不是我把爸爸的事情告訴了公安機關,爸爸就不會出事,都怪我,都怪我......  

伊天涯:小鹿,沒事,沒事,乖,不怪你,我們早就提醒過許叔叔了,只是,哎。我們只是選擇幫助了更多的人,堅持了我們的道義。乖丫頭,不要再想了,天涯哥哥會一直陪著你的

  許鹿:謝謝你,天涯哥哥

(天涯抱著許鹿回了家)

(6)

第三十幕 日/外

地點:鳳凰機場 人物:廖明軒 伊天涯 小珍 許鹿

  許鹿:珍珍姐!

  珍珍:小鹿!

  許鹿:你這身打扮真是太靚了!

  珍珍:哪有我們家小鹿好看,我這次從上海給你買回來幾件衣服,你回去穿上保證美美噠。

  廖明軒:你回來啦。

  珍珍:嗯。是啊,我回來了。你這么看著我干嘛呀。

  廖明軒:沒,沒有,沒有什么。

  珍珍:天涯。

  伊天涯:珍珍姐。

  廖明軒:沒想到你從上海回來變化這么大,我都有點認不出你來了。

  珍珍:這么多年,你還是沒變。小鹿,你們這幾年生意做的不錯啊,聽說你們都買上車了。

  許鹿:哪有,一般般啦。

  廖明軒:聽說你讀完碩士了,那你可真成我們這的大才女了。

  珍珍:你可千萬別夸我,我一夸就容易驕傲,我呀也就是學了點皮毛而已。

  珍珍:沒想到你這幾年,給我寫了這么多的信。

  廖明軒:啊,我主要是平時沒什么事干,就愛舞文弄墨的寫點東西。

  伊天涯:這有機會啊,我得吧你倆這幾年寫的情書都收集整理起來,出一本書就叫《酸死人的甜言蜜語》

  廖明軒:這未來呀,政府準備大力發展鹿城的旅游業,珊瑚藍洞風景區的設立只是一個開始,這未來啊,像什么南海之濱,翠湖灣,鹿州古城都得開發建設,到時候鹿城就會成為我們祖國南方的旅游之都。這幾千年來,文人墨客的文學瑰寶和黎族的民族特色可不能讓它們暴殄天物。酒店這一塊你們可要好好經營,這在未來可是一大筆收入呢。

  珍珍:明軒也只說對了一般,另一半呢就是會展行業,如今上海是華東地區和長三角的會展聚集地,隨著APEC會議的召開,上海吸引了大量國內外商人的投資,這為上海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提供了莫大的幫助。我們鹿城要學會借助上海經驗,利用便利的海上交通和獨特的地理優勢,舉辦大型的會展,吸引大量國內外商人前來投資,形成資源聚集地效應。

  許鹿:哎呀,你們說的這些我也聽不懂,我說個實際的,今晚一個都不許剩都到我家吃飯去,我要親自下廚。

  珍珍:好呀,好多年沒常你的手藝了,我特別喜歡吃你做的核桃燉雞。

  許鹿:好呀,我今天一定做給你吃。

  伊天涯:老廖,今晚咱哥倆,不醉不歸!

  廖明軒:你就吹吧,上次不知道誰被我喝到桌子底下去了。

  許/珍:哈哈。

伊天涯:老話說得好,人有失手,馬有失蹄,上次的事是個意外。

第三十一幕 日/外

  地點:鹿崖集團 人物:許鹿 伊天涯 田馨兒 眾人

  伊天涯:尊敬的各位朋友,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在這秋高氣爽,碩果飄香的金秋時節。四面八方的朋友今天匯聚在這里和我一起迎接這值得紀念的喜慶日子慶祝鹿崖集團的隆重開業……

  咱們鹿城市縣作為千年古縣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城市,無論歷史還是人文都有著相當深厚的底蘊,希望我們的企業也能給鹿城帶來新的成就和輝煌……

  此時此刻,任何華麗的語言都難以表達我此刻的心情,借此機會,我向所有前來參加我公司開業慶典、廣大支持我們的來賓,各界朋友,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謝。

  最后,祝各位到場的來賓、朋友們身體健康、萬事如意、財源廣進!謝謝大家!

  田馨兒:下面,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有請公司董事長伊天涯先生,公司董事會董事,總經理許鹿女士共同剪彩。

  眾人:(鼓掌加歡呼)好!

……

第三十二幕 日/內

  地點:鹿崖集團工廠 人物:伊天涯 戴維 蘇雪凝

  伊天涯:戴維先生,我公司擁有國內超一流的生產線,實現了從捕撈到生產銷售的一整套流程,在海洋漁業方面。我公司不僅主打食用漁業,還涉足生態漁業。在水產品領域,我公司涵蓋范圍廣泛,從帶魚到金槍魚,從小龍蝦到大閘蟹幾乎覆蓋了所有海洋生物。

  蘇雪凝:Mr. David, our company has a domestic super-class production line, and has realized a complete set of processes from fishing to production and sales, in marine fisheries. I not only hit consumption of fishery, is also involved in ecological fishery. In the field of aquatic products, our company covers a wide range, from octopus to tuna, from crayfish to hairy crabs covering almost all marine life.

  伊天涯:在銷售領域,我公司分為活魚銷售,冷凍銷售,水產制品銷售三個領域。

  蘇雪凝:In the field of sales, our company is divided into three areas: live fish sales, frozen sales, and aquatic products sales.

  伊天涯:那邊,是我們的水族展館,在生態漁業領域,我們涉足了養殖,觀光兩個領域。除了為大型水族館,魚市提供觀賞魚類之外,我們還制作私人水族箱,可以讓人們在家中感受大自然之美。

  蘇雪凝:Over there, it is our aquarium pavilion. In the field of ecological fishery, we are involved in two fields of farming and sightseeing. In addition to the large aquarium, fish market offers ornamental fish, we also make private aquarium, can make people feel at home in the beauty of nature.

  戴維:what is that?(指著咸魚說)

  蘇雪凝:那是什么?

  伊天涯:戴維先生,這個東西它叫做咸魚,是一種腌制食品。將于以鹽腌漬之后曬干。

  蘇雪凝:Mr. David, this thing is called salted fish and is a kind of preserved food. It will be dried after salting.

  戴維:Can I taste it?

  蘇雪凝:他說他可以嘗一下嗎?

  伊天涯:OK

  戴維:This taste is so strange that the American people will like it. Oh, God bless! I guess I was the first American to taste it. This is really a wonderful country holds 9.6 million kinds of taste on 9.6 million square kilometers of land.

  蘇雪凝:這味道太奇特了,美國人民會喜歡它的。哦,上帝保佑!我猜我是第一個品嘗它的美國人。這真是一片神奇的國度960萬平方千米的土地上保存著960萬種味道。

  伊天涯:哎呀,沒想到這洋鬼子還好這口,真是一物降一物啊。這句就不要翻譯了。

  戴維:what did he say?

  蘇雪凝:He said that he did not expect that you also love salted fish。

  戴維:Yi, you are a genius.

  蘇雪凝:伊,你真是個天才。

  伊天涯:過獎過獎。這句你好像不太好翻譯,你就說謝謝你的夸獎

  蘇雪凝:Thank you for your compliment

  戴維:I want to import your salted fish to sell to the United States.

  蘇雪凝:他要進口你的咸魚去美國賣。

  伊天涯:真的,那太棒了。你問他打算進口多少。

  蘇雪凝:He asked how much money you intend to import goods.

  戴維:I want to buy all the salted fish here.

  蘇雪凝:他要購買這里全部的咸魚。

  伊天涯:A pleasant cooperation(伸手與戴維握手)

戴維:A pleasant cooperation

第三十三幕 日/內

  地點:食堂 人物:伊天涯 蘇雪凝

  伊天涯:蘇小姐,請坐請坐。

  蘇雪凝:我說伊董,我幫了你們這么大的忙,你就請我吃這個呀?

  伊天涯:要不我親自下廚給你炒兩個菜?

  蘇雪凝:那就不用了,我發現你這個人挺有趣的。

  伊天涯:過獎過獎。蘇小姐,我有一事不明啊。

  蘇雪凝:你說吧。

  伊天涯:你說這美國鬼子,為什么要大老遠從美國跑到咱中國來買魚啊?難道他們美國沒海嗎?

  蘇雪凝:美國東臨大西洋,西臨太平洋有20余萬平方公里的海域和豐富的海洋資源。

  伊天涯:那這是為什么?

  蘇雪凝:因為成本。

  伊天涯:成本?

  蘇雪凝:是的,戴維做的是水產零售行業,如果他在美國本土大規模批發采購的話,價格是很高的,因為美國的物價相比于中國很高。其次如果他自己捕撈生產的話,不僅成本高,而且人工費也很高。

  還有就是鹿城的特殊地理位置,鹿城是位于中國南端的城市,南臨南海,海運發達,向東可經菲律賓巴士海峽進入太平洋,向西可經新加坡馬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向南可由印尼進入澳洲。是控扼亞洲大洋洲,太平洋印度洋的交通樞紐。

  伊天涯:那這個,運費跟海關稅就不需要考慮嗎?

  蘇雪凝:如果是小規模進口的話當然需要考慮,但是到達一定規模就可以忽略不記了。而且戴維也并不是將所有的咸魚都運回美國本土,他可以利用鹿城優良的海上貿易將產品賣到東南亞,澳洲甚至中國大陸。而在鹿城設立分公司對戴維的來說就是相當于一個海外倉,如果想在東南亞做生意,沒有鹿城作為基地是不行的。

  伊天涯:海外倉?那是什么?

  蘇凝雪:海外倉是新興的商業名詞,它顛覆了傳統商業模式,實現了廠家直銷,大大縮短了中間差價。

伊天涯:哎呀,真是受教了啊。廚師,再給蘇小姐多做兩個菜啊。

(7)

 第三十四幕 日/內

  (二十年后)

  (許鹿,伊天涯在自己的努力下,將鹿涯集團做到世界500強,為了能讓鹿城走進國際,他們又推出了新的政策。)

  地點:公司會議室人物伊天涯許鹿公司人員

  伊天涯:感謝大家這些年來的支持與幫助,讓我們鹿涯集團有了今天的成就,謝謝你們(深鞠躬),但是我們絕對不能僅僅局限于此,我們要走向全世界,做成國際化大品牌,讓我們的鹿城走向國際。

  眾人鼓掌

  第三十五幕 日/內

地點:男主公司會議室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公司職員

  伊天涯::Bangkok,We won!(伊天涯將一個小國旗插到曼谷的地圖上)

眾人:耶!(眾人歡呼)

第三十六幕 日/內

  地點:男主家中人物:記者伊天涯

  記者:伊先生您好,我是南國都市報的記者晨露,我想釆訪您一下關于您的酒店被米其林公司錄入《米其林紅色寶典》有什么感想?

  伊天涯:抱歉,我認為是否選如米其林餐廳并不重要,酒店嘛,只要能為大家的出行帶來便利就好,沒必要爭名逐利的。

  記者:伊先生,沒想到您的境界還是很高的。

  伊天涯:您過獎了,我一介凡夫俗子哪有什么境界,何況我這是讀書少,知識儲備有限,講不出什么大道理讓您見笑了。

  記者:伊先生您還挺幽默的,那請問你的成功秘訣是什么?

  伊天涯:其實你問我這個問題是很不禮貌的,你應該知道這是屬于商業機密,關于我們具體的成功秘訣,我只能說無可奉告。如果你真想知道我個人的成功秘訣,那我只能用另一種方式回答你。首先呢,我要感謝我的夫人,如果沒有她的鼎力支持,我取得不了現在的成功,另一個我要告誡大家的是,本本分分做人,老老實實做事,不要想的走歪門邪道。做我們這一行的最關鍵的就是要講誠信,誠信是與人溝通,做事情的根本,遵守國家的食品安全的規定,將健康的食品帶給人們,讓人們也可以享受到舒適的住宿環境,讓來鹿城旅游的人們愛上鹿城。

  記者:您與您夫人真恩愛啊,那您公司的下一步規化發展是什么?

  伊天涯:這個可以隨便講嘛?我告訴你了,我還發展什么?對不對。

  記者:對不起伊先生,我像我的魯莽表示歉意。

  伊天涯:沒關系的,我能理解,畢竟你們也想多得到一些有價值的新聞嘛,那我就提一句,發展是有無線可能的。我們會打造更高端的鹿涯集團,比現在更完善,更符合人的需求,讓鹿城文化走向世界

  記者:您剛才提到了你的妻子,您能具體說一下他對你生活事業上有什么幫助嗎?

  伊天涯:這個問題有點隱私吧,說也可以。這樣我講兩個故事吧:這一個故事發生在25年前,當時我的事業幾乎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當時小鹿為了幫我,把自己的酒店買了,拿出所有積蓄支持我,繼續創業。當時我自己都覺得我要崩潰了,是在小鹿的鼓勵下才重新振作的。還有一個就是這幾年來吧,我為了拓寬國外市場,經常要往世界各地的跑,長期不在家不在公司。而小鹿幫我把國內的公司管理的僅僅有條,很難想想如果沒有她的支持,我真不知道公司能發展成什么樣子。

記者:謝謝您,我們相信鹿城的明天會變得更好。

第三十七幕 日/內

  地點:羅斯柴爾德公司會議室 人物:羅斯柴爾德公司眾董事

  羅斯柴爾德:Now our business in Europe and Greater China has received the influence of Luya Group. They have seriously affected the interests of our family, which has caused our economy to suffer losses and the loss of customers.(翻譯:現在我們在歐洲區和大中華區的生意收到了鹿涯集團的影響和沖擊,他們嚴重的影響了我們家族的產業和利益,使我們的經濟受到了虧損,客源遭到了流失。大中華區尤其明顯,客人大部分進入了鹿涯集團的酒店,導致我們這幾年的經濟收入明顯下降。)

  艾爾:Damn Asians!(翻譯:該死的東方人!)

  羅斯柴爾德:艾爾,注意你的口氣,我們家族多少年的風風雨雨,怎么可能懼怕這樣一個小集團威脅,沉著一些,我們的發展計劃不要變,雖然我們是一個有很多年歷史的企業,但我們還是要搞創新,讓別人知道老店不老,依舊朝氣。(Al, watch your tone, how can we be afraid of a small group like this? Let others know that the old shop is not old, still angry.)

  羅b:一個連30年歷史都沒有的企業,怎么能夠從我們家族企業中搶奪資源?(How can a company without 30 years of history snatch resources from our family business?)

  羅A:I think we should find reasons for ourselves, analyze the fundamental willingness of customer loss, and then carry out systematic reforms. Only resourcefulness to be invincible.(翻譯:我認為我們應該從自身找原因,分析客源流失的根本原因,然后進行系統的改革,只有隨機應變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艾爾:No, no, no,I think the priority is to defeat Luya Group, he has a serious impact on our business, poses a threat to us.(翻譯:不不不,我認為當務之急是打垮鹿崖集團,他已經嚴重的影響了我們的生意,對我們構成了威脅。)

  羅塔:你打算怎么處理?商業上的威脅不是威脅,我們要公平競爭,如果你要搞一些暗地的勾當,我不支持。(What are you gon na do about it? Commercial threat is not a threat, we need to be fair competition, if you want to do some covert activities, I do not support.)

  史蒂夫:If we do not understand the times, even if even if we kill a Luya Group, there will be a second apart, or even a third.(翻譯:如果我們自己不懂得與時俱進,就算擊垮了一個鹿崖集團,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站出來的。)

  羅B:I agree with Ayr’s point of view. We must first attack the Luya Group.There is a saying that Distant water cannot quench present thirst。We should should first solve the current problems.(翻譯:我贊成艾爾的觀點,當務之急我們應該先擊垮鹿崖集團,畢竟遠水解不了近渴,我們應該應該先解決當下的問題。我們家族在這行業雖然很多年了,但從來沒有收到過這么大的威脅啊)

  羅C:Yi Tianya can develop a small enterprise into a world-class group in just 20 years. The strength cannot be underestimated. Such people must be removed, otherwise it is a disaster.(翻譯:伊天涯能用短短20年的時間將一個小小的企業發展成國際級的集團,實力不容小覷,這種人必須要除掉,不然留著就是禍患。)

  羅D:但是,干我們這行都懂,他在厲害,怎么可能會沒有黑點呢?我建議,完會之后派人去查,一定要我下去調查!(But in our line of work, he's good. How can there be no black spots? I suggest we send someone to look into it after the meeting. I must go down and investigate!)

  羅斯柴爾德:Ok, don't make a noise. I decided that the company's internal rest reforms are of course an urgent task, but it is more important to defeat this lion-like opponent and disintegrate him, otherwise we will suffer big losses. I want deer Cliff Group loss body bone! You're going to get a party right away, I want to invite all of our partners to attend.(翻譯:好了,不要吵了。你們說的都很有道理,不愧是我們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但我還是要決定一個大方向。公司內部的休整改革當然刻不容緩,但是更重要的是擊敗這個像獅子一樣的對手,并瓦解他,不然我們會吃大虧的。就像羅b說的一樣,我們從來沒受過這么大的威脅啊,那就讓我們好好應戰,先按照艾爾的意思,去查,我就不信他一點黑底沒有!

我要讓鹿崖集團損身碎骨!馬上去準備一場舞會,我要邀請所有的合作伙伴前來參加。)

第三十八幕 日/內

  地點:羅斯柴爾德家中 人物:與會客人 羅斯柴爾德

  羅斯柴爾德:Ladies and gentlemen, please be quiet. It is my pleasure to be able to invite every guest present here today. I have a few words to say below. The Rothschild family has been friends with honest people for centuries, so I chose you.(翻譯:女士們,先生們,請大家安靜一下,今天能請到在座的每一位客人是我的榮幸。下面我有幾句話要講,羅斯柴爾德家族幾百年來都是和誠信的人為友,所以我選擇了你們。)

  In fact, in addition to gatherings today, there is also a purpose to expose a despicable oriental group, the Luya Group. Please look at the big screen, after our investigation, the group sold seafood are using an outdated bad food, they are facing a crisis of credibility. Their food did not pass the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test at all, they used huge amounts of bribes and bought them.(翻譯:其實,今天除了聚會之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揭露一個卑鄙的東方集團——鹿崖集團。請大家看大屏幕,經過我們的調查,這個集團所出售的海產品都是用了過期變質的食物,他們正在面臨信譽危機。他們的食品根本沒有通過國際食品安全檢驗,他們是用了巨額的賄賂和收買得到的。)

  This is no accident. All of their preserved foods have rotted. Please believe me, the three meals served in their hotels are made of rotten food.The furnishings of their hotels are vulgar! The aquatic products they breed are all fed with banned hormones. Long-term use is extremely harmful to the human body and can cause serious cancer.(翻譯:這不是偶然的,他們所有的腌制食品都已經腐爛,請相信我,他們旗下酒店供應的三餐都是用腐爛變質的食物做成的,他們酒店的陳設粗俗不堪!他們自己養殖的水產都是用違禁激素喂養的,長期使用對人體有巨大危害,嚴重的可以致癌。)

  Their travel companies are savvy, and their hotels and their entertainment venues use unethical means to extract huge profits from tourists.And Yi Tianya, the chairman of their group, is a Kneeling orphan, a hawker selling salted fish.He used many unscrupulous means and unfair competition to develop his own business.And the general manager of the company, Xu Lu, sent his own biological father to prison.It's absolutely horrible!(翻譯:他們的旅游公司宰客嚴重,與他們的酒店和旗下的娛樂場所利用不道德手段從游客身上榨取巨額利益。而他們集團的董事長伊天涯是一個下賤的孤兒、賣咸魚的小販,他用了許多不法手段和不公平競爭來發展自己的企業,他與他口中賢惠的夫人許鹿更是將自己的親生父親送進監獄,簡直令人發指!)

  In order to maintain normal business order, an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business norms, the Rothschild family is determined to declare war on the Luya Group in the name of God!(翻譯:羅斯柴爾德家族為了維護正常的商業秩序,和經商準則決心以上帝的名義對鹿崖集團進行商業競爭!還給大家一個安靜的市場秩序!)

  Anyone who dares to cooperate with the Luya Group is an enemy of the Rothschild family and an enemy of God.(翻譯:在做的各位誰敢跟鹿崖集團合作就是跟羅斯柴爾德家族為敵,與上帝為敵。)

  歐文:No, God won't support him.(翻譯:不,上帝不會支持他的。)根據我們的了解,他們并不是這樣的,您為什么要污蔑他們呢?(As far as we know, they are not like this. Why do you insult them?)

  羅斯柴爾德:Oh, Owen. You have listened. From now on, the Rothschild family will interrupt any business with your company, and I will also withdraw funds from your group.(翻譯:哦,歐文。你聽好了,從現在開始,羅斯柴爾德家族將中斷與你們公司的任何業務往來,我也將在你的集團撤資。)

  歐文:Sorry, Mr. I have no intention of offending. I hope that you can accept my sincere apology. I apologize for the recklessness I just mentioned, I hope you can forgive me.I promise Luya Group cut off all dealings with you defeat Luya Group together.(翻譯:對不起,先生,我無意冒犯,希望您能接受我誠摯的道歉,我像我剛才的魯莽表示歉意,希望您能寬恕我。我保證與鹿崖集團斷絕一切的往來,與您一起打垮鹿崖集團。)

羅斯柴爾德:but,late.(翻譯:晚了。)

(8)

第三十九幕 日/內

  地點:主角公司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公司懂事

  小張:各位董事,這是我收集的國外一些酒店和旅游公司的介紹,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們現在在各個領域,似乎并沒有考慮到這些。我認為我們必須要有超前的意識,而且……

  陳董事:照你這么說,干脆我們把市場都放在國外好了。

  小張:國內的市場也不能放棄,人文旅游資源和東方文化是重中之重。每個游客的愛好都是不相同的。而且現在隨著國家的進步,很多外國人都會選擇來中國旅游。

  小李:據我了解,現在很多企業都在打價格戰。

  伊天涯:所以說我們的對手現在在肆無忌憚的挖墻腳。我們應該考慮如何把滯銷的商品銷售出去,也應該考慮如何讓我們的酒店和其他娛樂場所吸引更多的游人。

  許鹿:隨著捕撈技術和水產養殖技術的發展,水產品的生產捕撈數量已經遠遠高于人類的需求,購買力達不到,市場接近飽和。

  小張:我有一個想法,我們可以在酒店的三餐免費提供我們的水產,來各地批發水產,特產的商人也需要住宿,考察,娛樂;我們可以規定,購買我們產品達到一定數量的商客免費入住我們的酒店,免費體驗我們的娛樂場所。

  小李:可是價格和成本呢?

  小張:但是我們可以收獲更多的影響力。

  許鹿:利用這個來提升我們的影響力嗎?有這個必要嗎?

  伊天涯:我覺得可以。

  許鹿:有一個客觀的問題,我們的酒店和娛樂機構都不是豪華級,而那些商人會看好我們嗎?

  伊天涯:不不,可以的,可以的,一步一步來。這樣,小張,這個事情交由你負責,但是我有兩個要求。第一,供應的三餐必須要很美味;第二,給那些商人提供最優質的服務。

  小張:沒問題。

  伊天涯:那好,這個事情就這么定了。另外小李你的任務是盡可能把這個消息推廣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小李:好的。

伊天涯:好吧,那這樣我把各大旅游公司分店交由你來管理。散會吧。

第四十幕 日/外

  地點:鹿城魚市 人物:羅斯柴爾德家族派來的調查人員 胖嬸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您好,我是國外記者,想了解一下伊天涯這個人。

  胖嬸:我有點老了,你這鳥中文聽不懂啊,慢點說!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我是記者!

  胖嬸:哦,記者啊,有啥事?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您知不知道這條街以前有個叫做伊天涯的男人?

  胖嬸:伊天涯?別跟我提她,倆口子不是什么好東西,大義滅親的玩意!說說就來氣?如果你們記者順著小伊的成功來查他如何白手起家的,不好意思,無可奉告!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這不是我們的目的,剛剛你說他們夫婦大義滅親?何以見得?

  胖嬸:怎么?你感興趣?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對!我就是來挖他黑料!然后報道出去!

  胖嬸:嗯~~(思考片刻)好,過來坐下吧,我跟你們聊聊!

  他們夫婦當年啊,為了自己的利益,把同鄉的酒店都舉報了,連伊天涯的老丈人都沒放過,把自己的老丈人逼瘋,親手送進監獄,你說,多狠毒得人才能辦出這種事來?!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老丈人?

  胖嬸:就是他老婆的爹,許鹿的爸爸!

  調查人員(蹩腳中文):這可真狠啊!(偷笑)

  這時胖嬸的男人走了過來

  胖嬸老公:生意還做不做了!不賣就算了,還在這跟兩個外國人聊天,你懂得人家說什么?!快去干活!

  胖嬸:什么啊!他們是國外記者!會說中文。

  胖嬸男人:你可厲害了,還和記者拉上了,說啥了。

  胖嬸:他們來問問伊天涯的事。

  胖嬸男人;老娘們嘴就是不掩飾,什么話也說,這是記者啊!你也真敢說,(轉頭對調查人員說)行了行了,問的差不多了,走吧走吧。

  調查人員相視一笑,點了點頭:謝謝,打擾了。

(調查人員走的時候,拍了很多魚市附近垃圾場的照片)

第四十一幕 日/內

  地點:某報社 人物:安娜 皮爾特

  皮爾特:Oh, dear, what are you busy with?(翻譯:哦,親愛的,在忙什么呢?)

  安娜:Oh, Pelt, dear, you are here.(翻譯:哦,皮爾特,親愛的,你來了。)

  皮爾特:What are you busy with?(翻譯:在忙什么呢?)

  安娜:I have to sort out these damn newspapers and write three reports in the afternoon.(翻譯:我要把這些該死的報紙都整理出來,下午還要寫三片報道。)

  皮爾特:I have a chance to make a fortune here. Do you want to consider it?(翻譯:我這里有一個發財的機會,你要不要考慮考慮?)

  安娜:What a good thing?(翻譯:是什么好事?)

  皮爾特:In all the newspapers published the news board tomorrow, things are after, you can get the Rothschild family $ 5 million reward.(翻譯:在明天所有的報刊上登刊這則消息,事成之后你能得到羅斯柴爾德家族五百萬美元的酬勞。)

  安娜:Are these messages true?(翻譯:這些消息屬實嗎?)

  皮爾特:You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these, and all the consequences are borne by the Rothschild family.(翻譯:這些你不用擔心,一切后果有羅斯柴爾德家族承擔。)

安娜:Don't worry, dear, I promise that the headlines of all newspapers tomorrow will be this news.(翻譯:放心吧,親愛的,我保證明天所有報紙的頭條都是這則消息。)

第四十二幕 夜/內

  地點:家中 人物:伊天涯 許鹿

  電視機:這些食品嚴重的變質,肉制品嚴重腐爛,他們來自哪里?中國。這個集團的中國名字叫鹿崖集團他們很卑鄙而且他們的類長期使用違禁類激素食物我強烈建議,我們應該嚴格抵制這類食品,對中國的相關產品進行調查

許鹿:我馬上召集公司高層開會。

(9)

第四十三幕 日/內

  地點:主角公司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公司懂事

  伊天涯:我發給你們的資料你們都看了嗎

  許鹿:關于近日各大媒體爆出的我們集團食品安全的質量問題,甚至在業內,有人還挖出了我倆的家事,大肆宣傳,妖言惑眾,這可不是普通的商業攻擊,這是想從心理上擊垮我們,一定要查出來!!

  伊天涯:許鹿你先冷靜一下,這件事被翻出來還亂改版本,我們都很氣憤,不過大局著想,我們要先安穩號公司,至于人身攻擊我會讓人去調查。

  小陳:我建議我們的水產降價處理掉

  小張:許總,是不是要先開一下新聞發布會,澄清一下我們的產品沒有問題?你們的私事只是業內知道,我會安排人去下面暗中調查。

  小李:我建議暫時放棄食品類項目,等待時機

  伊天涯:暫時放棄等待時機,然后呢

  許鹿:然后召回所有食品,水產生產線停工停產。

  伊天涯:我現在非常理性的在想這個問題。昨天我想了一晚上,但是很不幸,你剛才講的這些都沒用,都是錯的。

  許鹿:那你講講什么叫對的

伊天涯:我們缺乏自己的特色跟特點,我們總是把自己局限在一個格局里,我們要想辦法跳出來。只有說我們打破自身的牢籠,敢于創新,不在循規蹈矩才能取得成功。

第四十四幕 日/內

  地點:公司接待室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吳總 蒙西特 科波拉 山姆 大衛

  吳總:伊董,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現在的情況我真的不想冒這個風險,我現在真的……總之一句話,賠本的買賣我是不回去做的,您另請高明吧。

  伊天涯:吳總,你聽和我說咱們這個情況日后會好起來的嘛,你還不相信我伊天涯?這些年經歷的大風大浪多了,不都挺過來了嗎。

  吳總:可現在不一樣,這是全面性的危機,而且……。

  伊天涯:而且什么?

  吳總:江湖上風言風語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大義滅親這總事,誰也害怕啊!

  伊天涯:這種事你也信,唉,你們呢,也都是取消合作的?

  蒙西特:對不起,伊董,這次不管你們是被害也好,真的也罷,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勢利太大了,沒有人會跟他們作對,除非他瘋了。

  科波拉:這并非是我們的膽小,我想陳董你也應該知道,羅斯柴爾德家族不僅在歐洲乃至在全球都是金融寡頭。

  山姆:如果有人想跟羅斯柴爾德家族作對,那么他很快就會破產的。歐洲各個集團幾乎都有他們的身影,他們的集團強大到你無法想象,對不起我真的不能跟你們合作。

  大衛:我想您應該知道海科集團上個星期破產了,只是因為他們的董事長說的一句話得罪了羅斯柴爾德,第二天,他們所有的供貨商與分銷商分分取消了跟海科的合作,銀行也拒絕為他們提供貸款,連之前為他們做廣告的公司也刪除了所有與他們公司相關的廣告。

  許鹿:可是……

  伊天涯:小鹿,算了讓他們走吧。

  許鹿:那我們怎么辦。

  伊天涯:大難臨頭各自飛,這種合作人也沒什么意義。這個公司的董事長還是我吧?我以董事長的名義命令你解除跟他們的一切合約。

  科波拉:I‘m sorry.

吳總:對不住了兄弟,你自己保重吧。

第四十五幕 日/外

  地點:機場 人物:伊南濱 方玲玲

  伊南濱:玲兒,你真打算去美國啊。

  方玲玲:對呀,我答應我爸了,沒辦法,我必須要去。而且……你也知道,普林斯頓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不是一般人能拒絕的,我也是一般人嘛。

  伊南濱:可是,你這一去就是五年啊。

  方玲玲:放心,人家會想你的啦。

  伊南濱:玲兒,我舍不得你。

  方玲玲:人家也舍不得你。要不你跟我一起去美國吧。

  伊南濱:現在不行,我爸媽的公司遇到了危機,我必須留下來幫助他們渡過難關。

  方玲玲:那你要答應人家,每天要跟人家視頻聊天半個小時,不行一個小時。

  伊南濱:好,我答應你,莫說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都行。

  方玲玲:給。

  伊南濱:這是什么?

  方玲玲:笨蛋,這是沙漏啊。

  伊南濱:你給我沙漏干嘛?是告訴我沙子漏完了你就回來?

  方玲玲:哎呀,笨死了你,哪有這么快呀。這個沙漏里面裝的是黑云母?

  伊南濱:黑云母?那是什么?

  方玲玲:你看他閃閃發光的,像不像金子呀。

  伊南濱:是挺像的呀。

  方玲玲:我小時候以為沙子里的金色物質是金粒,所以決定要收集它們,后來才知道這不是金粒是黑云母。但誰在乎它是不是金粒呢?只是有一個單純的目標罷了。

  伊南濱:是啊,現在我寧愿回到那個單純的時期可惜回不去了。

  方玲玲:你知道嗎?它又有另一個名字叫愚人金,就是騙你這種大傻瓜的。

  伊南濱:讓你說我傻。(撓方玲玲癢癢肉)

  方玲玲:啊,好了你。

  伊南濱:說伊南濱是大天才,方玲玲是大傻瓜。

  方玲玲:我說我說,方玲玲……是大天才,伊南濱是……小傻瓜

  伊南濱:好啊你,我這次非要讓你嘗嘗我的厲害!

  方玲玲:啊,討厭死了你。

  地點:機場人物:方玲玲伊南濱

  方玲玲:諾,小濱子,給本宮拿好了。

  伊南濱:zhe~

  方玲玲:我發現你還真有當太監的潛質。

  伊南濱:我要真成了太監,你怎么辦?

  方玲玲:切,稀罕。你要真成了太監,我就去找一個比梁朝偉還帥的帥哥。

  伊南濱:就你,也就找個曾志偉這樣的吧。

  方玲玲:看來你承認你長得像曾志偉了。

  伊南濱:像我這么相貌堂堂文武雙全經天緯地的奇才,放古代肯定是皇上,起碼也是個大將軍。

  方玲玲:我跟你說個正事。

  伊南濱:你還有正事?今天在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方玲玲:這沙漏里面的黑云母,是我從沙灘的沙子里挑出來的。可惜我沒填滿,這個沙漏就送給你了,你答應我,把這個沙漏裝滿。等你什么時候裝滿了,我就回來了。

  伊南濱:這么變態的事……好吧我答應你。

  方玲玲:要從沙子里一粒一粒的挑哦,不許偷懶。做一個只屬于我的愚人。

  (廣播)前往美國紐約的乘客請注意:您乘坐的MU7766次航班很快就要起飛了,還沒有登機的乘客請馬上由3號窗口登機,這是MU7766航班最后一次登機廣播,謝謝!

  方玲玲:我要走啦,再見。

  伊南濱:你多保重,我有機會就去看你。

方玲玲:(大喊)記住,要每天想我一千遍!

(10)

第四十六幕 日/外

  地點:主角公司樓下 人物:伊南濱 保安

  伊南濱:保安,給本少爺把車停到地下車庫去。

  保安:哎呦,伊少爺,又換車了。

  伊南濱:你他媽那來那么多廢話,本少爺換車需要向你這個臭保安請示嗎?

  保安:是是是,伊少爺您教育的是,我這就給您停好車去。少爺,您這車檔在哪?

  伊南濱:我說你瞎呀是不是?這不在哪掛著的嘛,沒看見嗎?

  保安:哎呀,這豪車就是好啊,連個檔都設計的這么清新脫俗。

伊南濱:小心點開,刮掉漆你這輩子也賠不起。

第四十七幕 日/內

  地點:主角家 人物:伊天涯 許鹿 伊南濱 李姨

  李姨:小濱回來了,半年不見這小伙子是長得越來越俊了。

  伊南濱:李姨你怎么回事?我跟你說多少遍了,你怎么就是記不住,門口一定要放鞋套,不然把我家地板踩臟了怎么辦?

  李姨:對不起啊,小濱,我這年紀大了記憶力有點不好。

  伊南濱:你要是年紀大了就回家養老去吧。

  許鹿:小濱,你怎么說話的,快給李姨道歉。

  伊南濱:憑什么呀?她就是咱家的一個保姆,憑什么我給她道歉?

  李姨:沒事,小濱畢竟是孩子,說兩句怎么了。

  許鹿:沒大沒小的,還有,你這是染的什么發型?快去給我洗了,不然等會你爸會來了,又要說你。

  伊南濱:哎呀,媽你懂什么,這叫藝術。

  許鹿:就你這樣畫的跟非洲食人族似的還叫藝術,小小年紀你就不學好,弄什么呀這是,烏七八糟的。

  伊南濱:哎呀,媽你煩不煩,天天叨叨叨沒完沒了。

  許鹿:你這孩子怎么不聽話呢,你去不去?

  伊南濱:不去!(起身上樓)

  許鹿:行,可別說我沒告訴你,待會你爸回來說你我可不管啊!

  伊天涯:小鹿,我回來了。

  許鹿(對伊天涯):小濱回來了。

  伊天涯:是嗎?。回來也不跟我說一聲,這臭小子。小濱,小濱。

  許鹿:在樓上睡覺呢。改革的事,你打算怎么辦?

  伊天涯:我準備過幾天跟小張去趟歐洲,看看當地的特色酒店是怎么設計的。這就叫師夷長技以制夷。

  許鹿:哎我跟你說,我前幾天……

  李姨:小濱,小濱開飯了,下來吃飯了。

  伊南濱(在房間里喊):哎呀知道了,你能不能別吵吵了。

  李姨:要不然等會飯都涼了。

  許鹿:李姐,你別管了,咱們先吃咱們的,待會他餓了,他就自己下來。

  伊天涯:這臭小子,現在怎么學的這么沒規矩了?

  許鹿:行了,吃你的飯吧。

  (伊南濱走下來吃飯)

  伊天涯:等會等會,我讓你吃了嗎,你是誰啊?

  伊南濱:爸,你沒病吧?媽,我爸是不是傻了?

  伊天涯:臭小子,你給我站起來!

  伊南濱:干什么呀你這是,吃錯藥了?

  許鹿:怎么跟你爸說話的,沒大沒小的。

  伊天涯:你看你現在打扮的像個什么?你這頭發染的跟屎一樣,還有這衣服,有好衣服不穿,非要穿的破破爛爛的,像乞丐一樣?丟人現眼。

  伊南濱:爸,你懂什么呀,我這叫殺馬特。

  伊天涯:什么殺馬特殺牛特的,我看就是三觀不正,歪風邪氣。把頭發給我弄干凈了在吃飯。

  伊南濱:老頑固。

  伊天涯:我問你,你是不是又換車了?

  伊南濱:是,怎么了。我真想和你說呢……

  伊天涯:說什么說,還怎么了,上學的時候,你一個學期換一輛車,這都換了多少輛了?又不是壞掉了,你這是鋪張浪費!你能不能節儉一點,我看你真是好日子過多了,沒過過窮日子真該讓你去山區里吃幾天苦。

  伊南濱:就那幾輛破車才幾個錢呢,我還想換蘭博基尼呢。

  伊南濱:上了這么多年學,怎么做人沒學會,倒是學會攀比了。今天你怎么跟你李姨說話的我就不說你了,你知道我今天回公司,保安怎么說你的嗎?說你一點家教都沒有!你真是給我丟臉。

  伊南濱:說到底,你還是為了你自己的面子。

  伊天涯:你!

  伊南濱:不就是個看大門的嗎?看他不順眼,直接讓他滾蛋不就得了

  伊天涯:混帳!勞動人民怎么了?你不要瞧不起勞動人民,當年你爸我也是靠賣咸魚起家的,沒有勞動人民,誰來建設我們的祖國,臟活累活誰來干?沒有他們你怎么能在這里坐享其成?老話說得好,吃水不忘挖井人,你不要以為你今天做到這個位置上就可以自以為是,人人都是平等的,沒有人生下來就是王侯將相,永遠不要瞧不起任何人!

  許鹿:天涯,你消消氣。喝口水。

  伊南濱:我不吃了,你們吃吧!

  許鹿:小濱,小濱!

  伊天涯:你別管他,餓死拉到。

  許鹿:兒子剛回來,你看你弄得。

伊天涯:你看他現在都成什么樣子了?在不管管他他就真要無法無天了!

第四十八幕 夜/內

  地點:伊南濱臥室 人物:伊南濱 方玲玲(電腦)

  伊南濱:煩死了,今天我第一天回家,就被我爸媽按著一頓懟,這他們眼里,我永遠沒出息,他們從來都沒有瞧得起我過。

  方玲玲:伊南濱!

  伊南濱:怎么了,玲玲?

  方玲玲:你怎么又把頭發染成黃色了,哎呀丑死了!

  伊南濱:好好好,玲玲你別生氣,我這就去把頭發洗了。這下可以了吧?

  方玲玲:頭發是可以了,可是衣服呢?衣服是用來遮體和避寒的,可以穿成這樣,既不能遮體也不能避寒,你穿這身衣服的意義在哪里?

  伊南濱:那好,我換一件。(脫下衣服)

  方玲玲:啊!你干什么!(捂住眼睛)

  伊南濱:這件可以了嗎?

  方玲玲:換。

  伊南濱:這件呢?

  方玲玲:換

  ……

  伊南濱:這件總可以了吧?

  方玲玲:還行。

伊南濱:這可是我除了校服跟西服外最正式的衣服了。

第四十九幕 夜/內

  地點:主角辦公室 人物:伊天涯 小張 許鹿 小李等人

  伊天涯:小張,來了。

  小張:董事長,您找我什么事?

  伊天涯:你去定兩張去歐洲的機票,準備一下,下周跟我去歐洲。

  小張:兩張機票,就我們兩個人。

  伊天涯:對啊,有什么不妥嗎?

  小張:董事長,您干嘛去啊,

  伊天涯:我準備私下里去歐洲的一些著名酒店實地考查一下,學習設計一些特色酒店。打著公司董事長的旗號去,人家就會知道你是來偷師學藝的,恐怕會給你留一手。

  小張:微服私訪,董事長可真有你的。

  (小李等人推門而入)

  小李:伊董事長!

  許鹿:喲,小李怎么來了啊,調查的怎么樣了。

  小李:許總!這次我就是匯報的,這是我派去調查的員工和南國都市報的記者。

  許鹿:來坐下吧!李媽!沏壺茶!

  李媽:好嘞!

  許鹿:天涯,過來,小李來了,要匯報工作了。

  伊天涯過來坐下:調查的怎么樣了?(歪頭看到了記者晨露)喲,這不是那次采訪我的記者么(笑),你也來匯報工作?你可不是我的員工啊,哈哈哈。

  記者晨露:伊董事可真會開玩笑,我這次來是因為這樣,當時我聽說你們的風言風語之后,小李接著找到了我,要我去調查這件事,由于采訪過您,感覺不是您這樣的人怎么會辦出這種事,所以就接下了,一定要去查個水落石出。

  伊天涯:那可真是謝謝你的信任,你調查出什么來了沒有。

  (此時茶上了,一人一茶碗。)

  晨露(喝了口茶):這茶還真不錯!

  許鹿:這可是鷓鴣茶,肯定好喝啊。

晨露;那我也不賣關子了,直接說了

(11)

第五十幕 日/外

  (回憶地點魚市)

  晨露走到魚販攤子:你好,我是記者,我來問一下這漁業行情最近怎么樣?

  魚販A;還能怎樣,你們記者消息應該比我們還靈通才對吧,前幾天電視上報道的咸魚事件,波及到了大片鹿城海業,我們這些賣魚的也跟著遭了罪。

  晨露:您在這從事賣魚多久了呢,看您年紀不大。

  魚販A:我也就幾年吧,那邊那個胖乎乎的女人,他們一家在這里時間長,你有事可以去問她。

  晨露:好,謝謝。

  晨露走到胖嬸攤前:您好,我是記者,我來。。。

  胖嬸:記者,怎么又是記者?走開走開,我家男人不讓我亂說話。

  晨露:難不成之前還有采訪你的記者?

  胖嬸:嗨,兩個外國人,非得來問伊天涯的事,當時我還想這伊天涯怎么都名聲到國外去了,,,,,

  胖嬸男人:怎么又閑聊開了,干不干活了,我就不信了這次難不成還來了個記者?

  晨露:你好,我是南國都市報的記者。。

  胖嬸男人:呵,別在這蒙我,上次那倆記者騙得了你胖嬸,可騙不了我,兩個外國記者會單獨跑到這里來,采訪我們這些魚販子?五大三粗的一看就不是記者。你。

  (說完晨露拿出來記者證):這是我的記者證,請過目。

  胖嬸男人(半信半疑的接過來看了一眼):呵,還真是個記者,那你是個真記者,那我問一下,你來采訪我們,你們報社不來人拍個采訪照片?你自己來這不是這回事啊,幾個意思啊?

  晨露;呀,叔叔您還挺厲害的,不瞞您說,我這次來的目的,是為了了打聽一個事。

  胖嬸男人;什么事,你說。

  晨露;是關于幾十年前伊天涯和許鹿父親那件事。

  胖嬸男人:這種事還是有什么好說的,雖然伊天涯辦了那種事,但是我告訴你,他倆是我們這出去的,你們要報道他們一個不字,我們可不同意。

  晨露:這我算看明白了,上次那倆人真的是假記者,來套嬸的話呢,胖嬸啊,你上次跟他們說啥了?

  胖嬸:我就把這事跟他們說了。

  晨露:這事到底什么情況我還不知道呢,那么叔叔您給我說下吧。

  胖嬸男人:剛才話跟你說了,你可別騙我們,也來套我們的話。

  晨露:我們是大報社,真要您說,我們的報道絕對不會出現偏差。

  胖嬸男人:那我說了,其實是這樣的。當時許鹿他爸爸是開酒店的,欠人家工錢,酒店內部還宰客,伊天涯有個關系特別好的朋友是個公務員,廖明軒,伊天涯和許鹿就把他爸舉報了。在抓許父的時候,許父一時沖動把人家打傷了,就住院了。(縮寫版)

  晨露:原來如此,胖嬸,您上次可不是這么說的吧。

  胖嬸一時無話可說。

晨露:謝謝叔叔,您這次可幫了伊天涯大忙了。

第五十一幕 夜/內

  (回到現實)

  伊天涯:原來是胖嬸啊,沒想到這么多年他還記恨著我們。

  許鹿;事情清楚了就好,我們也不要去追究這些事了。

  伊天涯:媳婦這次冷靜了啊。

  許鹿;我什么時候不冷靜了。

  伊天涯;好好好你冷靜,對了,晨露記者謝謝你,這是先不要報道出去,等我們公司公關問題解決了,一塊報道出去。懂么?

  晨露記者;好的,伊董真是深思熟慮啊。

伊天涯:哈哈,別在這拍我馬屁了,喝茶喝茶。對了,你們吃飯了沒,來來來一塊吃點。

第五十二幕 夜/內

  地點:伊南濱房間 人物:伊南濱 方玲玲(電腦)

  方玲玲:其實我覺得你父母說你也是對的,人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永遠不要貶低或者瞧不起一任何個人。如果沒有清潔工,我們的街道誰來打掃?沒用農民誰來種糧食?曾國藩有句話說得好“職業只有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伊南濱:你說的挺有道理的,我明天就去給他們道歉。

  方玲玲:順便也給你父母道個歉。

  伊南濱:就他倆?開什么玩笑。

  方玲玲:如果你連給與你生命,養育了你二十多年的父母都不愛,你憑什么說你愛我?

伊南濱:那好,我這就給他們道歉去。

第五十三幕 日/內

  地點:瑞典斯托拉酒店 人物:伊天涯 小張 侍者

  服務員:早上好,先生。歡迎光臨我們酒店,請問有什么能幫到您的?

  小張:您好,我們要入住您的酒店。

  服務員:請問您有預定嗎?

  小張:抱歉,并沒有。

  服務員:請問這次您住多少天?

  小張:兩天。

  服務員。請把您的護照和信用卡交給我,辦完入住手續后我會馬上歸還給您。請問您是分開付押金還是一起付呢?

  小張:一起付

  服務員:這是您的房卡和早餐券,請您在這里簽上名字并留下聯系方式。謝謝您的配合!這是回您的護照和信用卡,現在可以上房了。希望您能在這里生活愉快!

  小張:打擾一下,您能為我們介紹一下這個餐廳嗎?

服務員:好的,您稍等。斯托拉餐廳坐落于瑞典Umea北部的Bothnia海灣,是一家具有悠久歷史的老酒店,過去還是曾被海水侵染過的顏色,受到城市傳統航海的啟發,設計師賦予了酒店全新的面貌,精致碰撞粗糙……我們用不同顏色的綢緞裝飾天花板,試圖營造出大海底部與藻類的顏色……反差是整個設計概念,這里也體現了對手對冒險的渴望……

第五十四幕 日/內

  地點:巴黎銀塔餐廳 人物:伊天涯 小張 服務員

  小張:女士您好,打擾一下,您能幫我們講述一下這家餐廳的故事嗎?

  服務員:很高興為您服務,這座餐廳的前身是英國咖啡屋,是由1582年法國國王亨利三世的侍從開辦的。您可以在這里可以望見圣母院與西堤島的壯麗景觀。因其石塔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由此得名“銀塔”。這就是最初的銀塔餐廳。銀塔的裝潢是路易十六宮殿式,金碧輝煌中不失浪漫。

  1867年巴黎世界博覽會開幕。6月7日德國威廉一世,沙皇亞歷山大二世、三世在聽完歌劇后來此用餐。這就是有名的“三皇帝晚宴”。這是法國作家巴爾扎克的畫像、那是德國首相俾斯麥、這個是俄國歌唱家夏里亞賓(指房間里掛的畫像)……血鴨是餐廳名菜,風味奇特,食之齒頰留香,堪稱美味之最。

英國王愛德華七世是最早來吃鴨子的腕級名人,他吃的鴨子編號為328號;喜劇大師卓別林為253652號;影星伊麗莎白·泰勒是579051號……

第五十五幕 日/外

  地點:瑞士斜崖酒店 人物:伊天涯 小張 服務員

  服務員:酒店擁有170余年歷史,坐落在雄偉壯麗的阿爾卑斯山中的森帝斯峰峰頂。哦,你在干什么?

  伊天涯:是這樣,我朋友沒到一處酒店,都喜歡把當地的故事記錄下來,留作紀念。

在這里,您能體驗到美麗的風景和懸崖邊帶來的心靈震撼,您可以在陽臺上一覽山中的美景,酒店所有食材都是當地提供,您可以品嘗到瑞士薯餅,當地特有的阿彭策爾啤酒和威士忌香腸。希望您能在這里生活愉快!

第五十五幕 夜/內

  地點:羅斯柴爾德家 人物:羅斯柴爾德 艾爾

  艾爾:Mr. Rothschild, according to reliable information, the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Association is preparing to visit Sanya.(翻譯:羅斯柴爾德先生,根據可靠情報,國際食品安全協會準備赴鹿城考察。)

  羅斯柴爾德:You know what to do,once money is in place, the bad words will disappear.(翻譯:你知道該怎么做,金錢一旦作響,壞話戛然而止。)

  艾爾:I understand, sir.(翻譯:明白了,先生。)

  羅斯柴爾德讓艾爾走到他的身邊,并讓艾爾將耳朵貼到他的嘴邊

羅斯柴爾德:No, I don't mean this, what I want to say is...(翻譯: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說的是......)

第五十六幕 日/外

  地點:鹿涯集團總部 人物:許鹿 皮特 伊南濱 公司職員,郭局長,當地政府官員,皮特考察團成員

  郭局長:許總,這伊董去哪了?

  許鹿:天涯他去歐洲考查了。

  郭局長:哎呀,這么重要的場合他竟然不在,這可怎么辦。

  伊南濱:郭伯伯您放心吧,我爸不在,還有我呢,您就放100個心吧!保證沒什么問題的。

  郭局長:許總,等會外賓來了,進場實地考察政府是沒法干預的,到時候還得靠你們自己。

  許鹿:郭局長您放心就好,我們集團生產的產品都是經過嚴格質量檢驗的,絕對安全!

  某甲:郭局,外賓來了。領隊的是波蘭人皮特,國際食品安全協會會員。

  郭局:大家都做好準備,準備迎接外賓,這件事關系的我們鹿城乃至中國的企業形象,千萬不要掉以輕心

……

(12)

  郭局長:這位是皮特先生吧?我是鹿城市食品藥品監督局的局長郭躍。

  皮特:郭先生您好,很高興認識您,我叫皮特,是這次赴鹿城考察團的團長,我這次來是要對鹿崖集團旗下生產的食品進行抽樣調查,其次是對鹿城市其他企業生產的食品也進行調查,希望您能配合我們的工作。

  郭局長:了解了解,這位就是鹿崖集團的總經理許鹿。

  許鹿:皮特先生,你好。

皮特:你好,許女士。

第五十七幕 日/內

  地點:鹿崖集團工廠內 人物:許鹿 伊南濱 皮特考察團 公司職員

  皮特:NO,NO,NO,你們不能進入,請你們配合我們的工作。

郭局長:好吧。

  皮特:Conducting a sample survey of these foods being packaged and produced. The current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Inspection Association issued new standards as a benchmark. Including food pickled class. Don't omit the food that has been packed, open the box and check it. They breed aquaculture and conduct tests on water, including bait.(翻譯:對這些正在包裝和生產的食品進行抽樣調查檢驗,以目前國際食品安全檢驗協會出臺的最新標準為基準,包括腌制類的食品。已經包裝的食品也不要遺漏,開箱檢查。還有他們養殖的水產,對水進行化驗,包括魚餌。)

皮特:謝謝你們,經過檢驗,你們的食品不存在任何問題。

第五十八幕 日/內

  地點:鹿崖集團會議室 人物:艾爾 許鹿 伊南濱 眾人 郭局長

  皮特:哦,上帝啊!那個個公文包里除了裝著這次化驗的所有結果,還有半年以來我們考察團所有的資料。我希望你們能盡快找到它,不然后果將是你們無法承擔的。

  郭局長:皮特先生,你先冷靜一下,我們已經報警了。

  皮特:我怎么冷靜,這個東西對我太重要了。上帝保佑,一定要把這個東西找回來。

  郭局長:現在皮特懷疑這個東西是我們偷的。

  某乙: Mr. Peter, Landon disappeared.(翻譯:皮特先生,蘭登不見了。)

  皮特:哦,上帝。你們不能這樣做,我警告你們,如果蘭登和資料出了意外,整個中國的食品將會受到信譽危機!

許鹿:必須趕緊找到,不然誤會會更深的。

伊南濱:打擾一下,皮特先生。蘭登是不是一個穿紅色夾克黑色褲子黃色頭發的男子?

皮特:是的,你見過他?

第五十九幕 日/內

  【回憶地點:公司走廊人物:蘭登伊南濱

  蘭登: Oh, the old man, rest assured, I got.(翻譯:哦,老伙計,放心吧,資料我弄到了。)

  手機: Well done, at 3 o'clock in the afternoon, Luhuitou Park, statue under the joint.(翻譯:干的不錯,下午三點鹿回頭公園,雕像下接頭)

  蘭登: Luhuito?(翻譯:鹿回頭?)

  手機:Yes!】

  伊南濱:你丟失的資料是不是裝在一個黃色牛皮紙袋里?

  皮特:對。

  許鹿:你去哪?

  伊南濱:蘭登三點要去鹿回頭公園跟別人接頭!

郭局長:我去通知警察局

第六十幕 日/外

地點:中央公園 人物:艾爾 許鹿 伊南濱 眾人 警察

(伊南濱發現蘭登正在跟一個人接頭)

  伊南濱:站住!

  蘭登:糟糕,被發現了!快跑!

  警察:別動!舉起手來!

  艾爾Oh,sh!This time it's planted!(哦,媽的!這次是栽贓!)

  皮特(從趕來的車上下來):伊,伊你在哪里?

  警察:您好,皮特先生。我們已將您的文件追回,盜竊文件的犯罪嫌疑人已經抓捕歸案了。

  皮特:哦,感謝上帝。謝謝,中國警察的辦案效率真是令人欽佩,沒想到你們這么快就破案了。

  警察:這多虧了伊南濱同志的幫助,是他及時告知了我們犯罪分子的街頭地點。

  皮特:伊,謝謝你。

  伊南濱:應該的。

  皮特:Oh,Langdon,Ich habe nicht gedacth,dass sie。(哦,蘭登,這是為什么)

  蘭登:Tut Mir leid Pete。(對不起,皮特)

  皮特:Warum tust du dir das an?(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蘭登:Ich wur zu DEM tianya。(我受到了伊天涯的指示)

  伊南濱:皮特先生,請你相信我們,如果真是我們做的,我會幫你把文件追回來嗎?

  皮特:Who are you?(你是誰)

  艾爾:I'm an employee of the deer cliff group。(我是鹿涯集團的員工)

  皮特:You don't want to cheat me,do you think I'm a fool?(你當我是傻子嗎?)

  警察:對不起,皮特先生。請您保持克制,犯罪嫌疑人我們還要帶回去審訊,希望您能配合我們的工作。

皮特:OK!

第六十一幕 夜/內

  地點:新聞發布會現場人物:皮特眾記者

  皮特(英) Ladies and gentlemen.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coming. At today’s press conference, I want to announce the inspection report of the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Association on food safety issues in Sanya, Hainan Province,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fter our month-long field trips, including the sampling of food, the testing of liquid substances. The food produced by most companies in Sanya is qualified, and this time the key investigation of Luya Group, all products produced by it comply with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inspection standards. They farmed fish did not eat any hormone drugs. As for the fish, it is the Chinese people since ancient times to one storage method of meat, marinated law. In addition to excessive salt content, and there is no harm to the human body ......(翻譯:女士們,先生們。非常感謝大家的到來,今天的新聞發布會上,我要宣布國際食品安全協會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濱海省鹿城市食品安全問題的考察檢驗報告。

  經過我們為期一個月的實地考察,包括進行食品的抽樣檢驗,液體類物質的化驗。鹿城市絕大部分企業生產的食品都是合格的,而這次重點調查的鹿崖集團,其生產的所有產品均符合國際食品安全檢驗標準,他們養殖的水產品并沒有食用任何激素類藥物。

至于咸魚,那是中國人民自古以來對肉類食品的一種保存方法,腌制法。除了食鹽含量過多以外,對人體并沒有任何危害…… )

Also by today’s press conference, there is one thing I want to disclose to everyone: A few days ago, our inspection report was stolen. With the help of the Chinese police, the stolen documents were successfully recovered. After investigation by the Chinese police and Interpol, It was determined that the incident was committed by the Rothschild family. The criminal, Al Durant, is the group’s “Intelligence Collection Section Specialist”. After police investigations, it was confirmed that the department was used by the Rothschild family to use unfair competition to steal commercial competitors. Economic rules that seriously jeopardize market fairness...(翻譯:另外今天借著這次新聞發布會,有一件事情我要想大家披露:幾天前,我們考察團的檢驗報告遭到失竊,在中國警方的幫助下,成功追回了失竊的文件,經過中國警察和國際刑警組織的調查,確定了該事件系羅斯柴爾德家族所為,犯罪分子艾爾·杜蘭特系該集團“情報收集科特派員”,經過警方調查,確認該部門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用來使用不正當競爭手段竊取商業競爭對手的,嚴重危害了市場公平的經濟規則……)

(13)

第六十二幕 日/外

 地點:機場人物:伊天涯許鹿伊南濱廖欣然小張

  伊南濱:爸,張叔叔。

  小張:嫂子,小濱。

  廖欣然:伊叔叔。

  伊天涯:哎,欣然來啦,你爸爸呢?他沒跟你在一起嗎?

  廖欣然:我爸去省里開會了。他特地吩咐我跟您說從省里回來一定要找您談話。

  伊天涯:大領導找我談話,我可不敢不去。頭上這撮黃毛終于洗掉了。好端端的黑發不要非得染個黃毛,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像什么樣子嘛。

  許鹿:那天你跟小濱吵完架,第二天他就把頭發洗了,衣服也換了。連對人的態度都改了,李姐一直夸他呢。

  伊天涯:是嘛,我就說嗎,我兒子怎么可能會差。可是我還是不明白,你說怎么變化這么快。

  廖欣然:我知道,我知道。是因為玲玲姐。

  許鹿:玲玲?玲玲是誰?

  伊南濱:欣然你別亂說。

  廖欣然:我才沒亂說呢,那天晚上他跟玲玲姐聊了一晚上的QQ,第二天早上起來就跟換了個人一樣。

  伊南濱:你怎么知道的?

  廖欣然:玲玲姐告訴我的。

  許鹿:我說你怎么把自己關在屋里一天不出來,原來是和女孩聊天呢。哎,那小女孩長得怎么樣,什么時候讓媽也見見?

  伊南濱:媽,你別聽她胡說。

  廖欣然:我才沒有胡說,玲玲姐長得可漂亮了,您見了絕對喜歡。

  許鹿:是嘛。

  伊南濱: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賣了。

  許鹿:欣然,你呢,你打算什么時候領個小帥哥回來啊?

  廖欣然:再等等吧,人家現在還沒想好呢。

  伊南濱:得了吧,就她這樣的還能嫁的出去?

  許鹿:胡說。

  伊天涯:我這次去歐洲發現啊,他們那很多酒店……

  許鹿:打住打住,工作上滴事公司里說,一個多月沒見你了,我都想你了。

伊南濱/廖欣然:咦~咦~咦~

第六十三幕 日/內

  地點:公司會議室 人物:伊天涯 許鹿 伊南濱 眾董事

  伊天涯:這次歐洲之旅真是不虛此行,收獲還是蠻多的。大致概括為兩個方面,一個是特色,一個是名氣。像瑞士斜崖酒店,建在山坡上,既能品嘗特色美食,還能欣賞山間美景,還有樹屋酒店,把房子跟自然結合再一起,的確是奇思妙想。在比如,銀塔餐廳,他主打的就是名人明星到他的餐廳吃飯而文明,像英國女王喜劇大師什么的。名氣的另外一種就是自身的名氣,像這個國際五星鉆石獎那是服務業的頂級榮譽,如果說我們能取得這些榮譽,那對我們集團未來的發展是不言而喻的。

  許鹿:那伊董的意思是。

  伊天涯:我準備把計劃分為三部分,小張,我們之前建的賓館和娛樂場所,重新修建,你給我絞盡腦汁想辦法使每一家酒店都有特色。

  許鹿:我反對,你考慮過會損失多少資金嗎?

  伊天涯:損失的錢是可以掙回來的,這些酒店如果不改變,就是毫無價值的廢物。

  伊南濱:我支持伊董的觀點,我們不能抱殘守缺,要學會勇于出擊。

  許鹿:可是……

  伊天涯:好了,沒有什么可是的,我是公司董事長,我已董事長的名義命令你們去執行。

  許鹿:伊天涯你這是獨裁!

  伊天涯:哎,我今天還就獨裁了,我是公司最大股東我有權決定公司的重大方案。

  某甲:伊董,我剛才粗略估算了一下,我們大概要損失……

  伊天涯:如果你不想失去這份工作,請你把嘴閉上。OK?

  許鹿:有你這樣當董事長的嗎?

  伊天涯:我們再說第二個計劃,小李你作為公司宣傳部經理,想辦法邀請各個地區的名人明星前往住宿,不惜一切代價。

  許鹿:我不舒服,先告辭了。

  伊南濱:媽?

  許鹿:叫許總。

  伊南濱:許總。

  伊天涯:好了,不要管她,我們繼續開會。

  伊南濱:伊董

  伊天涯:我說的話你沒有聽見嗎?小陳,你負責代表公司參加本年度“國際五星鉆石獎”選拔,另外順便拿下“iTQi”的獎章,記住,不惜代價!

  小陳:明白。

  伊天涯:我目前想到的就這些,大家可以補充。

  伊南濱:伊總,我認為這些還不夠,我申請在紐約時代廣場開一家酒店。

伊天涯:可以,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經費財務科全開綠燈,明天給他訂去美國的機票。

第六十四幕 夜/內

  地點:家里 人物:伊天涯 許鹿

  伊天涯:小鹿,還生氣呢,我給你道歉了好不好?夫人,為夫錯了,我保證兩年之內把花的錢都掙回來。

  許鹿:誰是你夫人,我明天就跟你離婚嫁給隔壁老王去。

  伊天涯:你可拉倒吧,咱家是獨棟小別墅,哪有隔壁了。

許鹿:你這個月給我在客廳沙發上睡。

第六十五幕 日/內

  地點:伊南濱臥室 人物:伊南濱 方玲玲(電腦)

  方玲玲:哎呀,都九點了,我先不跟你聊了。

  伊南濱:你還好意思抱怨時間,我現在每天上午不去上班跟你聊天,我爸都生氣了。

  方玲玲:哎喲喲,那以后不聊了?

  伊南濱:那你就不怕我在國內再找個漂亮的女朋友?

  方玲玲:你可以試試,你要是敢,我給你戴一大街的帽子。

  伊南濱: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明天就要出發去紐約了,到時候我就去你們學校找你玩。

  方玲玲:你個死人,你就不知道給人家一點驚喜嗎?今天晚上我要是睡不著覺明天我就掐死你!

伊南濱:這樣明天中午,我去你們學校接你。

   (14)

   第六十六幕 日/外

  地點:時代廣場 人物:伊南濱 公司職員 方玲玲 丹妮

  伊南濱: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聆聽著時代廣場鬧鐘的敲響,看著和平鴿自由的翱翔,感謝來自海內外的朋友今天匯聚在這里和我一起迎接這值得紀念的日子,慶祝鹿崖集團在美國紐約酒店的隆重開業……

  翻譯員:Ladies and gentlemen, everyone, good morning! Listen to the ringing of the alarm clock in this Times Square and watch the flying pigeons soar. Thanks to friends from home and abroad for gathering here today to welcome this memorable day to celebrate the grand opening of the Luya Group in New York, USA...

  伊南濱:玲玲?方玲玲!方玲玲,看這里!

  伊南濱:小陳,這邊你先幫我看一下,我還有點急事。

  小陳:行,伊董,那您先忙吧。

  方玲玲:伊南濱?濱濱。愛死你了濱濱。

  丹妮:: Who is this.(翻譯:這位是。)

  方玲玲: Oh, here it is. This is my boyfriend, Yi Nanbin(翻譯:噢,這是我男朋友伊南濱。)

  丹妮:Yi,Hello!(翻譯:伊,你好。)

  方玲玲:這是我的閨蜜丹妮。

  伊南濱:Hello!(翻譯:你好。)

  方玲玲: Dani, we have something, I will not accompany you shopping.(翻譯:丹妮,我們有點事,我就不陪你去逛街了。)

丹妮: Ok, I wish you a good time.(翻譯:好吧,祝你們玩的愉快。)

第六十七幕 日/內

  地點:餐廳人物:伊南濱方玲玲

  伊南濱:不是說好等你中午放學我去接你嗎?怎么自己跑過來了?

  方玲玲:人家想給你個驚喜嘛。

  伊南濱:說實話。

  方玲玲:其實,我是跟丹妮出來逛街的。

  伊南濱:我就知道。

  方玲玲:真沒想到,你還真把酒店開到時代廣場來了。

  伊南濱:這算什么,我打算將來人類重返月球,我就在月球上開第一家地月旅行酒店。

  方玲玲:幸虧吹牛不用納稅啊。

  伊南濱:在電腦里看你就感覺很驚艷了,看到真人更好看,兩年沒見你又變漂亮了,我真是感覺你就像仙子一樣,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生怕一不留神你就飛走了。

  方玲玲:那你現在是不是應該遠遠的看著我呀。

  伊南濱: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就喜歡褻玩。

  方玲玲:少來,說最近是不是犯什么錯事了?

  伊南濱:沒有……吧?

  方玲玲:是嗎?

  伊南濱:應該……是吧

  方玲玲:那我問你,沙漏帶了嗎?

  伊南濱:太貴重,我怕隨身攜帶弄丟了。

  方玲玲:那,沙漏你裝滿了嗎?

  伊南濱:還沒有,裝一半了。

  方玲玲:那還不快點裝。

  伊南濱:出了點小意外。

  方玲玲:你說

  伊南濱:我不小心摻進了一點沙子。

  方玲玲:說實話。

  伊南濱:真的。好好好,我說實話。事情是這樣的……(打碎沙漏的畫面)

  方玲玲:好啊你,你居然把他給打碎了。

  伊南濱:那天我太困了,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又買了一個。

  方玲玲:好吧,看在你知錯能改的份上,我就給你一次機會

  伊南濱:你原諒我了。

  方玲玲:對啊,不過你要用這個裝。

  伊南濱:這,你居然還有備份。能不能換個小點的?

  方玲玲:不行!

  (方玲玲手機語音消息:Baby,when will you come back?I want to  you。)(寶貝,你什么時候回來?我想死你了)

  伊南濱:怎么回事?

  方玲玲:你別誤會,這是丹妮的手機。那是他男朋友給他發的。

  伊南濱:她的手機怎么會在你這里?

  方玲玲:拿錯了……

  伊南濱:(伊南濱的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感覺自己收到了欺騙)編謊話誰不會啊?告辭!

方玲玲:濱濱!伊南濱!伊南濱你個王八蛋!

第六十八幕 日/外

  地點:公園 人物:伊天涯 廖明軒

  廖明軒:聽說你這次歐洲之旅收獲不小啊。

  伊天涯:一般般吧,你那邊怎么樣,聽欣然說你去省里開會了。

  廖明軒:我正想跟你說這個事呢,最近咱們國家準備啟動國家級戰略工程,一帶一路。

  伊天涯:這個我在新聞上聽說過,那我們鹿城如何配合這個項目呢?

  廖明軒:經省委省政府的決議,我們鹿城呢,準備打造國際化熱帶海濱旅游精品城市,共同構建海上絲綢之路。

  伊天涯:能具體的說嗎?

  廖明軒:其實這個是一個取長補短,優勢互補的發展規劃,比如說有的地方礦產資源豐富,有的地區農林漁牧業發達,有的地區缺少資源,有的地方落后。那我們就利用優勢來帶動自身的經濟增長,吸取其他地區的長處來彌補自身不足。

  伊天涯:那是不是說我們把咱們鹿城的椰子青芒檳榔之類的植物賣出去?

  廖明軒:其實農業在我們鹿城市的所占的經濟比重是很小的,咱們鹿城今后所要著重發展的是旅游業和會展行業。鹿城是我國唯一一個熱帶海濱城市,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和人文景觀,和四通八達的良港,政府準備發展鹿城的旅游業和會展行業。

  伊天涯:這個我以前聽嫂子跟我說過,說是要形成資源聚集地。

  廖明軒:這個夢想馬上就要實現了!

  伊天涯:真的啊,那太好了,你快給我講講。

  廖明軒:明年,鹿城準備舉行國際旅游貿易博覽會,屆時來自世界各國的商人都回來參加的。

  伊天涯:那這樣的話,需要我做什么?

  廖明軒:我只有一個要求,參加這次展覽會,并且拔得頭籌。

伊天涯:行,你就放心的交給我吧。咱爺們一定讓全世界都看看,中國人永遠不比外國人差!

(15)

第六十九幕 日/內

  地點:伊南濱紐約辦公室 人物:伊南濱,助理,丹妮,丹妮男友

  助理:伊總,有人要見你。

  丹妮:嗨!

  伊天涯:丹妮?這位是

  丹妮男友:你好,我是他男朋友。

丹妮:我是來向你澄清一個事實的,昨天你錯怪玲玲了,這個手機是我的,我們倆昨天拿錯了手機,不信你看。昨天玲玲哭了一夜,你快去給她道歉吧。

  地點:普林斯頓大學門口 人物:伊南濱,方玲玲

  伊南濱:玲玲。

  方玲玲:走開。

  伊南濱:對不起,玲玲,對不起,我錯了玲玲。

  方玲玲:走開!

  伊南濱:玲玲,我錯了,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保證這種事情在也不會發生,我求求你了,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方玲玲:我們之間連相互的信任都沒有,怎么發展感情。

  伊南濱:玲玲!

  方玲玲:Taxi

伊南濱:玲玲!

第七十幕 夜/外轉內轉外

  地點:方玲玲宿舍樓下 人物:伊天涯 方玲玲 丹妮等人

  伊天涯:玲玲,我錯了!(喊上幾遍)

  丹妮:Lingling, I think he's so sincere. After all, it's a misunderstanding. Give him a chance(玲玲,我看他都這么誠心了,畢竟這是一場誤會,你就給他一次機會吧。)

  方玲玲:(We don't even have mutual trust, how to develop feelings.)我們之間連相互的信任都沒有,怎么發展感情。

  丹妮but(:可是……)

  方玲玲:睡覺。

  舍友:哎,要是有個男友也對我這么癡情,我早就感動的稀里嘩啦了。

  伊南濱:玲玲,我錯了!

  方玲玲(走到窗前對伊南濱大喊):吵死了,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伊南濱:你不原諒我,我就不走了。

  方玲玲(從樓上下來):你走好不好,這么多人看著呢(強吻方玲玲)唔~你干什……唔~嗯嗯~

  伊南濱:玲玲,對不起,對不起

  (伊南濱手機突然收到一條語音消息)

  方玲玲(推開伊南濱):打開,我看看!

  (手機語音消息:親愛的,你什么時候帶人家去吃燭光晚餐啊?親我么么噠。)

  伊南濱:啊!不是,這是咱班同學群,消息是廖欣然發的,根本不是發給我的,你看!哎呀我的天啊,這小丫頭片子真是害死我了。

  方玲玲:站好了,立正,別笑!我問你,沙漏裝滿了么?

  伊南濱:額,還沒有。

方玲玲:那我問什么要原諒你,等你裝滿了,我就原諒你

第七十一幕 日/內

  地點:鹿涯集團會議室 人物:伊天涯 許鹿 伊南濱 公司懂事

  伊天涯: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啊,明年鹿城市要舉辦國際旅游貿易博覽會。政府希望我們集團也能參加這次的展會,并且希望我們能拔得頭籌。而我現在要對大家說的是,我們一定要摘取第一的桂冠,不惜一切代價。

  小李:董事長,可是我們的對手太強大了,都是來自世界各國的商業大亨。

  小張:其實我們還是有很大希望可以獲勝的,展會在鹿城舉行,我們是東道主,無論天時地利人和我們都占,沒什么可怕的。

  小李:可是標準能不能降低一下,不如進入前三,實際情況為必會那么樂觀。

  伊天涯:糊涂,狹路相逢勇者勝,勇者便是自信者。敵人越強大我們應該越興奮。

  小張:伊董說得對,臨陣對敵,連一戰之勇氣都沒有,是懦夫,是逃兵!

  伊天涯:,我們要敢于拼搏,敢于進取,這是咱們鹿城人的精神,我們鹿城從一個蠻荒的不毛之地發展到今天,靠的就是這種精神,咱們這次就是奔著第一去的,咱鹿城人永不服輸。

  伊南濱:伊董,我請求我來擔任這次展會活動的策劃人。

伊天涯:好,你能主動請纓我很欣慰,那我期待你的勝利歸來。

第七十二幕 日/內

  地點:展會現場 人物:伊南濱 參觀人員

  伊南濱:我們鹿崖集團在亞歐美三洲擁有數百家酒店,公司經營業務涉及旅游業,會展也,酒店服務業,進出口貿易業,生態漁業和娛樂產業,公司總資產高達數千億美元,未來我們準備將公司業務拓寬到拉美與澳洲,并計劃在鹿城建立堪比好萊塢的影視基地與大型娛樂場所。我們旗下的酒店被選入《米其林紅色寶典》,這是我們所獲得的“TQi”獎章,這是“美國優質服務協會”頒發的“國際五星鉆石獎”的獲獎證書……對不起,這個不能碰……謝謝您您的配合……

翻譯員: We Luya Group has hundreds of hotels in Asia, Europe and America. The company's business involves tourism, convention and exhibition, hotel services, import and export trade, ecological fisheries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ies. The company's total assets are as high as ten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and we are ready to expand our business to Latin America and Australia. And plans to establish a film and television base and a large playground comparable to Hollywood in Sanya. Our hotel was selected for the Michelin Red Collection. This is what we get is “TQi“ medal, this is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Hospitality Association,“ presented the “International Five Star Diamond Award“ award certificate ...... Sorry, this can not touch ......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

(16)

第七十三幕 日/內

地點:公司走廊 人物:伊天涯 職員甲乙丙

  職員甲乙丙:(齊):伊董過年好!

伊天涯:過年好,過年好。

第七十四幕 日/內

  地點:許鹿辦公室 人物:伊天涯許鹿

  許鹿:進,伊董有事嗎?

  伊天涯:談下工作啊。我們來把工作計劃對一下鑒于目前公司準備進軍美洲市場,紐約已經拿下,那么我們就要以此為支點,擴大市場

  許鹿:今天早上,我讓小郭把一份材料放到了你的辦公室,上面把我個人的計劃寫的清清楚楚,旁邊還放了辭海,有不認識的字你可以自己去查查。具體該怎么做,我覺得要根據實際情況確定,現在是紙上談兵。

  伊天涯:消消火,消消火。這是吳姐他們公司生產的一款項鏈,我覺得你帶上一定好看。來帶上我看看,肯定是光彩照人。

  許鹿:這又是吳姐白送的吧,這么多年你就不知道花錢給我買點首飾,你還是留著自己帶吧,我可享受不起。

  伊天涯:哎,可惜了這么好的項鏈。

  許鹿:沒事你就出去,我這風水都讓你污染了。

  伊天涯:對不起,這樣,我幫你把這里的風水改善一下。

  許鹿:我說你閑的沒事干了,你這一弄把我辦公室弄得更臟了。(伊天涯開始打掃衛生)說你呢,沒聽見是吧?

  伊天涯:不是,你看你這里多臟啊,我這不是幫你打掃干凈嘛。

許鹿:不用勞您大駕,我自己有手有腳,我能自己干。杵那干嘛,出去。

第七十五幕 日/內

  地點:公司大廳 人物:伊天涯 許鹿 公司職員。

  伊天涯:在近幾年的忙碌中,我們從一個小小的公司發展到現在的世界500強,都少不了大家的不懈努力,所以我今天去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從明年正月十五開始,我決定帶領大家去南美和沙特進行為期兩周的旅游。

  眾人:耶!

伊天涯:唉,別光顧著玩,一定要做好調查記錄。

第七十六幕 夜/外

  地點:海灘上 人物:伊天涯 許鹿 伊南濱 廖明軒 宋玉珍 田馨兒 廖欣然 田馨兒丈夫

  伊天涯:今天這一桌子菜可都是我跟小鹿我們兩個人親自做的,你們要是吃到難吃的呢,那就是我做的,這一點我得承認,但是欣然你給我留點面子好不好

  廖欣然(吃到一口很難吃的菜,臉上露出郁悶的表情):不,我的表情想表達的是太美味了。

  伊天涯:餐前我要敬二杯酒。第一杯很重要,我要敬小鹿,今年公司遇到了巨大的危機,我遠赴歐洲,在國際食品安全協會前來考察的重要關口,支撐起了國內的公司,消除了公司的負面影響,幫助公司平穩度過危險期,可謂是勞苦功高。

  第二杯也很重要,老廖,多年以來,感謝你的支持與指導,公司能做到這么大,鹿城能發展這么好,沒有你的高瞻遠矚是不可能的。

  許鹿:還有一件事,皮特的文件丟失,小濱關鍵時刻奪回重要文件,挽救了公司的存亡,爸爸媽媽謝謝你。

  田馨兒:的確啊,這也是一喜嘛。

  伊天涯:來,讓我們共同舉杯,祝大家事業有成,祝鹿城明天更美好。

  眾人:好!

  廖明軒:我覺得還要敬一杯酒,這杯酒應該敬天涯的父親,如果當年沒有老人家的高瞻遠矚,沒有他老人家當年向政府建議的《鹿城未來發展規劃報告》,估計現在鹿城的建設沒有那么順利啊,鹿城現在的規劃發展都被他說中了。

  許鹿:這杯酒也算上我。

  伊天涯:來~

  宋玉珍:哎哎哎,這酒可不是讓你干的,這是紅酒你少喝一點。

  廖明軒:我知道,這不是開心嗎。

  伊天涯:大家誰還要互相敬來敬去的,抓緊時間。

  伊南濱:來叔,我敬你一杯。

  廖明軒:你叔我可是海量啊。

  許鹿:馨兒,來!感謝你這幾年對公司的付出。

  田馨兒:這都是我應該的。

  伊南濱:爸,媽,我敬你們一杯,感謝你們的養育之恩。

  伊天涯:(心想)爸,雖然我沒有參與南海之濱的開發工作,但是我的好兄弟廖明軒是現在南海之濱的總開發人。當時您為了讓黎民遷走村寨子,就是想讓黎民的經濟發展起來,現在,村寨子里面也興修了新的公路,山里面的一些藥材也被賣到了城里。現在的南海之濱,就是一個天然的旅游環境。當時寨子里面的人,也都在區里安家落戶了。咱鹿城舉辦了世界級別的展會,現在可是國際著名的旅游城市我現在跟小鹿創辦了鹿崖集團也成為了世界500強。

  廖欣然:對了伊南濱哥,我聽說你沙漏裝滿了?

  伊南濱:對啊,你說巧不巧,今天正好裝滿的。

  廖欣然:我已經勸過玲玲姐了,她原諒你了。

  伊南濱:真的?太好了!

  田馨兒:哎,小濱,是誰來電話了?

  伊南濱:啊,是我同學,方玲玲,從美國發來的視頻通話。

  廖欣然:玲玲姐。

伊南濱:玲兒。

(美國唐人街 日/外)

  方玲玲:大家過年好。吃的什么還吃的呀。

  伊南濱:全是家鄉的特色。你這是在哪呢?

  方玲玲:我在唐人街,在過一會,新年的鐘聲就要敲響了吧?

  伊天涯:還有五分鐘。

  (某餐館服務員上街發餃子:過年好,過年好)

  方玲玲:呀,餃子。

  伊南濱:什么陷的呀?

  方玲玲:素三鮮的

  宋玉珍:玲玲,身在異國,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啊,我看你都瘦了。

  方玲玲:放心吧,我過幾天就回國。

  伊南濱/廖欣然:真的啊!

  方玲玲:還能騙你倆不成。

  (此時,新年的鐘聲敲響)

  眾人:過年好!!!

  (結局:伊南濱手拿裝滿黑云母的沙漏在機場等待著方玲玲的到來,但玲玲到底有沒有回來誰也不知道,為觀眾留下懸念)

  彩蛋:  第七十八幕 日/外

  地點:沙灘上 人物:年邁的許鹿 廖欣然

  廖欣然:許姨,您能跟我講講您當年是怎么愛上天涯叔叔的嗎?

  許鹿:從前呀,有一個女孩做了一件本來是正確的事,卻遭到了所有人的鄙視,諷刺,甚至羞辱,女孩看到了十分的難過,她甚至產生了死的念頭,準備將她的靈魂魂歸大海。可就當死亡真的臨近女孩的時候,她感到了恐懼和后悔,她迷戀這個美好的世界,留戀自己的生命。雖然岸邊有很多人喊著要救她,卻沒有一個人伸出援手,就當女孩絕望的時候,一雙有力的臂膀突然抱住了她,那一刻女孩就決定,要跟這個陪伴了自己二十年的人白頭偕老……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iuinwd.tw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頻道www.iuinwd.tw/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娛樂活動的地方,就有中國國際劇本網的身影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上海斯诺克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