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原創小品劇本大賽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iuinwd.tw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歌頌媽媽的小品,媽媽你辛苦了小品
社區主任小品劇本《幸福是什么》
誠信小品劇本,有關誠信的搞笑小品
建軍節部隊生活題材感人小品劇本
醫師節娛樂演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家庭生活題材搞笑小品《購物也瘋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誠信小品劇本,有關誠信的搞 6-29
公司企業如何保護知識產權 6-26
公司各部門團結協作團隊精 6-25
收賬小品,欠債還錢小品劇本 6-24
公司小品《有房才有家》 6-22
食堂就餐劇本,和食堂相關的 6-20
最新銀行穿越小品大全爆笑 6-19
愛心義工情景劇劇本《洪水 6-18
小品穿越劇本,時間穿梭的小 6-15
勞動糾紛法律援助小品,職工 6-13
電力安全生產小品劇本,電力 6-12
國家扶持新能源項目小品劇 6-11
點餐搞笑小品劇本,服務員點 6-10
最新地質隊員小品(勘探隊之 6-9
爆笑小品,爆笑小品劇本(犯 6-8
銀行內控合規三句半稿子,關 6-6
關于公益獻愛心的小品(緣份 6-6
法制宣傳快板書,法律援助快 6-5
建筑行業開發商、監理、施 6-5
校園安全和防騙知識相聲劇 6-4
禁毒原創小品,禁毒搞笑小品 6-3
企業年會快板臺詞,公司年會 5-31
銀行安全爆笑小品劇本《安 5-30
史上最搞笑的小品劇本《搶 5-29
最適合機關事業單位人員表 5-28
養生方面的小品,改變觀念的 5-27
醫患關系超感人正能量小品 5-25
幸福是奮斗出來的音樂劇劇 5-24
最新爆笑軍人部隊八一建軍 5-23
最新關于父親節的小品劇本 5-22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地方戲劇本 > 三跪妻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iuinwd.tw/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地方戲劇本   會員:山高水長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3/11 15:28:50     最新修改:2019/3/12 9:13:00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iuinwd.tw 
三跪妻
作者:段會正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三  跪  妻(修改版·正文)

第一場  到家

時間:一九四九年初春的某日傍晚

地點:村莊

[幕啟。初春的時節,田野里的冰雪在悄然地融化,溪流由小變大,在潺潺的聲響中匯入江河與湖泊。迎春花在春的催促下綻放出朵朵的鮮艷。雖然還有些春寒料峭,但柳枝依然在春意中嬉笑。(音樂愉悅)

姚淑絹(在后臺,喜悅)白:錦軒哥,快來呀!

[姚淑絹滿懷喜悅地拉著閔錦軒的手上。

姚淑絹唱:(欣喜)一路走來一路喜

          春風撫柳傳情意

天賜良緣遇真情

昨日喜結并蓮蒂

他為閔門醫世家

我名淑絹姚家女

輕歌曼舞新娘子

跟隨夫君走親戚

閔錦軒唱:(愉悅)冬去春來滿喜色

          太陽撒下紅綾羅

新娘子貌美如花蕊

          青竹沙沙唱贊歌

          黃道吉日飲同巹

歡聲笑語一路樂

二人合唱:滿懷欣喜回家轉

          說說笑笑到家園

[二人說笑著走到了自家門前。“嘣!嘣!嘣!”閔錦軒用手敲門。

軒白:(高興)爹——!開門,俺們回來了!

[閔家樸、葉彩云滿面喜色地上。

閔家樸唱:(興奮)昨日兒子把親成

葉彩云唱:(歡喜)一家團圓樂融融

[二老都忙著去開門。小夫妻進了門。

閔錦軒唱:(喜悅)拜罷親戚走進院

姚淑絹唱:(微笑)先來到雙親面前問聲安

(同聲)小夫妻白:爹,娘,可好?

二老白:(爽朗)哈哈!呵呵!好!好!好!

葉彩云白:(疼愛)絹兒,累了罷?餓了罷?

姚淑絹白:(羞赧)只要和錦軒哥在一起就不累、不餓!

閔家樸白:(開朗)走!走!你娘正好把飯做好了

[娘拉著兒媳的手,新娘子挽著新郎的胳膊齊下。

 

第二場  離別

時間:接上一場的傍晚

地點:同上一場

(音樂嘈雜而緊張)

畫外音:國軍抓壯丁了!……

[幕啟。日暮之時,寧靜的村莊被一陣陣嘈雜的聲響打破了,叫喊聲、哭喪聲、放槍聲,還有那雞鳴狗叫的響徹一片。

[一群人顫抖、踉蹌地快步上,又膽怯、驚恐地跑下。

[國軍連長席漢彪(手握手槍)大搖大擺地帶領著眾兵丁(端著步槍)押著一幫年輕的男子上。

席漢彪白:(慍怒)共軍進攻氣洶洶,我國軍打仗太稀松。陣地防守人不上峰命我抓百姓。

[席漢彪一揮手。

席漢彪白:(洶巴巴)走,都磨蹭啥了!

眾丁(嚴厲、吆喝)白:走!

[眾人下。

[閔家人上(皆驚疑)。

閔家樸白:(驚疑)哎?這街上怎么亂哄哄的呢?

畫外音:“啪”!“啪”!

葉彩云白:(急促)軒兒,趕快去把大門關上

[軒正要去關門……,席漢彪率兵丁上。

一兵丁白:連長,這里還有一家呢

彪(洶巴巴)白:闖進去!

[席帶兵丁闖入閔家大院。

閔家樸白:(嗔怒)你們私闖民宅,這是要干什么?

席漢彪白:(霸道)把這小子給我抓起來,帶走!

[兩兵丁上去就扭住了閔錦軒。

閔錦軒白:(抵抗)我又沒有犯什么王法,你們憑什么要抓我!

席漢彪白:(自傲)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唱)

          我國軍剿共匪戰事正酣

          今日里征兵役保民平安

          長官手諭我這里有

          我看誰敢來阻攔

          定叫他下去見羅閻

閔家樸白:(憤恨)呸!--(唱)

貪婪成性似豺狼

          禍國殃民的大匪幫

          榨取窮人血汗財

          搶奪百姓米和糧

          仗勢欺人抓壯丁

          天理難容必遭殃

席漢彪唱:(懊惱)什么豺狼大匪幫

          再罵一聲就開槍

[席欲掏槍,葉彩云急忙上前跪地拉住席求饒。

葉彩云白:(求饒)老總,軍爺,您消消氣!……(接唱)

老總您消消氣來放下手

          我給您下跪磕響頭

          孩兒是俺的獨生子

          老頭子一時也發愁

          還望您發發慈悲寬宏宥

[姚淑絹跪。

姚淑絹白:(乞求)老總,您就發發慈悲吧!我也給您下跪了

葉彩云白:(乞求)老總,您就行行好吧!

席漢彪白:(假惺惺)看在你們兩個可憐的女人的份上,好!老頭,我可以饒你一命。(傲氣)但是,這人?我是必須要帶走的!--(狡黠地一笑)你們放心吧,打完仗就回來了。帶走!

葉彩云白:(著急)絹兒吶,快把烙成的菜餅和衣服都拿來

[姚淑絹下。

席漢彪白:(專橫)你們兩個押著他,我去看看其他的

[席下。留下兩個兵丁押著閔錦軒,二老后面跟著。(音樂蒼涼)

閔錦軒唱:(痛心)老百姓盼望著紅旗飄揚

          哪知道黎明前遭此禍殃

葉彩云唱:(悲傷)全村人哭喊聲響徹云蒼

          滴滴淚匯成了嗚咽的海江

閔家樸白:(哀憐)兒啊!戰場上子彈可不長眼呀,你千萬可要小心、謹慎,要處處保護好自己,愛惜生命。咱可不能為虎作倀啊!

葉彩云唱:(凄婉)可憐兒剛把新婚成

              就綁到炮火連天亂兵營

              為娘我不由得膽戰心驚

              還有那好兒媳空房孤影

--(接下)白:(哭訴)軒兒,記著夜寒潮濕要加蓋衣被, 宿營途中要提防蛇蟲。咱是窮苦人家,到軍營莫要偷懶,多幫助他人,在外邊莫要逞性,遇事要靈活善變。

閔錦軒白:(悲傷)爹娘啊!

[兒子雙膝跪地給二老連連磕頭。二老忙扶起兒子。

閔錦軒唱:(哀傷)勸爹娘莫流淚心情放寬

          您們的話我銘記心間

          團結友愛扶危困

          我不圖錢財不圖官

          勸爹娘保重身體多康鍵

          免得孩兒常掛牽

          抽出空來就寫信

          打完仗了便回還

[姚淑絹上。

姚淑絹白:(痛悲)錦軒哥——!

閔錦軒白:(痛悲)淑絹啊——!

[小夫妻擁抱著痛哭流涕。軒擦了淚顫抖著朝向妻子單膝跪下,絹忙扶起。

姚淑絹唱:(悲傷)我的夫還請您連忙站起

          為妻我怎受得如此大禮

          這樣來折煞了仁信之義

          還讓我滿腹哀傷愈愁凄

          一直來您待我如賓有禮

          羞得我滿面愧色無主意

          一直來您對我溫柔體帖

          羞得我投懷抱相偎相依

后臺伴唱:(凄涼)風沙沙來淚汪汪

          星辰滯動訴衷腸

          天蒼蒼來地茫茫

          寒春泠月摧花殤

          路漫漫來途惶惶

          雙目掛滿雪和霜

姚淑絹(接)唱:千言萬語塞胸膛

          紛亂如麻怎可講

          雙眼紅腫淚流干

          還要勸君莫悲傷

[姚淑絹給丈夫圍上了圍巾,又披上了棉大衣。

姚淑絹白:(深情)夫君啊!——(接唱)

          我把枕巾撕兩半

          期盼日后再現見

          一半陪在您身邊

          一半常掛窗靈前

          等您回還再共枕

夫妻恩愛同纏綿

家中之事您莫牽掛

為妻我年輕全包攬

閔錦軒白:(悲痛)賢妻啊!你我雖說已經拜堂,但新婚生活卻短暫。此去生死難料,我一旦死于戰場之上,你就改嫁另尋郎吧!

姚淑絹白:(痛哭)我的夫君啊--(唱)

          這憂慮我已想仔細

          上天可鑒咱情義

          包裹里有你的縞素衣

          衣上寫了我和你

          一旦如果遭不測

          我裹你尸首歸故里

你和我,我與你

生可以分,死不能離

若上天堂你帶我

若下地獄我隨你

奈何橋上去相會

共話今生的幸福語

孟婆湯藥咱不喝

咱還要再續——

今生的情緣來世的義

閻羅懲戒我頂著

要打就打你的妻

閔錦軒白:(慟悲而大呼)妻啊——!賢妻啊——!蒼天啊——!

[席漢彪與眾人(有兵丁、壯丁、家屬)又出。

席漢彪白:(厭煩)該走了!該上車了,上車了!

兵丁:(吼斥)走!上車

閔錦軒白:(慘烈)爹——!娘——!絹子——!

[兵丁們強行將錦軒與家人拆開。

二老白:(凄慘)兒子!兒子!……

姚淑絹白:(撕心裂肺)錦軒哥!錦軒哥!……

[壯丁與家屬在紛亂地叫喊中被分開。壯丁們被推上車。卡車開走了,留下一片哀嚎的哭叫聲。幕落。

 

第三場  負傷

時間:臨近大陸解放的夏季某日,白天

地點:戰場上

(音樂聒噪而急促)

畫外多個聲音:殺——!沖啊——!

[幕啟。烈日下,火光沖天,塵土飛揚,槍炮聲、嘶殺聲震耳欲聾,血腥的氣息彌漫了整個戰場。……閔錦軒、姬玉萍穿著白大卦背著藥箱,汗流浹背而緊張地跟隨著國軍的士兵們與解放軍的戰士們相向快步穿梭地上。(雙方士兵們端槍持旗)

畫外音白:炮聲隆隆震天響,摧枯拉朽燃紅光。浪濤洶涌潮聲盡,大江南北換新裝。

閔錦軒唱:(傷感)國民黨發動內戰民遭殃

          一個個生命槍下亡

          早日盼得烽火止

          天下太平我回家鄉

          (緊張)哪卻知炮火聲聲響

          我只好槍林彈雨穿行忙

          全心投入救傷兵

          只為了挽救性命報天良

          緊拉著玉萍向前往

——(接下)白:(緊急)姬護士,低下頭,快走!

姬玉萍白:(哀愁)唉!我原是醫學院校普通的一名女學生,正在校讀書呢,可是,偏偏遇上國共兩黨劍拔怒張地打起仗來。那一日來了一群國民黨的軍官和士兵,誘騙我們入伍當兵,到了軍營才明白上當入了火坑。--(唱)

          (恐)到這里聽見炮火聲

          猶如驚雷炸天空

          頓時攤到身顫抖

          又憫傷兵血腥腥

          (馳)自從來了閔醫生

          我才能放下心來露喜容

          閔醫生,他呀!(害羞)

          醫術高,手藝精

          為人和善品行正

          好身材,俊貌容

          害得我夢寐以求苦苦鐘情

[突然,一士兵中彈倒地。閔醫生緊急上前。

閔錦軒白:(急促)姬護士——!快給我遞些紗布

姬玉萍白:(慌忙)好,這就來!

[姬望著一炮彈飛過,猛將閔醫生與那士兵推開。那炮彈落地,響起。姬玉萍昏倒在地,腿上流出了鮮紅的血。

閔錦軒白:(疾呼)姬護士——!姬玉萍——!

[士兵們也一起大聲呼喊著姬護士。閔對姬又是拍打搖晃,又是人工呼吸。爾后,閔背起姬就快步跑下,士兵們也緊跟著。幕落。

 

第四場  槍決

時間:國軍撤離大陸的前夜

地點:某國軍臨時戰地醫院

[幕啟。半輪的寒月孤獨地高懸在蒼茫的夜空,無奈地撒下些稀疏的朦朧的光。林間,臨時的戰地醫院的四周的火把裊裊地燃燒著,發出歹毒的光。火把旁邊的憲兵們一個個肅穆而立,猶如一蹲蹲羅剎。……閔錦軒小心翼翼地扶著姬玉萍,姬一瘸一拐地在練習著走路。(音樂舒緩……)

閔錦軒白:(平和)好,好!慢一點!就這樣,一直堅持下去,很快就會好了。

[姬玉萍擦了擦臉上的汗,時不時地看看這身邊的暖男。閔扶她坐下。

閔錦軒白:(微笑)姬護士,你先坐下,我給你沏些茶去

[閔下。

姬玉萍唱:(舒緩)月光朦朧秋風寒

閔醫生陪伴我倍感溫暖

數月來為傷兵憔悴難奈

這些日總算是心情放寬

我看他精神疲憊人消瘦

定為我遭受了不少困難

[姬玉萍面露凄容。忽然跳動雙眼,顯出喜色。白:哎——!(接唱)

我以后只要與他把親成

所有的恩情我來還

[閔端著茶杯上。給玉萍遞上茶。

閔錦軒白:(和藹)姬護士,你請喝茶。--小心燙!

[姬情意綿綿地看著閔錦軒微笑,而閔則無奈地扭過頭去。

[集合號響起。

畫外男音:所有的人都到院子里集合了!

[憲兵們荷槍實彈地舉著火把,步伐一致地走上,并站立兩旁。席漢彪上來后就急促地催使著慢騰騰過來集合的人們。醫務人員和各樣負傷的士兵露出驚異的表情。上。

席漢彪白:(嚴厲)所有的都站好了!站好了!現在我宣布上峰的命令。所有的負傷人員一會兒脫下軍裝換上老百姓的衣服就可以解散回家了!但是,所有的醫務人員要打包整理好我們所有的醫療器械、藥品及個人用品,聽侯調遣!

[輕傷的士兵們高興地下去了。

一重傷兵白:長官,我們這些不能動的重傷員咋辦?你們就不管了?

[重傷兵們紛紛討理要說法。

席漢彪白:(惱怒)你們不是一直嚷著想回家嗎?軍響不都發給你們了嗎?你們就好自為知吧!

閔錦軒白:(叫嚷)長官,我們還要到哪里去?我們怎么就不能回家?我們也要回家!

[眾醫護人員也跟著附合嚷嚷著。

席漢彪白:(急躁)嚷什么!嚷什么!這是上峰的命令。至于往哪里去,這不是你們該打聽的事,你們只有服從命令的義務。我特別提醒一下各位,今天誰要敢違抗,就地槍決!解散!

[席和他的憲兵們就像驅趕牛羊驅趕著這些穿白大卦的人們,一同下。

[醫務室內燈光昏暗。閔錦軒失魂落魄地踉蹌地上。

閔錦軒白:(焦急)我剛剛聽到命令下達,心神不寧,亂如叢麻。天天盼望戰事停息,如今停了,卻還是回不了家啊!這可怎么辦呀?

[閔錦軒開始在屋里不停地來回踱步,雙手也在不停地摩搓著。

閔錦軒白:(堅定)不!我要走!我要逃走!我要逃出這群魔鬼的魔掌。

[閔錦軒來到門口,向四周看了看,沒人,就輕輕地關上了門,背上一個小包裹溜著墻根悄悄地走下。

[席漢彪帶領憲兵們快速地上。

席漢彪白:(急躁)大家都出來!出來!出來!

[姬玉萍與眾人皆驚鄂著上。

席漢彪白:(氣惱)現在有人想逃跑被我們的憲兵給抓住了。把閔錦軒這個不知好歹的家伙給我拉出來!

[閔錦軒被兩個憲兵架著胳膊拉了上來,放下。

席漢彪白:(惱怒)我說過誰要違抗了軍令,那就要槍斃!現在我就要給大家一個真實的警示!

[閔錦軒艱難地站起來。

閔錦軒白:(悲壯)爹——!娘——!姚淑絹——!我對不起您們,今天要永別了!

[閔醫生雙膝下跪。

閔錦軒唱:(傷心)為兒我下跪向蒼穹

          愧對爹娘把兒生

          爹娘生兒為防老

          如今孩兒命先行

爹娘盼兒傳子孫

如今閔家斷香囪

爹娘望兒耀門楣

如今我黃梁美夢一場空

賢妻啊!

人生道路多曲彎

為夫我夢回縈繞到窗前

賢妻啊!

不管我們離多遠

我依然能感到你的溫暖

賢妻啊!

不管歲月多久遠

我等你奈何橋上來相見

閔錦軒白:(蒼涼)賢妻啊!今日永別拜天地,我先到地府等著你。

[姬護士突然丟下拐杖,一瘸一拐地跑到了前面,連忙下跪,痛聲哭泣。

姬玉萍白:(哀嚎)長官,我求你了,你別槍斃他,好嗎?他是個好人,他救治了很多的傷員!他是因為太思念他的家人了,他……

閔錦軒白:(憤怒)姬護士,你起來,別求他們了!他們都是些獨裁者的軍閥!仗打完了,國軍戰敗了,為什么不讓我們回家?為什么?跟著他們,我受夠了!受夠了!來吧,你不是要槍斃嗎?那就槍斃我好了!

席漢彪白:(惱怒)好,既然你不識抬舉,那今天我就成全你!把他給我綁了!

[憲兵捆綁了閔錦軒。

姬玉萍白:(悲痛乞求)不要!不要!……

[姬護士哭喊著欲上去拉閔醫生。

席漢彪白:(氣惱)來啊,把這個小丫頭先抬上車去。

[兩個憲兵過來把姬架走了。席掏出手槍

畫外男音:團座——!槍下留人——!

[席的副官拿著電話快速地跑上。

席漢彪白:(疑惑)陳副官,你為什么要阻止我執行軍法?

陳白:團座,不是我,是劉參謀長,給,他叫您接電話哩!

[漢彪接過電話。

畫外男音:漢彪啊,你叫憲兵把閔錦軒押到我這里來。這小子治好了我太太多年的頭疼病。她聽說你要槍斃他,死活都不愿意,現在正跟我鬧騰哩,我也是沒辦法啊!

席漢彪白:(肅穆)是!參座,遵照您的執行!

[席放下電話,又把槍裝進了匣子里,走到閔的跟前,指著閔的鼻子。

席漢彪白:(氣憤)今天算你小子走了狗屎運!

[席揮了揮手。

席漢彪白:(無奈)你兩個把他押到劉參謀長那里去。

[兩憲兵上來押著閔下。

陳副官白:大家都散了吧!

[眾人低頭不語地徐徐而下。

席漢彪白:(埋汰)難怪國軍凈吃敗仗,這他媽的是什么軍法!

[席甩手而下。落幕。

 

第五場  分娩

時間:解放初的秋日下午

地點:鄉野村莊

[幕啟。秋高氣爽,葉紅菊黃,參差相間,一縷涼爽的清風徐徐地掃著落葉。(音樂質樸中有些緊張)——曾云豹賊頭賊腦地快速跑上,左顧右盼著。

曾云豹白:(慌張)我擼羅弟兄占山崗,把持山道劫財糧,逍遙自在正開懷,誰知共黨剿我幫。對手打仗太兇猛,眾丁四散皆投降,我急促慌忙逃下山,躲過一劫避鋒芒。

畫外男音:站住——!“啪——!”

曾云豹白:(慌亂)哎呀,不好!我還得逃啊!

[曾云豹急忙跑下。孟青川快步跑上。

孟青川唱:(高亢)高舉紅旗風飄揚

          一心跟著共產黨

          窮苦人家翻了身

          剿匪反霸斗豪強

          孟青川我一路往前趕

          追逃土匪下山崗

——(接下)白:(正氣凜然)今天,我們一舉摧毀了多年盤踞在虎口崖上的土匪,為百姓們掃除了一大禍害。小嘍羅們都已投降,只有土匪頭子曾云豹還在前方逃竄,現在我要努力追上他,捉拿歸案。……站住!哪里走!

[孟青川與曾云豹各持手槍你追我趕地相互射擊。……曾云豹被擊斃,孟青川也身負重傷,流血不止,昏迷著倒在路上。

[姚淑絹挺著孕肚,背著竹簍上。

姚淑絹唱:(凄涼)夫君已走數月天

          我茶飯不思寢無眠

          想著那炮火沖云霄

唯恐夫君血衣染

我心驚膽戰似油煎

滿面淚水哭蒼天

——(接下)白:(平和)哪曾想,閔錦軒早已給了我重生的希望,讓我懷了閔家的骨肉。我這才漸止內心的憂傷,把對夫君的思念深深地埋在心房,與閔家二老相濡以沫,共持家業。如今我腹中的寶寶已近產期。在家里公爹、婆婆也不讓我干活。這不,閑來沒事,趁今兒天氣晴朗,我就背起竹簍出來轉轉,順便挖些野菜,以補家用。

[姚淑絹繼續往前走,猛然看見倒下的孟青川,驚愕,爾后快步走上去,先檢驗了孟的氣息與傷勢。

姚淑絹白:(驚喜)他還活著,應抓緊救治。可是我這挺個大肚子?

[淑絹站起、搓手、踱步。……她忽然眼睛一亮

——(接下)白:(微笑)哎,有了!

[姚淑絹速速而下。

[閔家二老急促地上,閔老爹一邊走一邊埋怨著老伴。

閔家樸白:(著急)老婆子,我讓你好好看著兒媳,你怎么看的呀?你啊!

葉彩云白:(疑惑)老頭子,剛才她還在家里,這一轉眼就不見她去哪兒了?會不會有啥事到誰家串門去了?

閔家樸白:(焦急)那快找吧!絹兒——!淑絹——!

[二老呼喚著姚淑絹下。……二老又急促著上。

閔家樸唱:(焦慮)全村角落都找遍

          就是不見兒媳面

葉彩云唱:(慌張)她究竟會到哪里去

          心急火燎傻瞪眼

葉彩云白:(疑惑)老頭子,你說她不會想咱兒子想得去尋短見了吧?

閔家樸白:(反感)呸!呸!呸!你怎么凈往那歪處想呢?

[淑絹在二老焦急的呼喚中氣喘噓噓地上。婆婆連忙上前摻著兒媳。

葉彩云白:(焦急)兒啊!你去哪里了?急煞我和你爹了!

姚淑絹白:(氣喘噓噓)爹!娘!快!快!后山那邊,有一位小戰士在與土匪的交戰中身負重傷,流血過多導致昏迷了,快救救他吧!

閔家樸白:(驚異)孩兒啊,你到后山做什么?

姚淑絹白:(輕拍著胸口)爹,我想去挖些野菜來,可惜還沒挖呢就……。

閔家樸白:(憐憫)好兒媳啊!你為何總把他人想在前面,自己的卻落在后邊。你現在已經不是你一個人了,要多考慮腹中的小心肝呀!

葉彩云白:(勸慰)是啊,絹子,你爹說得對啊!

姚淑絹白:(執拗)爹!你還是趕快叫來鄉親們快點去吧!

閔家樸白:(無奈)兒啊,好!好!好!你先跟你娘回家,我這就招呼鄉親們去救人。鄉親們——!快去救人啦——!……

[閔家樸下。婆婆攙著兒媳在慢慢地走。閔書忠慌張地上。

閔書忠白:(氣喘噓噓)嫂子,絹兒啊!我跟你們說個好消息。

葉彩云白:(著急)兄弟,快說,什么好消息?

閔書忠白:(緩了緩氣)我在上王莊辦事的時候,聽說國共兩黨的仗都打完了。你們家錦軒平安無事,只是可惜被國民黨軍逼迫著去了臺灣,并且聽說……

姚淑絹白:(焦急)聽說什么?您快說啊叔!

閔書忠白:(吞吐)并且聽說他身邊有個護士非常喜歡他,還舍生救他而自己負傷呢!

[婆媳倆愣了。姚淑絹突然捂著自己的肚子忍受難奈。

姚淑絹白:(難奈)哎呀!娘,不好了!我的肚子……怕是寶寶要生了!

[彩云與書忠驚愕著用力斜扶住淑絹。

閔書忠白:(焦急)快來人啊——!

葉彩云白:(焦急)快來人啊——!我媳婦要生了!

姚淑絹白:(痛苦而欣喜)閔錦軒,我想你呀--!我要給你生寶寶啦--!

[眾鄉親齊上把姚抬走。

葉彩云白:(祈求)愿上天保佑我媳婦順利生產,也保佑好人都一生平安!

[葉下。落幕。

 

第六場  勞改

時間:文革初期的冬季某天

地點:勞改場

[幕啟。數九寒冬,大雪紛飛,四處茫茫。無垠的原野在雪霜的朦朧中沉睡了。枝葉與草叢在風雪的威逼利誘下,變成了俘虜、囚徒。唯有那條蒼老的河流喘著氣息還在與嚴寒搏斗。(音樂的低沉中有些傲慢)

畫外廣播音:……高舉文化大革命的偉大旗幟!打倒所有的走資派!掃除一切牛鬼蛇神!造反有理!偉大的紅衛兵萬歲!……

[孟青川背著軍綠包上。

孟青川唱:(喜悅)大雪紛飛灑滿天

紅梅傲霜爭相艷

披風戴雪翩翩舞

信步走來我孟青川

登上山坡四周望

憶起往事心中甜

——(接下)白:(感慨)想當初我清剿山匪昏倒在路邊的時候,是閔家大嫂姚淑絹拖著重孕冒著生死的危險把信息送到了村莊里,是父老鄉親們齊心協力救援了我,是閔大伯精湛的醫術救治了我,是閔大娘日夜操勞照顧了我。那真情義薄云天,那恩德壯若泰山。又因我是個孤兒,便拜認閔家門前為義子,終生盡孝。二老待我如親生,全家和睦樂融融。我趁著今天有空閑,再回家中道平安。思念親人快步走,雪花伴我歸家園。

[閔家二老、閔思盼慌張、踉蹌地上。

閔家樸唱:(蒼涼)原野茫茫漫無邊

閔思盼唱:(哀嘆)千里冰封三九天

葉彩云唱:(憂傷)天昏地暗不識途

閔家樸唱:(緊張)急促慌忙往前趕

葉彩云唱:(恐惶)越急越慌路越險

閔家樸唱:(恐惶)互攙互扶互簸顛

閔思盼唱:(凄愁)坎坷不平路面滑

葉彩云唱:(凄婉)寒風刺骨卻滿身是汗

閔家樸唱:(哀怨)我背著包袱氣喘喘

閔思盼唱:(哀怨)我抱著菜籃腿也軟

葉彩云唱:(堅定)我拼出老命把路趕

          免得兒媳她受饑寒

閔思盼白:(安撫)爺爺、奶奶,小心路滑,慢點!慢點!

[葉彩云突然跌倒在地。

閔家樸白:(擔驚)老婆子?

閔思盼白:奶奶,我來攙扶你!

[爺孫二人扶著葉站起

孟青川白:(吃驚)哎呀!這不是義父、義母嗎?怎還有閔思盼啊?爹、娘,我正要回家里呢,你們這是要去哪里呀?

閔家樸白:(傷心)唉!青川吶——!這不是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嘛,那些造反派們卻誣陷你錦軒哥是反革命潛逃犯,并說我全家都是反革命分子,要抓我去游街、批斗、勞改。

閔思盼白:(憤恨)我爺爺與他們評理氣得吐血暈倒,所以我娘才挺身而出,頂替我爺爺受批受罰,現在被關進公社的車馬院里勞改呢

孟青川白:(惱怒)好惱!爹、娘。走,咱找他們說理去!

[孟欲拉著二老走,卻被閔家樸止住。

閔家樸白:(哀嘆)兒啊,——(唱)

天下大雪風起浪

草木蔥蔥也枯黃

——(接下)白:這是形勢,沒辦法啊!咱們還是先去看看你淑絹嫂子吧

孟青川白:(無奈)唉!那行吧!娘,來,我背著您

葉彩云白:(凄婉)不用了川兒,有你扶著我就好多了

[青川攙扶著老太太,四人同下。

[姚淑絹端著篩子上。馬在槽邊吃著草料。

姚淑絹唱:(哀傷)遙望原野雪飛揚

手端飼草馬槽旁

風泊漁舟泣悲聲

          血淚凝冰心中藏

我盼夫君十七年

          水中撈月空蕩蕩

          大雁往返多少遍

          感嘆何日能還鄉

——(接下)白:(痛心疾首)老天啊!上輩子我犯了什么罪,為何要奪走我身邊的情郎

[思盼跑上前,連忙放下菜籃,娘倆擁抱著痛哭。

閔思盼白:(悲慟)媽——!

[姚擦著兒子的眼淚。孟與閔家二老連忙地上。全家人相見痛哭。

葉彩云白:(哽咽)兒媳啊!我閔家讓你受苦了!

孟青川白:(哽咽)嫂子,你……!(悲痛得欲言難出)

閔家樸白:(哀婉)絹兒啊!我閔家現在就是個無底洞,你再受苦難也填不滿了。我們欠你的太多,已經還不起了!

葉彩云白:(凄涼)兒啊!上天都不可憐你遭的難,你說你這樣苦熬著,圖個啥呀!俺勸你還是再嫁個好人家吧。

姚淑絹白:(傷感)爹——!娘——!萬萬不可呀——!--(唱)

          聽到二老違心講

          不由我淑絹哭斷腸

          這方水土養育我

          仁義常在情更長

          你二老待我親生女

          厚恩永記我心上

          狗兒還不嫌窮家院

          兒媳怎能棄爹娘

眼看盼兒長成人

          我怎舍和睦一家再嫁郎

閔家樸白:(安慰)絹兒啊,咱不說那些傷心事了。來,趕緊把這大衣穿上。這是你娘縫制的

閔思盼白:(面露喜色)媽!這兒有爺爺給你熬的米粥,熱騰騰的,趕緊喝吧!還有窩頭和咸菜呢!

孟青川白:(猛然想起)哦!嫂子,我回來帶了些糕點和餅干,你也留下些吧!

姚淑絹白:(婉謝)不,青川,你還是拿到家里,讓咱爹咱娘吃吧!

葉彩云白:(撫慰)絹,你就都留下吧!你要不留下,我就哭得更傷心了!

[一家人為此相互謙讓。

畫外音:哎——!姚淑絹——!馬喂得怎么樣了——?

[姚淑絹擦了擦淚水,強忍心痛,面變笑意

姚淑絹白:(綿延)都喂好了——!

畫外音:那你抓緊到公社里來——!上邊來人了——!要對你政審呢——!

姚淑絹白:(綿延)好——!知道了——!一會兒就去——!

閔家樸白:(生氣)這怎么又政審呢?爹陪你一塊去

[青川和思盼也爭著要陪姚一塊去。

姚淑絹白:(和氣)爹、娘,沒事的,你們都回去吧,這些我都習慣了

[大家幫姚收拾了東西。說著話下去了。落幕。

 

第七場  歸鄉

時間:農歷一九八七年七月七日上午

地點:歸鄉路上

[幕啟。炎日高照,白云飄飄。茶園盤繞,竹林如濤。荷花出浴,亭立骨傲。槳聲蕩起,漁家歌謠。……閔錦軒輕松地走上。(音樂愉快)

閔錦軒唱:(興奮)撥云見日放光芒

          碧空藍天亮堂堂

滿懷心喜歸故土

兩眼不停四處望

改革開放變化大

處處生機鬧嚷嚷

三步并做兩步走

回家團聚笑聲揚

(深情)三十八載別故里

久旱甘霖淚汪汪

三十八載居臺灣

半夜時常哭爹娘

三十八載隔海望

歲月流逝白發蒼

——(接下)白:(深情)一粒禾谷,一枚茶片,一滴淚水萬千地感嘆;一把黃土,一塊石巖,一幕記憶連串起情緣;一泓清泉,一座高山,一個夢想堅定著信念。

后臺伴唱:(深情)鄉村的草屋與桑園

          寄托著游子的情感

祖國的大海和高山

連接著游子的心愿

爹娘的白發與鄉音

牽動著游子的血脈

相思的憂傷和笑顏

緊帖著游子的心玄

[湘少瑩歡喜地拉著她的表哥上。閔躍鑫雖跟著,卻生氣地擦拭著稚嫩的臉上的汗珠。

湘少瑩白:(小奶腔)外公,咱們要去什么地方呀?

閔錦軒白:(親切)咱們要去你外公的老家啊!

湘少瑩白:那里有大海嗎?

閔錦軒白:(喜愛)沒有,但是,村邊有條清澈的小河,河里有很多很多的小魚呀!

閔躍鑫白:(小生氣)爺爺,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這么熱的天!

閔錦軒白:(開心)今天是七夕節啊!到了晚上,牛郎織女就會在天上相會了

閔躍鑫白:(轉怒為喜)那他們一定很開心?

閔錦軒白:(幸福)是。……(唱)

喜鵲飛去筑橋欄

          牛郎織女會今天

          期盼相見姚淑絹

          我嘭嘭心跳好溫暖

軒白:鑫鑫、瑩瑩,走,我帶你們到前面去看風景

[三人下。姬玉萍背著包但心懷疑慮著上,她一臉愁眉末展的樣子,并不停地來回徘徊。

姬玉萍白:(焦慮)見面之后我該怎么講呢?這可怎么辦呢?      

[閔園園背著包,拉著旅行箱喜悅上。

閔園園白:(疑惑)哎?我媽媽看上去怎么愁眉苦臉的呢?我上去問一下。媽媽,你這是怎么了?

姬玉萍白:(憂愁)我能不愁嗎!咱們對老家您那位阿姨的為人處事都不了解,只聽你爸一面之詞,能行嗎?

閔園園白:(勸慰)媽——!您就放下疑慮吧。我爸爸對你怎么樣,您還不知道嗎?他從來沒有欺騙過您,這回也不會隱瞞什么的。您就相信我爸好了。

姬玉萍白:(肯切)不!你們不會理解的。您阿姨三十八年來苦熬著活寡,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得到你們的父親嗎?況且您的父親也一直掛念著她。您父親半夜驚醒時,就獨自地走出家門,對著夜空放聲痛哭地呼喊著她;每逢佳節之際,他就矗立在相思樹旁為她久久地祈禱啊。

閔園園白:(勸慰)媽,沒事的。我阿姨身邊無兒女,爸爸一定會顧大局的。況且,哪個看到我們會不喜歡?即使舊情難于分舍,那也是人之常情啊!

[閔芊芊歡喜地上。

閔芊芊白:(愉悅)奶奶——!你看到了嗎?有只蝴蝶一直跟著我們呢!對,對,對!就是前方那只。哎呀!它又追我爺爺去了

閔園園白:(微笑)媽,你看,孩子們到了鄉下,什么都好奇!

姬玉萍白:(怒氣未消)芊芊,叫一下你爸,讓他走快點!你爺爺走得都看不見了

閔芊芊白:(扭過頭喊)爸——!奶奶讓你走快點!

[三人下。閔團聚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快步上。

閔團聚白:(著急)媽——!等等我——!

[閔團聚下。

[閔錦軒上。

閔錦軒唱:(喜悅)滿懷欣喜回家中

          村莊變得好陌生

殘垣草房皆不見

琉璃紅瓦現高層

(疑慮)忽聽到一陣哭喪聲

不由我抬頭看分明

白幡房前空中飄

大門口掛滿白絲綾

——(接下)白:(先疑后恐)這怎么會在我家的門口呢?……哎呀,不好!大家都趕快走,家里像出了什么大事了

[玉萍率孩子們速上。同時,孟青川也迎面而上。雙方相互打量。

孟青川白:(客氣)請問諸位,您們是……?

閔錦軒白:(疑惑)請問老鄉,您是……?我怎么沒見過您呀?我家這是怎么了?怎么辦起喪事來了?

孟青川白:(驚異)你家?先生,這家人我們相識相處將近三十八年了,包括這村里的鄉親們,我都認識啊!可是你、你們?我一個都不認識啊。你說這是你家,我去問問我侄子閔思盼。(吆喝)思盼,你出來一下,咱們家來客人了,可是我不認識啊!

[閔思盼穿著孝衣上。

閔思盼白:(疲憊)叔叔,什么事?

孟青川白:(不解)思盼,這位先生說這個家也是他家,你認識他嗎?

[閔思盼和孟青川都仔細地打量著這遠方的客人。

孟青川白:(舒緩)請問諸位,是從哪兒來的?

閔芊芊白:(理直氣壯)我們是從臺灣來的,這是我爺爺閔錦軒。我們是回來探親的。

[青川與思盼這時才幡然醒悟地愣怔了。閔錦軒趕緊從口袋里拿出當年姚淑絹送給他的那半截鴛鴦枕巾。

閔錦軒白:(激動)這是當年我從家出走時,我賢妻姚淑絹送給我的信物。

[閔思盼也連忙掏出了他母親交給他的相認信物——另半截鴛鴦枕巾。兩半枕巾對上了。

閔思盼白:(嚎啕大哭)娘啊——!我爹回來了,而您卻走了!

[閔思盼轉過身去慟哭著慢慢走下。閔錦軒卻呆怔著。

閔錦軒白:(哆嗦)兄弟,那我父母親呢?

孟青川白:(哭喪)二老早些年就過世了。

閔錦軒白 :(先抑郁,后大哭)你說我父母早已過世了。如今絹子她…她…她也——!爸、媽、絹子,我…我…我閔錦軒回來晚了!

[閔錦軒哭喊著跑下。眾人也跟著下。落幕。

 

第八場  祭奠 

時間:同上一場

地點:閔家靈堂

[幕啟。(音樂凄涼)靈堂的四周掛滿白綾,在烈日的照耀下猶為顯得凄婉。一幕白帳瀑布而下,一個碩大的黑色的“奠”字貼在賬幕的中央,下面的兩旁擺滿各式各樣的花圈。賬幕的前面擺著一張八仙桌,兩支白蠟矗立在桌前的兩角,徐徐地燃燒著。桌上擺滿了各式的祭品。祭鼎中插滿了祀香,青煙裊裊。閔思盼的妻子蕭秋梅穿戴孝服,雙膝并跪,她一邊痛聲哭泣一邊不停地往火盆里撒著冥錢。她后邊的兒女們則一樣滿臉淚涕。閔思盼扶著香案慢慢地轉過身來。

閔思盼唱:(痛悲)聲聲痛,痛聲聲

          再叫幾句媽媽聲

          閔思盼撕心裂肺上靈堂

          不由得淚如雨下悲聲痛

          險峰惡灘已跨越

          前途一片好光明

          幸福的生活您不過

          偏去見昏庸的羅剎星

          我的娘啊娘

[姬玉萍攙扶著顫悠悠的閔錦軒上。后邊跟著他們的兒女子孫。思盼的妻兒們皆驚異地打量著遠方來的陌生者。

閔錦軒白:(痛哭)淑絹啊!我的賢妻啊!你怎么不等我回來你就走啊!

孟青川白:(悲傷)思盼,如今你父親回來了!你怎么不理不問啊?你不是一直想念你父親嗎?你快過來攙扶著,勸勸他!

[閔錦軒擺手謝絕原諒。

孟青川白:(哀婉)哥呀,閔思盼是你離家十個月后出生的。那個是他的媳婦蕭秋梅,那兩個孩子是你的孫子瑞海和孫女瑞雪。你看看,這一切都是我嫂嫂的功勞啊!

[秋梅領著孩子們一一拜過長輩。思盼則一言不發,神情冷漠地走向案桌,伏案大哭。

閔思盼白:(悲痛)母親啊!孩兒一時犯了難,不知怎樣說是好。敬請您老多多指點,讓我把心中苦水吐盡完。——(唱)  

          從我記事那一天

          全家盼父把家還

          爺爺孤影望溪水

風染青絲雪霜寒

奶奶三更縫兒衣

吟唱童謠淚漣漣

          母親夜半夢夫君

哭聲遠揚百花殘

孩兒年年把父盼

天長日久人心寒

——(接下)白:(悲蒼)爹爹呀!您久居臺灣,您怎知我們是怎么過來的啊!三年自然災害時期,人們餓得鼓肚寡腸。是爺爺和母親進到深山,才采得少許的食物。我母親總是把稠的送給祖親和孩兒我,留給自己的則是稀湯寡水。文改時期,全家人又因您遭受株連,誣陷您為反革命的潛逃犯,老母親也因此天天遭受游街、批斗,并長期被關進公社里的車馬院里勞動改造,受盡了難以想象的身心折磨!

孟青川白:(蒼涼)思盼,你莫要再講了,講得叔叔滿心凄涼

閔錦軒白:(顫抖)兄弟,你讓他繼續說,我能承受得了

閔思盼白:(哀婉)改革開放了,家家富裕了。可是爺爺奶奶因為太過思念于您而先后身染重病,臥床不起。是娘親端茶倒水忙不停,是娘親鞍前馬后身不離。爹爹啊!——(唱)

祖親染病月有余

也未嘗親生兒子水一滴

祖親含恨離世去

還不見親生兒子披孝衣

多虧了青川叔叔來替您

他替您三更半夜去尋醫

他替您床前盡孝感人涕

他替您披麻戴孝出殯葬

他替您照顧家庭盡全力

我的爹爹啊

自從祖親過世去

母親少喜多憂郁

天天怨恨海峽寬

兩岸情緣拆分離

心結不開埋隱患

天長日久她添病疾

遙望蒼穹血絲淚

怒睜雙目止氣息

我可憐的娘啊

[眾人大哭,嚎聲一片。閔錦軒悲切地踉蹌地走到靈前。

閔錦軒唱:(痛哭)聽得孩兒表真言

不由我心驚又膽顫

慢悠悠走到堂中央

失聲痛哭淚涌泉

花甲人跪地祭亡靈

拍打香案告蒼天

[閔錦軒痛哭著跪下。

哭一聲爹爹命凄苦

再叫一聲娘可憐

爹娘把兒來嬌慣

臨終了兒卻不能伴床前

爹娘把兒養成人

兒卻讓您們受磨難

爹娘幫兒成家業

為兒的卻不能戴孝到墳前

          痛心疾首抬頭看

          我的賢妻姚淑絹

          拿出信物托在手

          半片枕巾沉甸甸

          一對鴛鴦遭拆散

          陰陽兩隔難相見

          牛郎還能會織女

          王母也憫夫妻緣

海峽兩岸同根生

為何要割斷情絲連

我的賢妻啊!

姬玉萍白:(傷心)錦軒,姐姐已走,你可不要氣壞自己的身體啊!

[這時,靈堂外面陰云密布,狂風大作,電閃雷鳴,瞬間大雨傾盆而下。人人驚悚。

畫外音:錦軒兒,你到臺灣為啥就不能給爹爹捎個信啊——!孩兒啊,為娘好想念你啊——!夫君啊,絹子會在奈何橋上一直等你的——!

閔錦軒唱:(慟悲)烏云滾滾浪濤翻

          大風狂作塵飛天

          電閃雷鳴嘯長空

          暴雨傾泄萬河川

          淑絹吶!

          你的一生歷經苦難

          你就隨便哭啊隨便喊

          任憑你狂風怒聲吼

          任憑你暴雨雷電閃

天昏地暗無知覺

頭暈目眩飄云間

一股熱血向上涌

淑絹喚我同上天

[“哇”地一聲,閔錦軒口吐鮮血,倒地而亡。姬玉萍查驗了氣息。眾人上前,大聲呼喚著,哭喊著。

姬玉萍白:(急促)老頭子,你醒醒,你不能死啊!你怎么不和我說一聲就走呢!

閔思盼白:(急促)爸——!爸——!……

[人們在風雨交加中嚎啕大哭。二道幕落下。

[二道幕開啟。雨過天晴,一道七色的彩虹射在湛藍的天空。閔躍鑫、湘少瑩遙望著藍天。

閔躍鑫白:(喜悅)妹妹,天晴了。看!那邊有一道七色的彩虹

湘少瑩白:(喜悅)哥哥,那彩虹好美麗啊!哥哥,要是能在海峽上架起這么一座七彩的大橋,該多好啊!兩岸的人相互來往該多方便啊!

[大幕落下。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iuinwd.tw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819391276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上海斯诺克 {$UserData} {$CompanyData}