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小說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iuinwd.tw
重點推薦劇本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
處理勞保糾紛題材感人搞笑小品《
城建題材搞笑相聲劇本《與城軌共
新年同學聚會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基建題材娛樂搞笑相聲劇本《與城
法院正能量搞笑小品劇本《拒絕收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建筑公司年會超感人小品劇本《回家
汽車銷售公司4s店快板劇本《齊心合
新年小品劇本簡單的,賀新年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有關車間生產類小品劇本《
元旦適合演的小品劇本,元旦節目表演
燈博會公益義工故事小品劇本《幸福
最適合公司年會表演的爆笑小品臺詞
公司企業環保小品劇本《打造綠色環
關于工作的情景劇劇本(特殊紀念日)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小說 > 歷史小說 > 破廟悲歌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小說-歷史小說   會員:xiaopinjuben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11/2 10:10:40     最新修改:2019/11/2 10:10:40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iuinwd.tw 
小說名:《破廟悲歌》
(原創劇本網)作者:左軍
    破廟悲歌

    也許是對人間的不幸過于悲哀,也許是對人間的美好過于珍重,也許都不是,而是自己硬要將難忘的東西強加于人。不管怎么說,這篇在編輯部停留了幾十個年頭的稿子最終還是喚醒了我。幾天來,我的心潮起伏,沖動著我夜不能寐,要我將這一歷史悲劇告訴人們。

    故事發生在六十年代末期。

    夜已降臨了,這座古老的破廟­—知青之家,一只貓頭鷹在屋頂上慘叫個不停,仿佛是要這死一般寂靜的破廟活躍起來,可是,它真沒想到,在這座破爛的廟堂大廳上,躺著一個未寒的尸體。這只貓頭鷹最后聲嘶力竭地驚叫幾聲,拍打著沉重的翅膀飛走了。

    這位死者是誰?她是怎么死的?她為什么死在這里?

    轟轟烈烈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開始了,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生死大搏斗開始了!全國大大小小的走資派被押上了歷史的審判臺,資產階級的技術權威,文藝專家們徹底完蛋了!

    就在這樣的一個早晨。反革命的作家—韋芳的父親被抓走了,資產階級的畫家—韋芳的母親被抓走了,說是Q城民主路“糾察隊”把他們抓走的。屋子里,煙霧迷漫,書籍遍地,柜櫥桌椅零亂,茶杯煙盒花壇狼藉。這是剛經過搶劫留下的殘跡。韋芳,這位出生在反動家庭的女子,她兩眼哭得腫紅,她不明白眼前的這場災禍;她,幾次三番要申辯,可是都被造反派拒絕了,她熬干了眼淚,精神十分疲乏,迷惑地伏在那布滿墨水的桌子睡去了。她將如何活下去—一個城市里泡大的脆弱女子,苦難之中又有誰來看望她,看望她的家,沒有,因為這是“反動”的家。

    “是誰?是誰啊,這樣殘無人道!”一個尖銳而熟悉的呼喊聲將韋芳驚醒,她,慢慢地抬起頭顱,顯現在她眼前的是一位她十分熟悉的男子,他提著一把小提琴,掃視著屋子里的一切,韋芳由于迷糊,無法馬上認出他來,她用那溫柔的視線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他,這位男子怕她過分傷心,立即上前去扶住她。“你,你是”,“韋芳,你……”當他明白了眼前的一切之后,不由的叫了起來,“這是什么世道”?他細心地勸慰韋芳,要她挺起腰桿,找人說理去。她倆收拾好了屋子里零亂的一切,往Q城民主路看韋芳的爸爸和媽媽去了。

    親愛的讀者,上面寫的那位男子姓張,叫張藝,和韋芳同在Q城高三(5)班讀書。他倆學習成績都很好特別是對文藝很感興趣,韋芳她有那么個清脆的好嗓子,張藝有那么一手小提琴的技藝。他倆常在一起一唱一拉,今天正因為張藝在約定的地點等候韋芳練唱,不見韋芳來,張藝才上韋芳家的。

    Q城民主路早已是車水馬龍,急流般的人群涌向這里。拿著大幅木板橫標的人們狂呼:“打倒反動的畫家”!“打倒反動的作家”!“無產階級專政萬歲”!“……”這里狂風咆哮的民主路將要出現些什么,韋芳與張藝是早有所思的了,她倆心如火燎,急步沖向人群的前頭。“現在,把批斗對象押上會場”,一個沙啞的聲音在呼喊著,接著是奪目而出的接連不斷的掛牌子的人們走上會臺。“啊,理光頭的不就是我的母親嗎?掛最大木牌的不是我的父親嗎?”韋芳十分難過,可現在怎么辦?拿木棍子的人又那么多。韋芳呆若木雞,確也無能為力,她看看他,他也看看她,兩雙眼睛堵滿了淚水。常言道:“兔子追急了也會咬人。”她倆再也忍不住心頭的怒火,不允許人間這種莫大的欺侮再繼續下去。于是,她倆不顧人們的阻攔,大步地沖向批判臺。韋芳將她母親掛的木牌甩在地上,張藝將韋芳父親頭上的“高帽”拿下踩個稀爛。一對老的和一對小的緊緊地抱頭痛哭。哭啊,哭昏蒼天,哭醒大地。在這“莊嚴”的批斗會上,誰敢有半點的不是,拿著木棍子的“闖將”將她倆當頭就是幾惡棍。真是睛天霹靂,這是什么世道?好壞不分,有人贊成,也有人反對;有人同情,也有人惡恨,韋芳與張藝被打得昏迷過去,躺倒在臺下,韋芳的父母能扶救她倆嗎?這兩位“反動的家伙”老淚縱橫,苦苦哀求:“請原諒兩位年幼的孩子吧,一切責任由我們承擔”。然而一切努力都是徒勞的,拿著木棍人們還是瞪眼睛吹胡子的大罵,“好大膽的狗崽”。批判會結束后,批判的對象一個個被押上農用車。韋芳的父母遠遠地離開了自己的親骨肉……

    韋芳和張藝已被好心人送進了醫院,在醫務人員的精心搶救下,傷勢逐漸好轉。第四天下午醫務人員在她倆的再三懇求下同意他倆出院。正當韋芳與張藝為繳納醫療費用犯愁時,一位大夫把她倆叫到身邊,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小紙包,深切地對他們說:“兩位青年同志,這個紙包是那天護送你倆進院的一位60來歲的老大伯給你們的,你們的治療費用他已辦理了,紙包內有30元錢,還有一張字條,請收下吧。”說著這位大夫將紙包遞給了韋芳。她倆望了望大夫,一股暖流猶如波濤而起。字條上寫著“韋芳、張藝兩同志,你們這種勇敢堅定的精神是值得欽佩的,但是,不能蠻干,一定要忍耐。你父母不算什么反動,歷史最終可以作證。你們要好好讀書,將來為人類多作貢獻。”這信寫得不長,但非常誠懇,語重深長。信末沒有留名,究竟是誰寫的?身邊的大夫對他們說:“那大伯不愿說出自己的名字”。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正是恩人無覓處,淚水滾滾流……

    回家的路上,韋芳與張藝告別了,她倆都年幼,至于戀愛誰都不敢大膽地流露。不用說,他能猜出她幾分,她也能猜出他幾分。不過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都想當歌唱家、音樂家。

    夜晚,韋芳思念她的爸爸、媽媽。思念那位大伯,思念大夫,思念那位小提琴的能手……她怎么也睡不著,在床上翻來覆去。批判會上的情景一幕幕在腦海浮現。張藝的生動話語一句句在耳邊回響,萬千思緒使她徹夜不眠。磨難中有誰體貼她,同情她?有誰安慰她,敢上她的家?敢和她這位“反動家庭”出身的女子一起?人們的冷嘲熱諷,白眼譏笑刺著她的心,怕事的人看見她要遠退幾米,因為怕人懷疑與這個“反動家庭”有聯系。父母沒有被打倒以前,家里是那樣熱鬧,歡樂。而今,竟會這樣寂寞,凄涼。張藝,這個小提琴的能手,能體貼我,敬愛的老大伯多虧您把我們從死亡線上挽回……張藝你不該也挨上幾惡棍。他愛我,我更愛他。我要與他永結同身……韋芳想著想著。

    轉眼過了兩個來月,韋芳的父母從“五七”勞動農場來了一封信。說是他們的情況一天天好轉,要韋芳不必掛念,要響應黨的號召,上山下鄉。韋芳的父母深知這位獨生女兒同樣逃脫不了上山下鄉運動,何況老子反動呢。

    一九六九年十月,韋芳依照父母的吩咐,毅然上山下鄉,與張藝同被分配在華東山區的一個朝陽生產隊,和其他幾位知青一同住在一座古老的破廟里。世上竟會有這種驚人的愿望相投,真是無巧不成書啊!這話叫人怎么說呢,這樣的安排對她倆一唱一拉是何等有利呀!真是上天許配的一對。

    韋芳與張藝在務農期間堅持多出工,每天與貧下中農一道勞動,接受再教育。說實在的,現實的社會環境也不許他們多休息一天。“反動老子”的子女更要接受管教。張藝雖出生在造反派頭頭家庭,但由于他和韋芳關系較好,當地干部對他也有偏見,但是,有抱負的年輕人,對此都不作任何考慮。韋芳與張藝一有空就坐下練嗓子,拉提琴。早上,東方露出魚肚白就起來,夜晚,月亮笑彎了腰才睡覺。晴天就在野外,雨天就在廟堂,天天如此,月月如此。接連幾個月的功夫,她倆的音樂水平已達到了令人滿意的地步。韋芳的歌聲清脆、悅耳;張藝的小提琴拉得悠揚、動聽。當地的老百姓都說她倆是村里的“寬心茶”。

    轉眼到了一九七四年夏天,Q城京劇團的文藝宣傳到朝陽大隊慰問演出,說是慰問上山下鄉知青。在慰問演出期間,當地的人們對宣傳隊的戲不夠贊賞,大家都說演的不夠真切,在藝術水平上不如自己大隊的那雙鴛鴦—韋芳與張藝演得好。慰問團的同志聞此反映也覺得蹊蹺,于是,帶隊的領導就走訪了韋芳和張藝,并觀看了她倆的“一唱一拉”,看后十分滿意。幾位帶隊領導碰頭后,決定要把這兩位生活在山溝溝里的“演員”錄用。但是,根據劇團目前的需要,決定先吸收一名前臺演員。這么一來,韋芳與張藝不是要分別了嗎?以祖國的需要而言,確也應該,從個人的心情來說是多么依依不舍。組織上初步決定先招收韋芳這名前臺演員。于是,便對韋芳進行了政審。小隊大隊意見均是“表現很好,同意上調”。可惜的是到原機關單位復查不合格。她的父母牽連了她。“反動家庭”出身的子女不能參加劇團。劇團一些同志為這么一位好“演員”受家庭影響不能錄取而感到十分遺憾。可是,原則問題又不能牽就,誰曾敢在此開點“后門”?韋芳對她那“反動家庭”抱有怨氣,失望了。她氣得幾天咽不下飯,幾夜沒合眼。張藝對此更感到難過,韋芳的落選給他帶來精神上痛苦,原來早晚都與張藝伴奏的韋芳,再也無心在黃蓮樹下唱歌了,精神上折磨比吃砒霜還要難過。幾天幾夜,這座古老的破廟—韋芳與張藝的家,從此安靜了。韋芳不唱,張藝不拉了。久了,好久了,沒有歌聲,沒有弦聲。晝,靜悄悄,夜,靜悄悄……

    十天,二十天過去了。歌聲沒有,弦聲沒有。一個寒風呼嘯的傍晚,郵遞員小申氣喘吁吁地送來一份電報,說是張藝父親在一次群架中被毆打受傷,生命垂危,要張藝立即回家。張藝收到后,只是心里暗暗地流淚,并不將此事告訴韋芳,免得她又要多憂愁。張藝,用其他話語瞞住韋芳,韋芳深知張藝說的不是真話,心里十分難過。可是在這夏收大忙之際,又不能兩人一起走,請一天假都十分困難,如果硬是“無法無天”,將來上調就更加困難了。

    第二天一早,張藝與韋芳在汽車停靠站分手告別了。

    韋芳拖著沉重的步子回到了死一般寂寞的廟堂。可憐啊,可憐!可憐這位“反動家庭”出身的女子得不到組織的栽培,可憐這么大的一座廟堂只有孤苦伶仃的她。

    韋芳幾乎幾天幾夜沒說上一句話,由于身體不好無法出工。一個人孤單地在廟堂里。她,等啊!待啊!等她家的來信,待張藝的回音。這座古老的廟堂里什么也沒有來過,除了村上的幾個“老封建”每逢月初一到這里燒香求佛外。

    她默默地想:“我怎么會這樣不幸,早年為什么會出世在‘反動家庭’,真該死啊!那些和我一起同住破廟的有權有勢的知青都回城了,有的被工農兵大學招去了,唯有我與張藝在看守廟堂。張藝他還好些,他的家庭不牽連他。他如果不是為了我,早就上調了,我真不該害了他……我—閹了的母豬—待死日……”韋芳想著想著,沒有希望的念頭,她何等失望,她多么想,有朝一日她會被大學招去,然而,現實太無情,她不能與任何一位知青競爭,當地貧下中農不能推選她上大學,她出生在“反動的家”。

    張藝回到家里,急著問爸爸的情況,他的母親毫不猶豫地對張藝說:“孩子,爸爸很好,爸爸連升三級,昨天去京開會了,我們叫你來商量件喜事。爸媽要你和你在一起的韋芳斷絕關系。另外為你配一位比她更好的名人女子,她叫錢洋芹,是我們這里總工會頭頭的女兒,你如果娶了她的話,對你的前途大大的有利,對我們家大大的有益。否則,我們和‘反動家庭’掛鉤,會遭到社會上的打擊,名聲不好呀!藝兒,你說好嗎?”張藝聽得實在不耐煩,他不知平常對他十分疼愛的母親,今天卻會背著良心,說出這些話來。他截釘斬鐵地回答,“不好。媽,我不能這樣做,韋芳是個善良女子,我愛她是我終生的愿望。韋芳的父母算不了什么‘反動’,畫幾張畫,寫幾本書算什么反動?韋芳是我的同學,彼此都很了解,感情興趣都合得來。”“孩子,你要知道,現在社會上吃得開的是‘打拳頭’的人。不是什么作家畫家”。“媽,真理是永恒的,勤學苦讀的人總有吃蜜的日子”。“藝兒,你父親臨走前交代我將此事辦理。你怎么敢不聽我的話呢?你要觀云看天啊!你爸回來一定會責備我與你。休息幾天,等你老爸回來再說吧”。“媽,這搶收大忙季節我不能閑著,60多歲的老太婆都要參加勞動,我怎能在這里呆著。再說,廟堂里只有韋芳一人”。“那你就一輩子在廟堂拉琴吧”,張藝的母親生氣地說,“孩子,時代要我們這們做。歷史的轉折要我們這樣做。你要跟著時代的脈搏跳動呀!做母親的怎么能讓后代陷入沼澤呢”。“媽,這些道理我都知道,還是允許我自由選擇吧”。“藝兒,你要曉得你父親從一位普通的工宣隊員提升到城關公社革委會主任,靠的就是錢洋芹的父親幫了一把呀!這次是他主動向你父親商量此事,他說你會彈琴,有出息。如果我們不依他,就難免要……”“媽。”張藝沒等母親說完就理直氣壯地說,“別多講了,我自有把握。”母子倆嘮叨了半天,最后還是由張藝自作打算。

    張藝,你這孩子也真固執,你是命中不好啊!人家下鄉的被調回了,而你卻往死胡同鉆。孩兒,你不該這樣傷害人情,錢洋芹有什么不好?人家父親有權有勢,是市里的大紅人呀!藝兒,你的雙眼要會認人,人家為你前途鋪墊金子,你卻毫不放在眼里。韋芳,她的不幸我也是心表同情的,但是,她無能為力。不能給你帶來榮幸,愛上她是你的終生不幸,藝兒,你,你……張藝的母親愈想心里愈難過,“撲”的一聲躺在沙發上。自言自語地說:“樹長大要開丫,孩子大不由媽啊”!

    第二天下午,張藝回到廟堂,并沒有把家事告訴韋芳,而是用其他的事回避了韋芳的問題。這座古老的廟堂又有兩個人了,又重新喧鬧起來了,晚上,弦音繞梁,早晨歌聲喚野,村子里的人又都到廟堂里看“戲”來了。

    常言道,苦命人享受不了歡樂。的確這對苦命人沒樂幾天,也就不樂了。韋芳的母親在一個寒冷的早晨死了,家里來信要韋芳回家一趟,張藝得知消息后,和韋芳一樣悲痛萬分,他不能安慰她。她也無法勸阻他。她倆好不容易從生產隊長那里批了幾天假,第二天一早,兩位苦命人上路了。

    韋芳與張藝回到Q城再也看不見韋芳的母親的遺體了,她母親早已成了一盒灰。晚上家中的親戚都團聚在一起,韋芳的父親深沉地對大家說:“她死得很慘,身邊沒有一位親人,我只是在她臨死前六天去看望她一次,我深知她不行了,再也忍受不下人間這莫大的冤屈。那天她還對我說,要我將你們(指韋芳和張藝)的婚禮辦好。”說著便叫韋芳從書櫥里拿來用紅布包扎的長匣子。他含著眼淚接過韋芳拿來的匣子,語重深長地說:“這就是韋芳母親給你們留下的禮品,她要我轉交給你們。”接著韋芳的父親慢慢地打開匣子,匣子里面裝的是一架金的手表與一張何等美麗的中國畫,畫的是一對鴛鴦在池邊游覽。韋芳的父親有點喉哽了,因為這張畫奪去了他親愛的夫人的生命,他不敢將此事告訴在坐的,免得大家又要傷心,不重提往事了。他擦了擦眼淚說:“韋芳、張藝,這張畫是韋芳母親精心細繪的一對鴛鴦畫。一九六四年曾在香港報刊上披錄過,得到世界不少著名畫家的稱贊。”接著他又拿著金色的手表說:“這架手表是金制的,是英國倫敦牌手表,是在同年的臘月,英國一位女畫家來拜訪她時贈送的,她一直保留作為紀念。那天,韋芳的母親交待我,要我將這兩份珍品贈給韋芳愛上的人。”說著這位著名的作家,頭發蒼白的老人就將這兩份禮品遞給張藝,又說:“要好好保留,要像鴛鴦一樣永成雙對。今天就是你們訂婚日。喜事臘月再辦吧”。張藝接過禮品,心情無比激動,他感慨萬分,不知說什么好,只是小聲地說了句,“爸爸,我終生難忘……”下面他還要說些什么,他不知道。但是,他完全理解這位老作家的話語,他深知這里頭一切的一切。他看看眼前這位老岳父,又看看在坐的各位親戚,不由的流出幸福的眼淚。十幾分鐘的訂婚時間是多么難忘啊!沒有玉盤,沒有美酒,沒有佳菜,沒有糖果。自從韋芳父母遭不幸以來,家里這樣團聚一堂從未有過。難忘啊,可惜這樣的日子沒有幾天,父親的假期滿了,要到“牛棚”改造去了,韋芳與張藝也不能久留,要回鄉下接受再教育去。不幾天,這個家庭又都解散了。

    轉眼幾個月過去了。Q城京劇團又派來了文藝宣傳隊到朝陽大隊對上山下鄉知青慰問演出。這次劇團打算將張藝招去作為后臺演員。在慰問期間,宣傳隊的負責人便找公社知青辦、大隊、小隊了解張藝的表現情況,張藝所在單位的反映均是很好。然后將此報上級組織審核,審核結果均合標準。因為張藝父親是一位剛提升的城關公社革委會主任,這下倒真有政治資本,誰都得罪不起他。過了十來天劇團發來了通知書,要張藝在本月九號到劇團報到。一對被人們稱為鴛鴦緣的青年,不幾天就要分手了。韋芳她是那樣的愉快,他又是那樣的舍不得。他覺得心酸、苦惱,他心酸苦惱的是,廟堂里只有一個她。韋芳用十分誠懇的語言安慰他,他用何等熱情的話語吩咐她,他沒有她好像失去了提琴,他沒有她猶如沙啞了嗓子。她倆十分密切,但又有必要分開,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祖國的挑選,能夠贏得這種挑選也是他倆在苦練中的一點成績。在韋芳的再三催促下,張藝辦好了一切手續。臨走那天,張藝告訴韋芳,他會積極向劇團爭取,把她也招到劇團。“這兩位青年能在一起就好了。”這是貧下中農的愿望,也是劇團的愿望。

    韋芳,這位反動家庭出身的女子,自張藝去了之后,就像失了魂似,她夠可憐的了。孤獨、沉默、寡言,她不敢隨意回家,她更不能不參加集體生產勞動,她必須始終堅持勞動,以贏得貧下中農的信任,她的工分報酬很少,日工分只是普通的農村婦女的一半;她沒有再穿城市里的服裝,她樸素于農村姑娘,家里給他當初作上山下鄉生活費用的50塊錢,她舍不得花,她表面上也裝得很樂觀,因為她怕遭受更多的白眼;她多希望自己也能調到劇團與張藝一起,然而她深深地知道,要把她調到劇團是有曲折的。“反動家庭”會把她留在廟堂,但是,有什么辦法呢,上帝安排的。韋芳從張藝的信中得知張藝已向劇團反映她的情況,要求劇團再招一名前臺演員一事,然而,這是否能成真,不管怎么說,也總算看到了點希望之光,不至于一點指望都沒有,可這點指望卻又使她對自己出身的家庭更加埋怨,她多么祈盼父親早日問題交代清楚,好讓下代有機會上調。這座古老的廟堂的確也守夠了,五年了,組織上無人過問,她沒有入團,她不能入團,政治上得不到優先照顧,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在農村滾一身泥巴,干一輩子革命。

    張藝到劇團不幾天就連發兩封信給韋芳,在信中說,下月的七號他會到廟堂來。好不容易等到七號。那天,韋芳吃過午飯,就到車站去迎候張藝,在回來的路上兩人肩并肩地走著,心里有說不完的話兒。一個說:“我去了,你太悶了吧”。一個說:“不,我有你這樣一個好朋友,心里暗暗地高興”。兩人說說笑笑,笑笑說說,路邊的人們難免發出奇怪的議論,在那樣的年代男女是不能在一起說笑的,但這對他倆來說,并沒什么,照理說他倆早就可以結婚。但是,他倆為著自己的前途,至今沒有結婚,任何對他們的偏見都是不成立的。

    夜晚,韋芳與張藝還是原來那老樣子,一唱一拉。這座古老的廟堂又喧鬧起來了,當地的老百姓又都到這里看他倆唱歌,拉琴。人們說:“在村子里悶得很,還是到村外廟堂有點樂”。的確,在那年頭,晚上除了嘰嘰嘎嘎在生產隊隊部爭幾個工分以外,就別無他事了,每當張藝和韋芳在廟堂的時候,村子里的人總是喜歡到廟堂來,他們除了看“一唱一拉”外,還和韋芳張藝攀談時事,議論政治,他們談得那樣的忠懇,那樣親熱,誰都愿把心底勾出來。可遺憾的是這樣的“全村樂”沒過幾天,當地公社的革委會主任捎來一封信給張藝,說是張藝的父親在城里碰見他,要他通知張藝立即回家一趟,有要事待辦。韋芳聞知消息后,與張藝一起整理行李,打算和張藝一起到城去,可張藝卻推推托托,韋芳看出他為難的樣子,也就不勉強。因為張藝家選擇的不是韋芳,張藝從未把家里反對的事告訴過韋芳,他深深知道,韋芳去了會弄得很尷尬,會給她來帶來傷心。然而,張藝自己又不能不去,他必須勸解家里不要再提錢洋芹之事。

    第二天一早,韋芳將他父親送給張藝的珍貴禮物—金手表與鴛鴦畫藏在張藝皮箱底下,并交待張藝要保管好(因為韋芳的事張藝已向劇團反映,很可能下月會被錄用),便送張藝趕車去了。韋芳一直送到車站,直到張藝上車,車子看不到影子……

    張藝,你怎么不讓我去呢?難道我去會給你帶來麻煩嗎?這究竟是為了什么?難道張藝還未向家里露出口音,新婚之日臘月就要到了,廟堂里僅有一個生命,她,實在太多得想了,她幾個晚上睡不著,由于多相思,她身體瘦小多了,精神十分疲乏。是什么事使她這樣不幸呢?總之,歸“反動家庭”。是的,老子反動兒笨蛋,老子英雄兒好漢,正如香港報上說的:“學好數理化,不如找個好爸爸”,這話說得多么有道理啊!已是深夜了,韋芳沒有合眼,她已到了絕望的邊沿。她幾次想吊繩自殺,都由于丟不下張藝。怕他對她這位女子有不同看法。說實話,在這樣的艱難窘境中,一個大城市里的女子能生存下去,該要多大的毅力!不是么,一個那么大的廟堂,只是住那么一位瘦小女子,她幾次到村子上找女伴陪睡,可是人們都說廟堂是鬼留之地,誰都不愿來。

    張藝到劇團停留的當天下午,就被一輛銀灰色的小轎車接到老家去了。這是張藝父親派來的!這突如其來的行動使張藝感到驚訝,究竟回家是干什么呢?

    晚上,張藝父親把張藝叫到身邊,他要說些什么呢?張藝是深深知道的了,他的父親拿著長藝帶回的那個閃閃的發光的盒子,十分嚴肅地說:“共產黨培養你高中畢業,農村又教育了幾年作啥用。你是一點政治覺悟都沒有,還是崇洋眉外,什么鴛鴦畫。幾次叫你回家你都不樂意,我生你養你,難道一點恩都沒有嗎?前次你母親就給你說了……小孩,錢洋芹家是很好的,她也長得并不壞,父親是市里的出名人物。你要知道,當今是什么世道,鴛鴦畫金手表會斷送你的前途。說實話錢洋芹的父親也十分看重你,說你很聰明,依他還不好?我們如果違背了他,恐怕會給你帶來許多不便,你要深思熟慮呀!‘反動家庭’出身的女子難道能不牽連我們嗎?張藝,你給我想清楚來。”說著將那個盒子一甩,甩在桌子上,要張藝答話。張藝,他心里有說不出的難過,他不知父親說的是什么政治,他更不明白共產黨培養他高中畢業要干些什么,他心里難過得像煮爛粥,與韋芳幾年的友情難道在一個夜晚就消失嗎?不能,良心不允許我這樣做。于是,張藝,他開口了,他用十分誠懇的語言對父親說:“爸爸,我不能違背良心,韋芳父母不算什么反動,錢洋芹那么有派頭,再選有更好。我決不再選擇了。”“張藝你要知道,錢洋芹不久也要到你劇團來上班,為了你,她父親也幫錢洋芹調到劇團,戲藝她也不錯的”。“爸爸,還是依我吧!事到頭來只好許,君子戀愛就一回”。張藝十分果斷地回避了父親。夜深了,父子倆鬧了個罷休。好一個當主任的確也無可奈何,只好順了孩子。但是,他怎么去向那位幫他一把的市里大紅人交帳呢?連家庭這樣一件小事都不能處理,難道還能處理社會上的重大案件嗎?何況還是當公社革委會頭頭的呢,為難啊,好為難啊!這事如果就此向那位大紅人匯報,必然碰個滿鼻子的灰。再說,還很可能來個連降三級。不,不行,這個社會是得罪不起這些人的,還得想個辦法將孩子拉回頭。

    可是,這孩子又固直得很,怎么辦?這位主任坐在沙發椅上搖來擺去,怎么也想不出個辦法來。忽然,他像看見個寶貝似的,心頭一振。從椅子上跳起來,接著就將桌子上的玻璃磚下的張藝照片,韋芳的照片,錢洋芹的照片取出來,一一地看了又看,琢磨了又琢磨,不知要從中找出一個什么答案,久了,久了,這位苦惱的主任慢慢地樂意開來了,誰能猜得出這位主任想的是什么妙計?好一個革委會主任倒真有一套辦法,為了升官,為了不負上級的重托,他竟敢這樣狠心—冒名寫信。他不知他這個辦法會給張藝和韋芳帶來什么,他只知道這個辦法好極了。完全可以達到預料的目的。于是,這位主任樂得心里開了花。他默默地想,暗暗地做,他避開老婆,避開孩子。

    第二天一早,這位主任帶著韋芳與張藝的合影和錢洋芹的半身照片,到照相館去了,他要照相館的同志將韋芳與張藝的半身合影拆開,然后再將張藝的像片與錢洋芹的像片合照在一起,還要寫上“喜相逢”字樣,并且要照相館的同志快速沖洗復制。照相館的同志也都認得這位造反派的大紅人,無論什么建議也都一一點頭哈腰。

    當天下午,這位主任帶著照相館為他特制的照片和張藝帶回家的金制手表與鴛鴦畫往郵局去了,他整整在郵局寫了兩個來小時,學著張藝的字體給韋芳寫信。寫好信后便將挎包的金手表與鴛鴦畫拿出來認認真真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將鴛鴦畫與照相館特制的照片一起用大信封裝好,封后遞給柜臺服務員,再把那架金光閃閃的金制的手表看了又看。他怕這樣閃光的洋貨被人看見,影響不好,再說,自己確也啥不得,于是便仍然把它塞進皮包辦完了這樣繁瑣的手續后,這位主任也就心安理得地回家了。

    張藝在家住了兩天確也不奈煩了,他非常焦急,他劇團的招員指標又被錢洋芹占用了,急著要回廟堂,當他向廚房的媽媽要金手表與鴛鴦畫時,媽媽感到奇怪,找了老半天找不到。張藝急得暈頭轉向,他不明白這葫蘆里頭裝的是什么藥,他沒有那種粗暴魯蠻的態度,他說話一貫和風細雨,看到張藝那種迫切的樣子,他母親也弄得眼淚汪汪。然而有什么法子,他母親也無法尋覓。人們可以想象,這位料理家務的母親,能不造成孩子的誤會嗎?可是現在該怎么辦?她無法作解釋,丈夫又上市里開會去了。張藝在家等了三天不見父親回來,急著要回廟堂。

    第二天早晨,張藝不顧一切阻攔,堅決要回廟堂,他母親無法,只好送張藝上車。

    話說韋芳收到“張藝”來信的同時又收到家中的一份緊急電報,電文是:“父歸天,速回”。韋芳她,有點詫異了,她難過萬分,心中一股悲傷的苦水涌上心頭,她恨啊,她恨!當她將“張藝”的那封信拆開看了一段,人有點昏迷了,然而,她還是堅持看下去。信中寫道:“……你別再掛念我了。你的遭遇我是心表同情的,閱信后切未悲傷。我家中已為我配一位市里名人的女子,名叫錢洋芹。照片上的就是我與她合影。不是我看不起你,人要知道當今社會就這樣,我們不能為你而牽連家庭,歷史的轉折要我這樣做。現把你的像片與鴛鴦畫退回給你。另寄上一份我與錢洋芹的半身照片作為給你的留念,收下吧,多年的同學……張藝”。韋芳沒能將信看完,人已倒下去了,口腔堆滿血泡……

    到了,到了。第二天下午,一輛天藍色的班車停留在公路的電桿旁,急著下車的是一位身材稍瘦的男青年—張藝,因為他還要跑五里路才能到他插隊的地方—古老的廟堂。他精神十分疲乏,他每走一步都要付出驚人的氣力。若不是為了韋芳,憑他以往的習慣,他早就躺倒了,但是,這次不行,他如果不及時去廟堂,將會給韋芳帶來很多憂愁,他寧愿自己倒下去,也不讓韋芳掛念,天陰沉沉的。灑落了一天的太陽收起了它那軟綿綿的射線,張藝終于走到了,走到了廟堂。

    他一進廟堂就喊:“韋芳,韋芳……”千聲萬聲無人應,反聲句句是已音。張藝終于看見了橫躺在廟堂大廳的韋芳尸體,他不明白眼前出現的一切,他自言自語:這是怎么回事,這是怎么回事?!“不一會兒,他捶胸大喊,“蒼天啊,請回答我,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眼花頭昏,他,拖著十分艱難的步子慢慢地步近韋芳身旁,一下子撲在韋芳那未寒的尸體上,久了,久了,血從他口腔里噴出,血從他鼻孔漸漸地流了,他沒有呼吸能力,她不知他身邊的人,正是蹂粹桃花紅滿地,玉山傾倒難再扶

    ……

    人都說,只要心誠,石頭也會開出花來,是她倆心不誠嗎?她愛他,他為著她。是誰將她們分離?是誰,是誰?她們為什么會死在這座古廟的廟堂里?這到底是為什么?為什么?天宮中有驚雷,云層里有閃電,要轟啊!要爆炸!!!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小說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iuinwd.tw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上海斯诺克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